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庄中丑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0本章字数:2417字

    老者这时候敲了敲手中的烟枪,我给他点上了火,他这时候看向我,开口道:“这啊,都是冤孽,也是那时候庄里的一件丑事,孩子,你既然过来了,想必你也知道一些事情了,而在这些事情里面,就有和小虎子长一样人的成分,既然出事了,小虎,他都是逃不过去的!”

    他这话落下,我连忙问:“老爷爷,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就如我刚才所说,我梦中见到的,只是一部分,那个女鬼,为什么要一直抓着我不放,不但害死了小虎,还害死了我的邻居,最后连我女友都不放过,我跟她多大仇,多大怨啊,再说了,害死她的人是我前世,也不是我啊!”

    话落下,老者看着我认真道:“你捡了钱没?”

    “捡了!”

    我回答了一句。

    “那就行了,你说的那个钱,我们庄里人为什么捡不到,偏偏你捡到,这冥冥中都是注定的,你想躲也躲不过去,而你口中说的那些事情,那些人都不是偶然的,你的女友,还有小虎,听你说的事情结合,都是当年的人,至于你的邻居,你仔细想想,你在梦中有没有看到他!”

    老者说着抽了一口烟,我被他这么一说,给说蒙住了。

    仔细回想,如果说有印象就是那个新郎了,在梦中的时候,我就感觉眼熟,现在老者这么一提,我快速在脑子里搜寻,瞬间就想到了那个邻居,眼睛顿时瞪大,难道说,那个梦里的新郎是我的邻居?

    话说出,老者没有意外,安抚我坐下后,他将他知道的事情跟我说了一遍。

    那时候,他只有七八岁,而我梦中见到的青年,还有和小虎曼曼一样的人,一个叫秦长贵,一个叫秦大福,女子叫刘春梅,至于我说的那个新郎,叫秦元,还有就是我说的女鬼,秦若兰。

    根据老者所说,秦若兰和秦长贵从小就认识,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只不过秦若兰家里太过于贫寒,在秦若兰八岁的时候,就将她卖到了城里的戏班子。

    那时候开始,两人没有再见面,之后过了将近八九年,秦若兰出现了,她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当地非常有名的一个角,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而成了角的秦若兰并没有嫌弃秦长贵,第一时间就来找了他。

    两人那时候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加上小时候感情就好,很快就进入了热恋期。

    这秦若兰为此还专门来庄里开了一台戏,在庄里呆了七八天,那是天天往秦长贵家里跑,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因为她就想嫁给秦长贵,那时候别说有多少人羡慕呢。

    而秦长贵这个人呢,家境不好,在他十五那年,双亲离世,除了给他留下一间破房子外什么都没留下。

    在和秦若兰在一起后,他压力是十分大的,因为村子里说闲话的人很多,说他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一开始,他还没有太大在意,但说的人多了,一个男人总不能接受,就想着干一番事业。

    而想干事业,总得本钱,这秦长贵除了一间破房外什么都没有。

    那秦若兰倒是给过他钱,但他愣是一分没要,最后在村里一个豪绅家里打工攒钱,这么一干就是几年。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刘春梅,也是我梦中看呆的那个场景。

    这个刘春梅呢,是边上刘家庄上一个豪绅的姑娘,她嫁给秦元那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是非常不情愿的。

    而秦元也深知这一点,两家的联姻完全就是为了两家在两个庄子里的地位,对于这个刘春梅也是百般宠爱。

    可是奇怪的是,不管他怎么献殷勤,这刘春梅就是不看秦元一眼,当时就有人传言,说刘春梅太好看,根本没看上秦元,可能连洞房都没跟秦元一起。

    更有传言,刘春梅上过洋学,思想不一样,唬住了秦元。

    可不管是什么,他们是夫妻是事实,秦元呢,虽然人丑了一点,但家里有钱,在教训了几个说流言的人之后,庄里人就安静了下来。

    也就在那个时候,秦长贵认识了刘春梅,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小,就知道有人传言秦长贵和刘春梅绿了秦元,秦元大怒,打了秦长贵,差点没打出人命,后来秦长贵就走了,一走就是好几年。

    跟 他一起离开的,还有秦大福,这两个从小就是死党,一起进的秦元家,离开也是一起的。

    而他们两再回来的时候,还带回来了一个人,就是秦若兰。

    本来大家以为秦长贵和秦大福是挣了钱回来的,哪里知道两个人回来的时候,还是一副穷酸样,倒是带回来秦若兰,让庄子里的人有些意外。

    消息一传开,就传到了秦元的耳朵里,他当晚就纠集了一帮人去找秦长贵的麻烦。

    大家都以为秦长贵要倒霉,可没想到的是,那秦元最后被秦若兰给拦住了。

    据说秦若兰那时候手里拿出了一把枪,在一枪响后,秦元那些人就跑了,之后再也没有去找过秦长贵的麻烦。

    从那天开始,庄子恢复了平静,以前的事情,大家似乎都淡忘了一般,直至秦长贵和秦若兰结婚那天晚上,又出事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老者抽了一口烟看向我,我问他出了什么事情,他这时候严肃道:“秦元在秦长贵和秦若兰结婚当晚,给秦长贵戴了绿帽,他们两个人被秦长贵和刘春梅抓奸在床!”

    他这话落下,我几乎本能的开口:“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可就是发生了,里面究竟发生什么,只有当时的人知道,我只知道那一晚村里异常的热闹,很多村民都去了河边,按照那时候的习俗,被抓奸在床的奸夫淫妇是要浸猪笼的,就是秦元这样的豪绅也没逃过去,我没有看到那一幕,但秦若兰和秦元确实死了,在他们死了之后,刘春梅变卖了秦元的房子和地离开了秦家庄,之后秦长贵和秦大福也走了!”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也不傻,下意识开口:“这秦长贵和刘春梅关系不对劲,庄里的人难道看不出来么!”

    话落下,老者一笑:“是啊,连你一听都能听出来,更何况是当时庄里的人了,可是那时候已经死了人,总不能再闹出人命,再说了,他们两不管是什么关系,那秦元可没抓到秦长贵和刘春梅,倒是被他们两个给抓了,没有证据,你说什么都没用,对不对?”

    他这么一问,我还真没法反驳,就问后来发生了什么。

    问出的时候,老者抽烟的频率越来越高,似乎有些恐惧,我没有打扰,他既然说了那么多,肯定不会停下。

    大概几分钟后,老者再次开口。

    他说,后来有人在城里看到了刘春梅和秦长贵在一起,两人拿着秦元家的钱在城里做起了生意,那秦大福跟着秦长贵也是有吃有喝,混的风声水起。

    据说,在之后两年里,秦长贵的生意越做越大,最巅峰的时候,成为了城中最富有的人,也就是那一年,秦长贵荣回故里祭祖,边上跟着刘春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