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寻源问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0本章字数:2403字

    因为那是曼曼的脸,这人是曼曼?还是说,她是曼曼的前世?

    怎么会那么巧,我,小虎,曼曼,三个人都有一模一样的人出现!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向人群中的我,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新娘和新郎,而是不停的跟二虎模样的人说着什么,一直等人群散去,我看到他从一个老者手上接过了一些钱,然后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当即,我心中疑惑,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正常啊,难道我的梦没有关于女鬼的线索?

    下意识抬头看向那宅院,我看到了秦府大字,这应该算是大户了。

    没有再跟随那青年,我快步前往了村口,当来到村口,就看到村口有一块大石碑,上面写着秦家庄,我心中记下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闹钟刺耳的声音。

    下一秒,我人睁开了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我陷入了沉默。

    良久,我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外面,已经天黑了,将香坛弄灭,我就回到房间拉开了柜子,绣花鞋还在,可这一次我没有再恐惧。

    那梦中看到的事情,可能是我前世的记忆,这双鞋,竟然是我前世送给那个秦若兰的,两人是情侣,而且还很恩爱,怎么秦若兰就变成了厉鬼了呢?

    我想不通,想要继续睡,但这一夜睡眠,根本无法再睡去,就回忆起梦中的场景,最后打开了电脑,开始找秦家庄。

    因为找到当初的事发点,没准线索能多一点。

    就这样,我开始查,一番排查后,我靠在椅子上心中有些发凉,因为我最后确认的地点,就是小虎现在的家乡。

    而小虎的原名就叫秦二虎,他的家乡现在是秦家镇,但在百年前那叫秦家庄,这也是我能如此快识别出来的原因。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一切变的清晰起来。

    怪不得我在小虎老家能捡到钱,原来他的老家以前就是秦家庄。

    这么想着,我看向一直摆放在门口的那个皮箱,没有再过多犹豫,将绣花鞋和钱装了进去,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是的,我要再去小虎的家乡,既然当年的事情都是在秦家庄发生的,加上时间不长,没准有人知道也说不定。

    带着这个想法,我坐上了一辆前往秦家镇的车,到了傍晚左右我才到了秦家镇。

    对于这个地方,我并不陌生,小虎带我来过一次,后来他出事,我又来了一次。

    没有过多的停留,我直接奔小虎家里去了。

    当敲开小虎家门的时候,小虎的父母是有些诧异的,简单的对话后,小虎父母请我进去。

    刚进门,我就看到了小虎的照片,诚心给小虎上了香后,我和小虎父亲坐下,小虎母亲则去烧饭了。

    随即,我对于小虎的离开又安慰了小虎父亲几句,说到后面,小虎父亲问我来干什么,我沉默了一会儿后,我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不过,小虎我故意摘出去了。

    毕竟,人已经没了,没必要让他的父母再伤心一次。

    当听完我的话后,小虎父亲脸色微变,说我怎么摊上这种事情,我看他这模样,就感觉有戏,连忙问小虎父亲是不是知道这个事情。

    小虎父亲这时候摇头,说他不是很清楚,但我提到的那个秦若兰他小时候倒是听村里老人提过,说那是以前秦家庄很有出息的女孩,小时候家境平寒给她卖到了戏班,哪里知道最后成了一个名角,不过最后命运比较凄惨,究竟为何,他也不是很清楚,得去问问以前村里的老人。

    他爸这么一说,我有些兴奋,连忙问是不是还有那时候的老人活着。

    小虎父亲点头,说秦家庄虽然改为了镇,但老住户是没变的,在镇上有一个百多岁的老人还活着,可以去问问。

    我听后,就要起身,小虎父亲叫我不要急,先 吃饭,晚上再说。

    我心中焦急,但小虎父亲这么说,我也按奈住了。

    很快,小虎妈妈烧了一桌子菜,在吃过之后,小虎父亲带着我来到了镇上的一片老房区域。

    根据小虎父亲的介绍,这里才是真正的秦家庄,只是近年来经济发展快,很多庄里的人都迁移了出来,现在庄里只有一些老人还住着,而他带我去见的那个老人,算是庄子里现在最年长的了。

    一路过来,村里人寥寥无几,我观察起村子的环境,跟我梦中梦到的地方有很大差距,想来时间变迁,有些地方改变了。

    等到了一平房前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靠在一张躺椅上,悠闲的抽着烟袋。

    小虎父亲招呼我过去,等到了老者边上的时候,小虎父亲恭敬喊了一声九叔公。

    这老者看了一眼小虎父亲,微微一笑,说他怎么有空来这里。

    我看着老者精神头还不错,心里有点高兴,刚想问个好的时候,老者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我的身上,紧随着眼神中有着打量。

    我见状就要开口,可没等我出声,老者忽然吓的大叫:“贵叔,贵叔!”

    说着话,老者从躺椅上摔了下来,小虎父亲连忙上去扶,老者这时候对着小虎父亲开口说,快进屋什么,说有鬼。

    我听他这么说,猛然想起了梦中和我长的一样的青年,连忙在边上开口道:“老爷爷,我是活人,不是你口中的贵叔!”

    这话落下,老者坐在地上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小虎父亲,小虎父亲接话:“是啊,九叔公,这是二虎同学,他有事情来问您,这小子前些日子来过我们庄子,只不过去了后山,在那里见到了一个皮箱子后,沾惹了一些事情,这会儿过来问事情呢!”

    小虎父亲说完,老者喘着气,我上前搀扶起他,他还是有点惊恐,等他坐稳后,我再次开口:“老爷爷,我求求你一定要帮我,可以么?”

    我说完,这老者叹了一口气,没有跟我说,而是对着小虎父亲道:“小狗子,听说前阵子你家的崽子没了,是不?”

    小虎父亲脸色一变,但还是点了点头。

    随即就听老者看向我说,这都是冤孽,他就知道会这样。

    这话落下,小虎父亲就急了,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跟他家虎子有什么关系。

    我在边上立马反应了过来,这老者既然能认识我,那肯定也认识小虎,因为在梦中,还有一个跟小虎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果然,等小虎父亲说完,老者看向了我,问我为什么不说,我也没有隐瞒,说怕小虎父亲伤心。

    说着话,我看向小虎父亲,让他也在边上坐下后,我将事情具体的说了一遍,听到后面小虎父亲眼睛一瞪,质问我说小虎是被害死的?

    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回答说自己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些事情。

    小虎父亲有点急了,可这时候老者接话道:“狗子,这是你家虎子的前世孽,逃不过去的,其实啊,你家小虎,包括这个孩子,在我小的时候就见过,你还记得么,小虎成年那年,你请我去给小虎庆成年礼,我跟你说过,一辈子别让小虎去后山!”

    他这话落下,小虎父亲一愣,下意识问这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