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重金买吻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4本章字数:2361字

    “陆淮南你别跟小溪面前胡说八道!”郑天宇像似怕极了会让顾小溪知道他阴暗的一面而嘶吼打断陆淮南。

    陆淮南转眸,将踩着郑天宇脊背的脚挪了下来,看着郑天宇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举步过去,一把揪住了郑天宇身上的白大褂领子,阴鸷的目光里满满警告,压低声道:

    “小子,既然你也觉得你当年所为那一切都见不得人,那我就给你留点脸,好歹,你身体里也流淌着陆家的血脉,但我最后警告你一次,顾小溪已经是我的人,你再敢打她的主意,就别怪我不顾及父亲的情面,好自为之!”

    话落,一把甩开郑天宇,转身拽住顾小溪的手腕就离开,顾小溪被陆淮南的蛮力生拉硬拽的跟着他的步伐,有些不安的回头看了又看原地抹着渗血嘴角的郑天宇。

    其实方才从两个男人的几番对话之中,她已然可以感觉到二人之间似乎早就有过节,不过一时间,她也没心情去探究与她无关的事情了。

    陆淮南一路拽着顾小溪回到医院大楼里,直接把她带来皮肤烧伤科里处置她胳膊上那一大片灼红的烫伤处。

    其实他是听说了顾小溪在病房里被顾蕊蕊言行重伤,而撂下手头的工作急忙赶过来,结果一来医院就看到郑天宇拎着医药箱往后花园里去,他这才跟过去,目睹郑天宇蹲在顾小溪身前给她抹药那一瞬,他就受不了了,她的女人,即使是受伤了,陪她疗伤的人,也只能是他!

    一直陪顾小溪处理完伤痕走出处置室,陆淮南才开口打破两人间的沉默:“你姐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不是不惜一切也要救活她吗?她就这么报答你?”

    他的问,带着一种替她忿不平的冷漠,却仍旧像一根尖钉戳中顾小溪的痛楚,其实,她也想不通,为什么姐姐得知她弄到的手术费是跟陆淮南有关系就那么冲动,甚至不惜一些污浊的言语来指责她。

    想起姐姐那一声声骂她虚荣骂她下贱的言语,顾小溪敛下眸子,咬紧唇瓣,她这不言不语的落寞委屈的模样,让陆淮南眸底的寒意四起,他不再问她什么,只是握紧她的细腕带她离开。

    顾小溪正木然的由着陆淮南攥着她走,挂在胸前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她边走边拿起来,于是看到屏幕上跳出姐姐发来的一条短信:“小溪,你不离开那个人,就等着给我收尸!”

    顾小溪定定的看着屏幕上那决绝的一行字,脚步不由得定格住。

    陆淮南转过脸,看向突然又停下来的女人,见她脸色不大好的盯着手机屏幕,他伸手要去夺她的电话看个究竟,却……

    “陆少,我想我不能再跟你回去了!”顾小溪紧紧护住挂在胸前的手机,就这么突兀的提出来,就像一年前一样,也是姐姐的一句话就让她决定远离这个男人,无论如何,她最在意的人还是唯一的亲人顾蕊蕊。

    而她这突然的决定,让陆淮南仿佛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顾小溪,你说什么?”

    “我说…我说我们还是结束现在这种关系吧……”顾小溪敛下眸子,不敢去面对陆淮南此时的眼神,只能轻声说着,“陆少,我知道我欠了你的,我姐的手术费还有现在的医疗费等都是你出的,但我还是不能和你再在一起,至于我欠你的钱,我一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啊~”

    她的话还不等说完,就被陆淮南突然用力抵在了墙壁上,他咬牙切齿的怒瞪她:“顾小溪,你敢耍我?”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陆淮南,他抓紧她两只细弱的胳膊,已顾不得她胳膊上的烫伤,顾小溪咬着牙忍受被弄疼的烫伤处。

    “行啊,你姐手术做完了,我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你就想再全身而退了是吧?”陆淮南冰冷的鹰眸紧摄住又一次要退出他生活的女人,除了愤怒,还有一种耻辱在心底攀升。

    顾小溪终还是不得不抬眸承接那双寒彻而锐利的冰眸,心底默默的挣扎,想到如果说出是姐姐的反对让她做出这个决定,那么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会不会对姐姐施加怎样的报复或惩罚,只是想想都让她脊背生寒,最后便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没错,你说得对!陆少,我的确是为了姐姐的手术费才接近你,这你早就知道的,现在我姐手术做完了,你对我来说,就没了利用的价值,本来你也是知道的,你生日那晚甄少把我带去你面前我就是为了钱,我原本也只是想在那晚之后拿了甄少给的钱就不再和你有关系,但是你日后非要把那钱还给甄少然后来纠缠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活该了?”陆淮南嘴角牵出阴冷的弧度,“呵呵~”蓦然笑出声,那笑声阴冷而极具危险性,幽寒的眸底却有一团浓烈的失望在涌动,“顾小溪,你长本事了,不是一年前那个被我吻一次就吓得几天不敢见我的你了,现在的你,陪我睡一次就值几百万,既然你有价,我就有钱!告诉你,老子要睡你一辈子,要多少钱,现在就给我喊!”最后一句,他突然拔高愤怒的声线,引来路过的小护士们隐隐侧目。

    顾小溪感觉到周遭投过来的鄙夷目光,被一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要她开价睡一辈子的话,只让她感到羞耻的无地自容,她皱紧秀眉,开始用力挣扎被摄住的手腕,“放开我!你放开我,陆少你放心,欠你的几百万我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只求你别再纠缠了……唔!”

    突如其来的烈吻止住了顾小溪的挣扎抗拒,陆淮南用力抵住她纤薄的身子,不顾医院走廊里来来往往过路人的瞩目,他疯狂的吻她,用尽他所有的愤怒啃咬她的唇瓣纠缠她的香舌,这么多年来,已经很难再有一个女人可以抓住他的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却一次又一次的要逃离他,这对他高贵强大的尊严是赤裸裸的邸辱。

    这个充满惩罚意味的吻,渐渐弥漫出血腥的滋味,顾小溪被掠夺去呼吸的胸腔里一阵阵强烈的压抑感,眼角不由的湿了,莫名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在心底翻江倒海。

    “睡一次几百万,吻一次多少钱?”当陆淮南结束这个吻,揉着她被啃出血汁的唇瓣,极具讽刺的问,顾小溪低着头,急促的呼吸,她说不出任何话来,却见陆淮南转而取出钱夹抽出一张支票,冷冷道:“需要考虑是吧?那就等你考虑好了自己填写金额,好好想想,我要随时随地上你吻你,一辈子,多少钱?想好了,自己填!”

    话落,陆淮南就将支票狠狠甩在顾小溪脸上,那纸张锋利的棱角刮过顾小溪细腻的皮肤,一种耻辱的疼顿时溢满她雾光闪烁的眸,她抬眼怔怔看过去时,只见到那愤怒而冷漠的背影已经大步奔进了电梯里,徒留她,陷身在一群围观人的鄙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