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抢亲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5:49本章字数:2011字

    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正是良辰吉日,梁国长公主盈芷溪远嫁炎国皇帝拓拔弘为后,两国联姻,从此永结邦交。

    头钗朱玉拥玫瑰,身有红衣绣凤凰。盈芷溪身披大红嫁衣,安静等在炎国皇宫的侧殿中,等待举行册封大典。

    外头大殿中大臣们的觥筹交错声、丝竹管弦声、高谈阔论声不绝于耳,十分热闹。一大早就从梁国出发,一路上也没吃什么东西,盈芷溪只觉得又饥又渴,于是端起面前桌上的杯盏给自己斟了杯茶。

    突然,阵阵整齐的马蹄声响彻殿外,盈芷溪拿杯的手一顿,这不是皇宫守卫军的声音!

    “宁皇驾到!”一阵高喝传来。

    盈芷溪手中的杯盏瞬间离了手,碎了一地。宁国皇上,慕容辰!?盈芷溪抿唇,一向从容不迫的她难得地慌了。这个慕容辰,当年可是见过她假扮的梁王的,不仅见过,他还亲手“杀”了她!这要是被认出来,整个梁国都得陪葬,她多年的计划也要功亏一篑!

    手下的红裙被她揉的皱了都没察觉,事到如今,赌一把吧!

    “给我拿条红面纱!快!”盈芷溪慌忙吩咐旁边的宫女。

    “啊!?是是是,奴婢这就取来!”宫女在嫁妆盒中取来一条红面纱为盈芷溪戴上。

    她现在是梁国未出过阁的公主,不是什么梁王,她就赌他看不出这两人其实是同一人,毕竟容貌和扮相还是有莫大区别的。

    她只听见大殿上热闹的声音戛然而止,慕容辰清冽的声音传入侧殿。慕容辰带来的军队士兵提着剑,站在大臣们的桌前,吓得他们面色煞白。

    “梁炎两国联姻大婚,如此大喜之事怎的都没人通知朕呢?”慕容辰声音中带着几分冷漠,一双凌厉双眼将殿中人扫视了一遍。

    众多身着铠甲的士兵中,他是唯一一个只着玄色龙纹长袍的人,身长如玉,眉目清秀俊逸,贵气非凡,而在这些大臣眼中,他是杀人如麻、手段狠厉的宁国帝王。

    “陛下声名远播四海,只是臣下和梁国公主的婚礼准备的仓促,很多地方都没准备妥当,怕是会污了陛下的眼。”主位上的炎王拓拔弘不安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奈何炎国尚是宁国的附属国,不得不称臣。

    “原来是这个原因,朕还以为你们刻意瞒着呢。”慕容辰冷笑。底下的大臣脊背一阵发凉。

    “听闻,梁国公主可是梁国第一美人,有沉鱼落雁之貌,朕倒是想瞧瞧。传!”闲闲道,用仿佛传膳一样的口吻吩咐着。

    盈芷溪心一颤,还是来了!

    一个士兵提着剑站在她身后:“王上有请。”

    盈芷溪起身,不疾不徐地走向大殿,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面纱,戴着这个总归是有底气些。她俯身,行了一礼:“梁国公主盈芷溪见过宁皇。”

    抬眸,对上男人审视的目光,她立马移开眼。

    就在刚刚那一眼慕容辰竟觉得有些眼熟。他突然笑了:“朕听闻,炎王素来喜好美色,放荡不羁得很,你嫁过去,就不怕他夜夜流连花丛,让你孤守空房?”

    “宁皇说笑了”拓拔弘一愣实在没想到宁皇这么不给脸面,有些尴尬。

    “他敢!掂量掂量毕竟臣妾是梁王的亲姐姐。”盈芷溪也万万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招,但她只能装作一个刁蛮公主。

    和当年截然不同的气质,总该不会怀疑吧?

    “朕倒是要看看这大梁公主是何等天人之姿!”慵懒的语调,却说着不规矩的调戏之言,“把面纱摘了!”

    “我一国公主不远千里和亲,朝堂之上能睹我容颜的只有我的夫君,他人……”

    话还没说完,盈芷溪只见眼前晃过一道黑影,回过神来时,慕容辰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他手上还拿着她的红面纱。

    “所以,朕揭了你的面纱,就是你的夫君了,对吗?”

    糟糕!盈芷溪瞪大眼睛,心脏快提到嗓子眼了。

    慕容辰一双丹凤眼微眯着,痴痴的盯着那张美若桃花的脸,太像了……像极了当年年轻的梁王,对于心中的猜疑越发肯定。

    “朕倒是觉得,你嫁给他还不如嫁给朕,你若伺候得好,朕赐你一个妃位。”慕容辰的气息近在咫尺,盈芷溪的手心都捏出了汗。

    “宁皇这话,莫不是想……抢亲?”心下窃喜这是没认出她来?同时也很无奈!

    “抢亲?那是土匪才做的事,朕想要的,自会名正言顺地拿。”慕容辰挑起她的下巴。

    拓拔弘上前:“陛下请自重!”

    慕容辰叹了口气,用只有他们三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你只知与炎国联姻对梁国大有裨益,却不知,今日拒绝我,明日的梁国会如何。你猜猜?”最后一个猜字竟让盈芷溪听出了挑衅之意。

    “你威胁我?”盈芷溪咬牙切齿。

    “不够明显吗?”

    “看来,只能请陛下出去了。”拓拔弘也收起了之前的恭敬模样。

    就在三人对峙之时,一个士兵冲入大殿:“报!炎王!御林军赶到!”盈芷溪闻言一喜。

    慕容辰却不以为意,吩咐下去:“把人带上来。”很快,一群士兵将几位被捆绑着的妇人孩童带入殿中。

    在座的大臣顿时脸色突变。

    拓拔弘认得,这些可都是朝廷重臣的家眷。现在完全是慕容辰掌握主动权了,如果他不放他们离开,这些大臣日后定会对他心生不满,但如果就这么将盈芷溪交出去的话,两人的联盟就崩塌了。

    盈芷溪心中暗骂,糟糕。

    慕容辰笑看着他:“炎皇,我们这番能否轻松离开,可就看你的了。”

    座上的柳将军看着被挟持的发妻心中万分纠结,一边是至亲,一边是家国大义,叫他如何抉择?“你!你放开他们!”柳将军气的脸都红了,怒视慕容辰!

    柳将军的夫人也是个烈性子,冲着将军大喊:“夫君你无需管我!万万不可因为我对炎国不忠啊!”拓拔弘也动容:“你快放了柳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