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陆淮南你不行了?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4本章字数:2028字

    郑天宇也是给顾小溪打了一天的电话一直都无法接通,所以才来顾蕊蕊的病房里来碰碰运气,但见刚刚顾蕊蕊的表情来看顾小溪今天也没来过医院,“小溪今天有和你联系吗?”

    顾蕊蕊眼底掠过诧异,顾小溪从来不会这样的,就算昨天她的话过分了些,但到底是亲妹妹,她自然是知道顾小溪的性子,“没有,从昨天离开病房之后她就没来过了。”

    心底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被她掩盖住,不,她的妹妹她了解,顾小溪最在意的人就是她了,她不会不顾她的威胁还继续在和陆淮南在一起的,她试图试探道:“你能想办法联系到小溪吗?”

    听到她的话,郑天宇快步走到病床前,这女人所想的什么他比谁都清楚,郑天宇薄唇微勾,“你想说什么?”

    心底的想法被他猜到顾蕊蕊也不觉得尴尬,她拨开胸前的头发,惨白的小脸不难看出清秀的五官,“你不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

    “顾蕊蕊我告诉你,别的我不管,”他冷着脸,“但你再敢对小溪做什么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闻言,顾蕊蕊的脸色瞬间难看,她攥着白色的被单,透明色的指甲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她看着大步离开病房的男人心底的难受一点点的溢出来,凭什么她顾小溪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喜爱,而她顾蕊蕊却要躺在病床上没日没夜的忍受病魔的折磨?凭什么?!

    陆氏集团的整栋大楼里亮着灯光,总经办的秘书室里三个秘书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你们有没有觉得总裁今天怪怪的?”陈晨偷偷瞄了一眼紧闭的大门,神经兮兮道。

    “可这样的总裁才帅啊!”

    “总裁不怪怪的那还叫总裁嘛?”

    陈晨撇了眼两个花痴的秘书,小声说道:“总裁今天没带领带!”

    “天啊!”琳达惊讶的喊出声,“也就是说总裁昨晚欲求不满所以才导致今天这样?”

    赵谦出了电梯就听到秘书室的三个秘书纷纷在YY总裁,他越听脸越黑,“咳咳——”

    琳达一惊,别过脸看到赵谦就站在她们身后,她心底一嚎啕,卧槽赵特助怎么来了?!

    “赵特助好……”陈晨最先反应过来,清了嗓子狗腿地喊着。

    赵谦笑了笑,整理了一遍手里的文件,神色怀疑地抬起头朝她们三扫视了一眼,“都没事做了?”

    “呵呵,有事,有事……”琳达赶紧接话,踩着高跟鞋往自己的位置上走,生怕被赵谦责怪。

    赵谦撇了眼琳达,正了下神色,“上班时间议论老板的私生活,”他抬首盯着陈晨,眼角带着厉色,“都不想干了?!”

    陈晨被赵谦训得一句话也不敢回,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她眼看着赵谦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然后进去,才抱怨一句,“议论的人又不止我一个!”

    办公室内的男人坐在黑色真皮椅子上,双手扣放在桌上,他薄唇紧抿在一起,视线落在对面的赵谦身上,“什么事?”

    赵谦一眼望去就见到陆淮南浅蓝色的衬衫上居然没打领带,赵谦忍不住笑出声,“总裁,你的领带呢?”

    果然,陆淮南听到这个微微皱起眉头,下意识摸了摸领口,怪不得今天一天都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领带没带,不过这个领带自从昨晚绑在那个女人手腕上之后就没解开……

    想到这个他眼底一沉,男人面容清冷的翻来赵谦送来的文案在看到人事部要招人的信息,随口说了句,“秘书室的那个小锦,找个理由开了。”

    “小锦刚转正,”赵谦惊讶的看着陆淮南,“陆氏要求转正后三个月才能决定开不开的。”

    陆淮南闻言揉揉眉心,捏起车钥匙拉开真皮椅子起身离开办公室,走之前丢下一句话给赵谦,“留意着点。”

    “好……”赵谦扶着惊讶到微张的下巴,整个陆氏大楼谁不知道陆淮南从来不迟到早退,今天居然提前下班了?

    叮——

    叮——

    专属电梯的门开了关,关了又开,站在电梯内的男人手里夹着半支烟,猩红的火苗一点点的往上燃着,他倚靠在电梯的墙上微微低着头,看不出神色。

    陆淮南你为什么这么爱吃面啊?

    “呵,”男人嘴角勾起笑,这是她一年前问的问题,也是到此为止头一回喊他的全名。

    但到至今他依旧记忆尤新,包括那时候她的表情,她那双眼底缀满笑意的眼睛,以及……那柔软的唇。

    叮——

    陆淮南迈着修长的腿直径走到地下车库,他发动引擎盖朝景弯别墅驶去。

    银色跑车行驶过得地方就像被划过一道灯火一般,车厢内的男人单手扶着方向盘,神色不明地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而后朝后海私人会所开去。

    会所里V1包厢内的人早已玩开了,甄少东接到电话后就把会所里的女人都赶走,陆淮南这丫的也不知道这三十年都怎么过来的,愣是不知道享受这种激情的刺激,这就算了,关键还不允许哥几个在他面前玩这些。

    喀嚓——

    陆淮南打开包厢的门,闻到一股烟味里头夹杂着酒气,立刻嫌弃的蹙起眉头,有人眼尖见他这样立刻掐息了手里的烟,玩笑道:“陆少今儿怎么一个人出来,那小妹妹呢。”

    此话一出气氛立马就变了,陆淮南搭起双腿,嘴角若有若无的勾勒着,也不说话,就这么眺着刚刚开口的那个人。

    见陆淮南这样甄少东也纳闷,但哥们的心思他懂,他立马一脚踹过去,笑道:“就属你丫的话多。”

    大家都是看得懂脸色的人,陆淮南的这张脸上此刻摆明了不爽,但刚刚甄少东四两拨千斤地把这个话题拨过了,自然没人会在往枪口上撞了。

    “我说,怎么回事?”甄少东招呼完那边就坐到陆淮南侧身,把玩着酒杯。

    “我把顾小溪强上了。”

    “噗——”

    甄少东刚喝了一口酒就被陆淮南的这句话呛到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淮南,“你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