• 第8章 独留成殇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09本章字数:2399字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门口的曼曼迈步就冲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就要走,可这时候另外一个曼曼上来就扯住了我,口中都是一口一个狐狸精。

    我心中是又惊又恐惧。

    刚想着呢,门口的曼曼瞪眼说我自己老婆都不认识,是不是要气死她。

    我刚要解释,另外一个曼曼也拉过了我的手,就往后面拽。

    左右看了之后,我全身发凉,刚想辨认的时候,就发现一道巨大的尖叫声从耳边响起,我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看到周围漆黑,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梦,探手抹了一把额头,惊魂未定,好几秒都是刚才梦里的场景,因为这真的太真实了。

    转身想要去抱曼曼,却发现边上是空的,就要去开灯。

    刚抬头,就见房间化妆台那边似乎坐了一个人,我下意识喊了一句曼曼,可根本没人搭理我。

    我心跳顿时加速,仔细看去的时候,发现那人背对着我,正对着我们家的梳妆台打扮。

    眉头紧凑,忍不住又喊了一句,可他依旧不搭理我。

    我这一下没再犹豫,探手按在了床头灯上。

    啪嗒!

    灯亮了,我立马看了过去,就见曼曼穿着睡衣,正坐在那里,我连忙起身过去,刚走到梳妆台前面的时候,我人顿住了,眼睛瞪大,死死的盯着镜子。

    因为镜子里,竟然没有曼曼的影像。

    低头再看曼曼,一道莫名的脆响声响起,我心咯噔就是一下。

    下一秒,曼曼的肩膀微动,那头颅轻颤,就见她一点点的转头,我吓的后退,因为她不是扭头,是转头。

    到最后,那脑袋一百八十度转了过来,我吓的大叫,人靠在了墙壁上。

    当看清那张脸时,我尖叫道:“你,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视线中,一张惨白的脸,眼珠子凹凸了出来,那脸上浮肿,似乎还有水在低落,完全没有人的模样。

    话落下,就见她缓缓起身,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我整个人卷缩在墙角,被吓的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双腿发软,脑袋一片空白。

    嘴中呢喃不要过来,可就在这时,她动了,我吓的连忙捂住了脸大声喊叫。

    很快,我就感觉脖子上传来了窒息感,眯眼看去的时候,我看到一双惨白的眼睛,慢慢的,那眼珠子中充斥着血腥之色,一道僵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一个都跑不了!”

    紧随着,我就感觉喉咙被掐住,强烈的窒息感涌上心头,我本能的去推,可不管我怎么推,都推不动那油乎乎的手。

    到最后,我都要放弃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人一下子坐了起来。

    再看周围的时候,灯光明亮,足足几十秒,我都没有回过神。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人还在颤抖。

    下意识看向边上,曼曼不在,再看梳妆台,也没有人影。

    喘着粗气定了好一会儿神,才知道自己是做了梦中梦,可为什么那梦如此的真实,我感觉都认为自己要死了呢。

    想着,我摸向床头,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曼曼那妮子去哪里了呢。

    就拿出手机给曼曼打电话,很快那边就接通了,可接电话的不是曼曼,而是曼曼的妈妈。

    没等我开口,曼曼妈妈在那边哭着骂我没良心,说曼曼出事几天,我电话都不接,这会儿人去了,倒是来电话了,叫我滚蛋,再也不想看到我。

    然后,那边就挂断了,我人整个蒙在原地。

    不可置信看着手机,抬手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那印入脑海的疼痛,告诉我这一切是真的。

    出事?

    人去了?

    什么意思?

    我一个激灵,再次拿起手机打了过去,心慌无比,等接通后,我不断的道歉,问到底怎么回事。

    曼曼妈妈情绪很激动,最后还是曼曼爸爸跟我说的,说那晚他们争吵,曼曼从我这离开的时候出了车祸,当晚就送进了医院。

    在进医院一小时后,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书,曼曼父母进去见了面,曼曼就说要见我,她爸妈就给打电话,可不管怎么打,我这边都是不通。

    他们也来敲过门,可我根本不在家。

    等他们回去医院的时候,曼曼已经不行了,死的时候,都瞪大着眼睛。

    我听完这话,下意识说伯父你别开玩笑,我这几天都和曼曼在一起的,那晚上曼曼回来了,这几天还给我烧菜做饭呢,说你们要抱孙子,让我们加油。

    我说着说着就哭了,到最后泣不成声。

    足足十几分钟,我都在说,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等停下的时候,曼曼父亲在那边说过几天曼曼就头七了,现在他们还在料理后事,让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我没有回答,人已经完全呆愣。

    因为这一刻,我分不清自己究竟处于活着的状态,还是死的状态。

    更无法确定,我这几天究竟是跟曼曼在一起,还是跟鬼魅在一起。

    好一会儿,我人懵逼,眼泪不断往下流。

    心痛,难受,悲愤,无数的情绪涌上心头,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心中自问,恨欲狂!

    可就在这个时候,猛然想起了那晚的电话,买命钱,花过这钱的人都要死。

    我人一个激灵,难道说,曼曼的死,也是因为那钱。

    我眼睛顿时瞪大,起身就从床上起来,四处开始寻找,可找了好一会儿我都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就大声喊,让她出来,让她来害我,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任何的鬼魅出来。

    这一下,我哭了,要害,你来害我啊。

    干嘛要带走曼曼,我真的宁愿死的那个是我。

    这一夜,我蹲在房间里哭了一夜,哭到最后,我靠在房间的墙角睡了过去,直至第二天中午才醒了过来。

    等醒来后,我就赶往了曼曼家。

    一路过来,我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

    可来到曼曼家门口,看到那白色的对联,还有里面传来的哭声时,我知道,我唯一的希望破灭了。

    我人瞬间失去力气,跪在了门口,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来回的人看傻子一样看着我,良久,我都没有站起身。

    也不知道曼曼父母什么时候来的,他父母看到我的时候,情绪显然也恢复了不少,曼曼爸爸安慰了我,我根本就听不进去。

    当看到曼曼的灵位时,我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口中不断说对不起。

    这对不起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臆测的,曼曼的死,可能跟我有关!

    第二个对不起,是没能见上曼曼的最后一面。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爱人早逝,独留成殇。

    以前,曼曼问过我,如果我们两有一个人会早点死,我会选哪一个。

    我说选她,曼曼上来就是一顿锤,我连忙解释说,因为我不想她孤单,更不想她因为我的死难受,痛苦,我爱她,所以孤独,难受,痛苦,由我来承受。

    可现在曼曼真的去了,我真的想死去的那个是我,我真的很爱她,哪怕给与她生命都行。

    想到这里,往事如电影般从我的脑海回放,我忍不住放声大哭,哭到最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