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晕倒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4本章字数:2001字

    “被软禁和死有什么区别?!”

    “你说什么?”陆淮南没想到她会有这么极端的想法,男人危险地眯着眸子,声音里带着凌厉,“女人,我告诉你,你死了顾蕊蕊也活不了多久。”

    他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顾小溪一把拍下陆淮南扣在她下巴上的手,她真觉得这几天才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候,“别拿我姐姐来威胁我!”

    “陆淮南从不威胁人,”他收起被顾小溪拍掉的手,声音淡淡道:“我一向是个行动派,不信你可以试试。”

    顾小溪唰的小脸发白,她咬着唇,早已干涩的唇瓣那经得起她这么咬,一股腥甜味流入她嘴里,疼的她眉头一皱,眼底集满水雾倔强地看着陆淮南,然后她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知觉都没了……

    “你……”陆淮南刚要说些什么,就见刚刚还在跟他倔强的女人此时已经倒在冰凉的地板上,他瞳孔猛地一阵收缩,一颗心紧紧地被揪起,“顾小溪你怎么了?”

    怀里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陆淮南拿起外套披在顾小溪身上,弯腰横抱起顾小溪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嘴里的话像安慰自己,又像说给顾小溪听的,“你一定会没事的……刚刚还能伶牙俐齿地跟我叫板……”

    医院的走廊内,陆淮南身体低在墙壁上,灭掉刚点燃的烟,透过门撇见顾小溪两道秀气的眉头紧紧的皱到一块,他单手插兜,打开病房门直径走到顾小溪床边,薄唇抿起的弧度禀裂,“女人,你赢了。”

    是的,他陆淮南做了人生中对女人的第一次让步,他见不得顾小溪这死女人为了跟自己抗议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陆淮南觉得好笑极了,他一个堂堂陆氏集团总裁,却要沦落到在讨一个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的女人。

    可心这东西哪是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

    清晨,顾蕊蕊拿起手机看了眼,一个来电都没有,她抿着唇看向窗外的鸟儿,外面的雨从后半夜开始下到现在,毛毛细雨的感觉真是不好。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手机那头传来一阵熟悉的女音,顾蕊蕊再次失望的挂了电话,“小溪,你到底去哪了……”

    与此同时,病房外的郑天宇神色阴霾的离开,他握紧拳头一拳砸在安全通道的墙上,动静大的吓人,只是当事人像是毫无感觉,他眼底闪过一抹狠绝,陆淮南!迟早有一天我要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市人民医院。

    顾小溪输了一晚上的营养液,再次睁眼时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窗外的细雨打着树叶,发出一段悦耳的声音。

    她掀开被子想起床,却牵动手背上的细管,疼的她忍不住发出声音来,“嘶——”

    陆淮南听到声音时立刻睁开眼睛,他睡眠一向浅,昨晚照顾了顾小溪一晚上直到天快亮了才躺在沙发上眯了会,“好些没有?”

    手背上的输液管,身上的住院服,顾小溪就算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要说话但发现张了口发不出半点声音,陆淮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这会要问什么,“你一天多没吃饭,低血糖晕倒了。”男人轻描淡写地说过去,顾小溪点点头,胃里空落落的一阵难受,真是自作虐不可活。

    他拿起一旁的腕表带上,做好事不留名素来不是陆淮南的风格,“赶紧往你的账本上再添加一笔帐。”

    顾小溪吃惊地看着走进洗手间的陆淮南,他,他昨晚在医院照顾了我一晚上?

    须臾,顾小溪忽然想到什么,她滚了滚漆黑的眼珠子,努力的冲洗手间内的陆淮南说道:“陆,陆少,”她咬着唇瓣,心一横,“你能帮我去买份早点吗?我饿了……”

    陆淮南洗漱完毕走出洗手间,挑眉看着病床上的顾小溪,勾唇道:“不出五分钟就送来。”

    “什,什么?”顾小溪一惊,完全没想到她的高出好几倍的贝分的嗓音已经出卖了她。

    “怎么?不是说饿了吗?”男人换了一身白色的衬衫,他边扣着袖扣边说道:“怎么好像听到早餐马上到就一副很失望的模样?”

    废话!想要把他支开,他倒好,直接给她来这一出,顾小溪咬着唇闷闷说道:“没有,谢谢你。”

    陆淮南见顾小溪气鼓鼓的模样觉得好玩极了,输了一晚上的营养液她气色的确好了不少,男人难得地弯着唇笑道:“吃完早餐自己回别墅,”他故意顿了下,果然就瞧见顾小溪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当做没看见继续往下说,“明天开始去陆氏秘书室报道,别再想着逃,除非你还想再次被我软禁起来。”

    陆淮南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顾小溪一时没消化下去,但还是捕抓到那几个关键词,她凌唇微张,难以置信地看着陆淮南,“你的意思是,是我自由了?”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换一种还帐的方式。”

    “我……”拒绝的话到嘴边了,但她没法说出来,至少这种还帐的方式好过那种……

    “别想着拒绝,除非你有更好的还帐方法,”陆淮南邪魅地勾起嘴,“还是你想用肉偿?”

    到底还是脸皮薄,经不住三句两句的挑逗就涨红了脸,她猝然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脸,声音闷闷地隔着被子传出来,“知道了。”

    “宝贝,明天见。”陆淮南痞气的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病房,并把房门一把带上。

    直到赵谦送来早餐顾小溪还是没能从震惊里缓过神,她眼角带着泪痕,喜极而泣的告诉自己,“顾小溪你真的自由了!”

    赵谦一大早就被自家老总的一个电话给惊醒了,等他买了早点到医院时,他才发现相比较陆淮南的惊,和顾小溪的惊比起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顾,顾小姐?”他揉了揉眼睛,满脸惊喜地望着床上因为开心而流泪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