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前世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09本章字数:2461字

    这一次,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宅院之中,依稀间,我看到了一个穿红袍的男子和一个女子走进一个古式的厢房。

    我想看清他们的模样,就尾随了上去。

    没敢去推门,我墩身趴在门口往里面看,却看到了一幅糜烂的场景,女子坐在男子的身上不断的摆动,当看清那张脸的时候,我看清了女子的模样,是曼曼,那是曼曼。

    我看到这里,就要去推门,可这时候肩膀被人拉住了,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双凹凸出来的眼珠子,我吓的尖叫。

    下一秒,边上传来了我爸爸的声音,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我爸妈来了。

    见我醒来,老爸上来就按住了我,而老妈则跑出去叫医生了。

    我惊魂未定,喘着粗气,脑子里满是刚才的梦,曼曼的脸,和最后那对满是水的眼珠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想着呢,医生已经进来,我没有理会医生对我坐了什么,等医生检查完后,我才清醒了几分。

    然后就听医生说我没什么事情了,之前也是因为悲伤过度才会昏迷,只要精神养好,不再受什么刺激就行了。

    等他走后,我妈就问我怎么回事。

    可我根本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也怕他们担心害怕,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问曼曼的后事怎么样了。

    见我问起,我爸妈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我爸爸告诉我,我这一昏迷,昏迷了将近三四天,曼曼的头七都过了。

    我一听这话,人一个颤抖,老妈见状就按住了我的肩膀,哽咽说我千万别再出什么事情,那天我昏倒,曼曼父母联系到他们,差点没吓坏他们。

    还说曼曼已经去了,活着的人总得好好活着。

    老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担忧,我看着他们二老有了银丝的头发,死死按耐住了自己心中的悲痛,点了点头。

    从那天起,一直到我出院,将近四天,我爸妈一直陪着我,在确认我没有事情后,他们二老才回去了老家。

    而我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了曼曼的爸妈,知道曼曼的墓地后,我去看望了一下曼曼。

    那天,我喝了很多久,在曼曼的墓碑前和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一直到天黑才回去家中。

    在接下来一阵子,我每天都是在家喝酒度日,有时候还会做噩梦,一开始总是吓醒,但后来我不怕了,甚至愿意沉浸在梦中。

    因为在梦中,我可以见到曼曼,我将其理解为曼曼托梦给我。

    直至一星期后,有一个人敲开了我的房门,我开门后看到了对面的那个妇人,她看我的眼神满是恐惧,什么话都没有说,在我门口放下一黑色的袋子后,就关上了她自家的门,拉着旅行箱子离开了。

    我看着那黑袋子,没有一丝意外,不用想我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肯定是那些钱。

    关上门后,我对着房子自嘲大笑。

    现在的我,完全相信有鬼了,也许,她现在就在房子的某个角落看着我呢。

    可我一点不怕,因为她要是想杀我,我早就死了。

    在曼曼死去的那天晚上,有一个曼曼回来了。

    一开始,我想过那就是曼曼,但后来想想不是,那可能就是一直在暗中出手的恶鬼。

    因为她在那几天一直缠着我,跟我缠绵,为的就是不让我和外界联系,不让我知道曼曼的死讯。

    或者,还有其他什么原因,但她那时候不杀我,那现在更不会了。

    这么想着,我抱着酒瓶子靠在墙壁边上笑,边笑边喝,喝着喝着我又哭了,对着房间喊:“你说说,我和我兄弟不就是捡到了钱么,你害死了我的兄弟,又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最后把曼曼也带走了,既然你给的是买命钱,干嘛不带走我,不带走我啊!”

    说到后面我大声咆哮,然后就是破口大骂,好一阵子我才停了下来,坐在地上,头一阵发疼,呆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看着地上的黑色袋子,脑子里出现了绣花鞋,连忙从地上坐了起来,我看了房子一圈,拳头微微握紧,可能是酒意上头,我现在竟然有为曼曼和小虎报仇的想法。

    如果这只恶鬼在我房子,只要我看到她,那就有希望杀掉它。

    想到这里,我嘴角上扬,放下酒瓶子,拿起那钱袋子打开门就出去了。

    这一天,我开始找当地的神棍,不管有没有用,要对付这玩意,我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不然之前就不会被搞的那么狼狈了。

    现在,也不是不怕,而是我心如死灰,说白了,就是被吓过头了。

    所谓兔子急眼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一个活人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我见了一个又一个神棍,最后来到了本地的一条老街巷,刚进一个算命馆的门,里面就出来了一个扫把,没等我反应,这扫把就在我身上打了好几下,咯吱的我脸疼。

    连忙往外躲,有些烦躁喊了几句,就听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好了,小伙子,进来吧!”

    看过去,一个老头戴着老花镜,将扫把一丢,脸色严肃说让我进去,我有些疑惑,但也没多话。

    等坐下去后,这老头在我对面抬了抬眼镜指着我开口:“厉鬼缠身,精气泄露,你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他这话落下,我眼神一缩,本来只是来试试看,毕竟这年头神棍很多,真有准的那是少之又少。

    当即开口:“您,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难道真的不懂么,小伙子,你既然来了这里,那就是和我有缘,给我你的八字,还有名字,我给你算算吧!”

    他说着从桌子上拿出纸张和毛笔,我也没多话,就将自己的生辰八字还有名字报给了他。

    然后就见他在纸张上写了起来,我看过去,就见那纸上满是公式一般的文字,最后他还拿出了罗盘和铜钱,只见他丢了几次铜钱,才看向我道:“真是冤孽啊,前世债,今生索,本不是天道,可那女鬼有阎王令,你不死都难啊!”

    我听着话十分不解,就让他简单的说。

    这老头想了想,告诉我这只女鬼呢,前世应该跟我有一段孽缘,只不过最后被我给害死了,本来呢,前世因果前世还,可当时的那个我请了法师,保住了自己,所以那一世女鬼没机会害我。

    之后,那女鬼应该去了阴间,本来早就应该轮回,可她怨气太深,宁入忘川河沉浮也不愿意去投胎。

    最后,忘川河中冤魂不再折磨她,她的怨气也达到了一个极致,就是阎王爷也不管不住她了,所以她才回到了阳间,刚好遇上了我这一世。

    所谓,有因必有果,前世果我未还,这一世不管我怎么躲都躲不过去,总是要面对的,不然的话,只会害人害己。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小虎和曼曼,心咯噔就是一下,没有再隐瞒,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说了一遍。

    等我说完后,他眉头紧凑,问我是否还想活命。

    我苦笑,说能活着没人想死,只是刺激太大,现在让我觉得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我这么回答,他没有一丝意外,说既然是这样,那干嘛还来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