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重温旧时光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3本章字数:2258字

    郑天宇这个问,就像似一把锋利的刀扎进胸口,顾小溪心头一阵委屈和忧伤交织,她抿紧唇瓣,怔了一会儿,才强撑无恙的道:“我不是说了吗?一个朋友借我的,他很有钱。”

    “那你告诉我,他是谁?”郑天宇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种直觉,让他默默感到抓狂。

    顾小溪忙闪躲开郑天宇灼灼的目光,挣脱开他握着她肩膀的手,“说了你也不认识,我去看我姐,这钱交给你了,麻烦天宇哥帮我姐安排吧!”

    顾小溪把那张存了两百万的卡塞进了郑天宇白大褂兜里,转身推开病房门进去。

    郑天宇掏出那张卡,紧蹙的浓眉下,狭眸里一时间风起云涌,默默的问“小溪,难道你,出卖了自己?”

    紧紧只是猜测,已让郑天宇心似刀绞,他握紧拳头重击在墙壁上,他最喜欢的女孩儿,他多希望,她不会受一点点的伤害。

    ……

    夜幕落下时分,在医院病房里守了姐姐一下午的顾小溪,心思重重的走出医院大楼,郑天宇下午跟她说,他已经给安排好了,姐姐的手术明天下午就会进行,她今晚要回去姐姐的公寓收拾一些东西过来。

    本来她是要去公交站的,然而刚走到路边,一亮奢华的劳斯莱斯就戛然停在了她身边。

    “上车!”后车窗半落下,陆淮南棱角分明的刚毅侧脸露了出来,命令的语气不可违背。

    顾小溪看了眼车窗里的男人,想起早晨他又强行对她做了几番那种事,害她这一天身下都隐隐作痛,她不禁皱紧秀眉,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再次迈开脚步,然而不等走过那豪华的车身,手腕就被下车的陆淮南一把摄住,转而她就被抛进了后车厢里,额头撞到了另一边车门,她吃痛的抚着额头。

    “陆少,我该给你的都给你了,请你别再纠缠我!”顾小溪被这个男人粗鲁的行径激怒,朝他咆哮了一句就要去推车门,然而车子已经启动,车门锁的死死,她愤愤的回眸去,诧异的看到陆淮南递给她一张协议。

    “看清楚,你从甄少东手里拿走的两百万,我已经双倍还给了他,所以,现在你是我陆淮南花费四百万买来的女人,要对我所有旨意无条件服从,否则,你要付我再双倍的赔偿金,也就是八百万!”陆淮南沉冷而霸道的说完,就将那份协议收进文件夹里。

    顾小溪愕然的瞪大眸子,“八百万!”这个天文数字难以不让她拔高震惊的声线。

    然而陆淮南却云淡风轻般又补充“当然,你若拿不出八百万,也可以选择用你的劳动来补偿,我家里现在还缺一个女佣,你可以女佣加床伴两项兼任着,也许还能还的快一点!如果以上我说的这些你都不接受,那么,只要我一句话,你姐的手术,随时都可能终止!”

    听到他用姐姐的手术来威胁她,顾小溪愕然了,“你……你这是敲诈!”她气的找不出更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这个极具危险的男人。

    看着她恼火的模样儿,陆淮南唇边缓缓勾勒出玩味的弧度,勾起她的下巴,低吟着:“女人,我说过,利用我陆淮南的代价,单凭你的一夜还远远不够!况且昨晚,你在我的身下,可是很享受的样子呢!”

    顾小溪咬住唇瓣,瞪大的皓眸里满溢着羞愤,气急的道:“陆淮南,你堂堂陆氏集团的大总裁,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你好意思吗?你这样做,简直…简直太卑鄙无耻了!”

    当卑鄙无耻这四个字从她嘴里冒出来的一瞬间,陆淮南原本还带着丝丝笑意的脸庞立时寒彻下来了,一把抓过她细弱的皓腕,怒目盯着她,冷冷警告:“女人,你若再敢对我口不择言,别怪我现在就把你扒光了就地惩罚!”

    他阴森的神情和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单纯的威胁,顾小溪看了眼前边开车的司机,连忙咬紧唇瓣,这个男人有多危险,一年前她就深有体会,怎敢挑战他的警告……

    夜幕下,豪车驶来景湾别墅区,这里是龙城最高端的别墅区域,时隔一年,顾小溪再次来到陆淮南的私宅里,偌大的房子里,似乎一切还是她一年前离开时的模样,陆淮南让她去厨房做晚餐的时候,她发现灶台都蒙着白布,好像这一年他都没回来开过火。

    她要开冰箱找食物的功夫,看到冰箱门上还贴着她一年前在这里做事的时候给陆淮南留的字条,提醒他冰箱里有她做的雪梨羹,她记得他说过他有咽炎很多年了……

    “冰箱里什么也没有!”突然身后传来陆淮南淡漠的声音,顾小溪才急忙拽回盯着冰箱上的字条发愣的思绪,转而看到陆淮南把一口袋新买的食物放到桌子上,她才想起回来途中,他让司机去了趟进口超市。

    把东西放下,陆淮南就转身要出去,突闻顾小溪在身后问他:“你想吃什么?”

    “面!”陆淮南头也没回的撇下一个字,出了厨房。

    顾小溪于是就打开口袋熟练的找出做意大利面的食材,她还记得在这里做了一年钟点工,那时每天下课过来赶上他在家,他对她点的最多的晚餐,就是意大利面,这个男人很喜欢吃面,想到这,顾小溪不禁朝走出厨房的笔挺背影看了眼,连她自己都意外,竟对这个男人,还存有这么多的记忆……

    时隔一年,又吃到顾小溪做的意大利面,每一口都是满满的家的味道,对于吃遍了全世界山珍海味的陆淮南而言,独独这份家的味道千金难换,其实这一年,至从她不在这里做事了,他也没回来吃过一顿饭。

    陆淮南吃饭的时候习惯不说话,直到优雅的把满满一大盘的面吃光,才抬眸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顾小溪,顾小溪本来就没给自己的盘子里装多点面,陆淮南放下叉子的时候,她也刚好吃完,端起两人的空盘,她就去了厨房,这顿晚餐,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陆淮南坐在位置里,看着走去厨房忙碌的倩影,家的感觉浓浓的萦绕在心间,不知不觉,一抹欣然的笑意攀上唇角,却在此时,听到桌面上响起手机铃音,闻声看去,是顾小溪的电话落在她座位上。

    陆淮南本来没想要看人家的电话,可是那铃音一直响不停,他不禁起身走过去拿起手机想给顾小溪送过去,然而却被手机屏幕上跳出的一行短信内容吸引住目光——

    “小溪,你在哪里?我有重要事,现在就想见你……郑天宇”

    看见“郑天宇”这个名字的一瞬,陆淮南危险的眯起了鹰眸,顺势把这条信息点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