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凄凉落幕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0本章字数:1922字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看到了门外有两道人影站立,眉头一皱,迈步过去靠近窗户的时候,我心咯噔就是一下。

    透过窗户的缝隙,我看到了一张脸,那张脸满是纠结,而在他边上是另外一张熟悉的脸,两个人看了几秒后,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迈步离开了,而他们,就是秦长贵和秦大福。

    这一刻,我蒙了,这,这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回头看向床榻,秦元身子不断抖动,我闭上了眼睛,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在这段时间里,我的心如火烧,十分煎熬,当秦元完事要走的时候,我看到了秦若兰转醒,她没有闹,也没有哭,披上新娘服,起身走到了房子里的一个柜子前。

    秦元看着她哈哈大笑,嘴中说着什么,而这时候秦若兰打开了柜子,我看进去的时候,看到了那里躺着一把枪。

    下一秒,她快速拿过手枪,熟练的上膛,枪口直接对准了秦元。

    可奇怪的是,秦元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哈哈大笑,对她喊了什么。

    我就见秦若兰脸上大变,咆哮一句之后,直接扣动了扳机。

    没有搂火,秦元也没事,当我再看秦若兰的时候,她忽然笑的,只是那个笑,笑的有些凄凉。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忽然开了,我看到了一群人,而带头的人赫然是秦长贵和秦大福,并且刘春梅也在。

    当看清房间里的状况后,秦长贵怒了,上去一脚就踹倒了秦元,秦元还要说什么,却被后面上来的秦大福一把按在了地上。

    就见秦大福拿出一块抹布,直接塞进了秦元的口中,带着一群人上来就是暴打。

    至于秦长贵,他上前一步走到了秦若兰的面前,上去就是一把掌,秦若兰这时候笑了,那眼神满是冰冷,看了看秦长贵和刘春梅,她什么话都没说。

    一时间,房间里乱糟糟的,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我也不傻,心中除了骇然,还有深深的同情。

    当刘春梅和秦元被带走出婚房的时候,周围场景变了,我出现在了河边,周围满是青年壮丁,他们手中拿着火把,将此地照。

    看向边上,刘春梅一身新娘服跪在河泥地中,边上秦元不断的挣扎,似乎要说什么,可这会儿根本没人搭理他。

    在接下来,我看着秦大福捆绑了秦元,给他套上了一个猪笼,招呼了几个壮丁,上前一起将猪笼抬起,几个人就下了河,最后将猪笼扔进了河中,那猪笼漂浮了几下,就沉没了下去。

    再看那秦若兰,她嘴上也塞着破布,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也没有挣扎。

    透过火光,可以看到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刘春梅和秦长贵身上,秦长贵没敢看她,一直低着头。

    等秦大福等人回来后,众人看向了秦若兰,她这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刘春梅见状就招呼人给她套上了猪笼,我想阻拦,可根本没人看的到我,我也碰不到他们!

    最后,我就看着秦若兰被抬进河中,尤其是她慢慢浸入河中的那一刻,那眼神满是怨毒。

    看到这里,我人一怔,周围的场景消失,一颗颗树出现了,迷雾也在这一刻散去。

    我还在林子中,但这会儿我一切都明白了。

    为什么秦若兰死缠着我不放了,她的死,真的很凄凉。

    新婚之夜被人凌辱,丈夫在外,却不来阻止,最后还被丈夫和好友亲手浸入了猪笼。

    虽然我没有看到秦长贵在这里面究竟做了什么,但我也不傻,秦长贵当时明明在房子外面,婚房里面的动静他肯定是看到了,可他不阻止,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故意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刘春梅的角色肯定是重要的,秦长贵不单单害了秦若兰,还害了秦元,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眉头一皱。

    既然秦若兰成了恶鬼,那秦元呢?

    刚想到这里,一道悠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不是在好奇秦元去哪里了:”

    听到这话,我连忙环顾四周,就见前方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红色身影站在那里,脸部被长发掩盖,看不清面目,我心中一颤,本能往后退了一步。

    下一秒,就见那道身影缓缓抬起头,惨白的面容出现在了我视线中,那脸部浮肿,眼珠向外掉,一滴一滴的水从那脸颊上往下掉落,十分的吓人。

    我虽然心里有准备,但看清的时候,还是心脏一缩,本能低头道;“你,你!

    “我什么,我该不该杀你?”

    声音凶厉,传来的时候,还带起了一阵冷风,我人一个哆嗦,低头看脚的时候,发现一红影在我身前,我能感受到一双眼睛正盯着我看,这秦若兰已经到了我面前。

    我,不敢抬头,也不敢应声,我不知道如何去回答。

    因为我亲眼看到了她的经历,换做是我,可能也会跟她做出同样的选择,可秦长贵是我的前世,我,终究不是他。

    想到这里,我咬牙抬头,当四目对视的时候,我肚子里一阵翻涌,差点没吐出来,但我还是忍住了,开口道:“秦若兰,杀你的人,不是我,是秦长贵,前世怨,今生还?这算是什么道理,你害死了二虎,害死了曼曼,又害死了我的邻居,你不感觉你很过分么?真要怪,就怪你自己瞎了眼,挑上了那么一个男人,你能怪的了别人么?”

    说到后面,我几乎是咆哮出声的,因为我怕,很怕,反而咆哮出来,那种恐惧还能消退几分。

    当我说完,秦若兰忽然笑了,她那浮肿的脸,笑的恐怖又恶心,尖锐的声音在此地传开,最后猛然抬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冷声道:“你是说我找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