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凤凰老街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4本章字数:2039字

    龙城的交通经常堵车,而此时是下班高峰期,前方早已经堵成一片了,顾小溪看了看腕表,时间早已超过,她难得气地跺跺脚,这个时候别说公交车了,就连打车都不好打。

    陆淮南的迈巴赫隐藏在车流中,前方车流缓缓走动起来,他重新发动车子,随意瞥了眼周边,一抹倩影毫无预兆的跳入他深邃的眼底,大厦门前的女人身穿白色雪纺衫搭配浅蓝色的铅笔裤,两条腿一蹬一蹬的跺着,一看就是着急回去又等不到车的样子。

    仿佛能感觉得到她此刻脸上的表情,陆淮南调了个方向,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顾小溪眼前,他唇角弯起,隔着车窗也能看得出顾小溪气急败坏的模样。

    “回家?”陆淮南降下车窗,露出半张脸,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女人白皙的脸蛋上。

    眼前倏然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顾小溪觉得这车有些眼熟,还在脑袋里翻找着在哪见过来着就听到车内传来一道低沉的男音,顾小溪咻地抬起脑袋,陆淮南精致的五官一览无余地暴露在空气内,浅灰色的衬衫倒是将他衬出一股文质彬彬的气息,却丝毫不影响那份冷傲,这男人大概就是丢在人群中也能一眼了然,真是颗砖石!

    她扯了下后背的背包,“回家。”

    “那正好,上车。”陆淮南说完升起车窗,蜷缩起的手指敲打着方向盘,嘴角始终保持着半勾的笑意,“那晚的事不打算感谢下我?”

    瞥见顾小溪坐在后座他也不闹,一道鹰隼般的眼睛透过车内镜眺着后座的女人,顾小溪望着车窗外的风景,离开了市中心这边道路通畅不少,她用手遮挡了下眼睛,“明天请你吃饭。”

    后来回想,如果那晚不是陆淮南的话她可能会被吓的只剩半条命,在关键时刻这个大少爷能够出手相救的确让她对陆淮南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他也不客气说道。

    陆氏工资高,虽然陆淮南之前说过要让她打工还债,但也人性化的每个月只扣除一半的工资,只不过这么个还法她估计得还上个十年八年了。

    她自然是没疑义的,早些还请早些轻松,欠了那么一大笔债如今又要多加一些其余的她确实没这个经济去应付了,顾小溪笑道:“行啊,不过我没那么多钱请你去名贵的店吃饭。”

    她微微咬着唇,带着一些不好意思,请人吃饭还要对方克制,觉得很是尴尬。

    陆淮南倒是没什么,昂贵的山珍海味吃了小三十年也吃腻了,他单手扶着下颌,爽朗的笑声从男人的胸膛内传出,“客随主便,报个地址。”

    见他这么说了顾小溪也就稍稍安定了,她说了个地址,然后车内又恢复了沉寂。

    凤凰美食街上到处都是小摊位,一阵阵香味扑鼻而来,一条宽大的小巷里集满了人,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带着别样的气息。龙城这几年发展的很好,以往的小房子现在早就已经变成一栋栋高楼大厦了,唯独这里没有被拆掉,倒是让人保留了一份回忆,所以这里每天基本上都是人满为患。

    顾小溪找了一个相对干净一些的摊位,抽出纸巾擦了擦一旁的板凳,然后冲陆淮南一喊:“快来!”

    她明媚的小脸充满了阳光,那双水盈盈的眼睛里也缀满了笑意,陆淮南不忍心扫了她的兴,抿着唇走到顾小溪擦过的板凳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见他没有嫌弃的样子,顾小溪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她拿着菜单点了几个爱吃的菜,随即又把菜单推给对面的男人,笑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自己点。”

    虽说她在陆氏总经办上班,也经常给陆淮南买饭,可她记忆深处只记得这男人特别喜欢吃面,所以她刚刚也点了一份炒面,以防万一。

    眼前突然多出一份菜单,陆淮南瞥见菜单上的东西眼底一沉,这都是什么菜……

    他抿起唇一把推开眼前的菜单,嫌弃的皱起眉头,“对这一类不熟,你点。”

    “你不会没吃过这个吧?”

    顾小溪一声大喊,然后想什么又笑了声,“别小看这些烧烤,我保证你吃了一次会爱上的!”

    真有这么夸张?

    陆淮南撇了眼对面的女人,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手机,垂着眼帘点开微信,刷了朋友圈又觉得没劲,“那就点你觉得好吃的菜。”

    他这话也算是妥协了,顾小溪轻快的起身跑到老板娘身边把菜报了一通,然后神秘兮兮地瞅了被人围攻着看的陆淮南,“再加两瓶冰镇可乐!”

    “好嘞,”老板娘笑眯眯地应着,然后顺着视线望了眼薄唇紧抿的陆淮南,“小姑娘那是你男朋友吗?”

    顾小溪被八卦的老板娘问的有点窘,她赶紧伸出手摆了摆,“不是,不是——”

    店内的老板娘只当她是害羞,笑着去忙别的事了。

    给顾蕊蕊打完电话她回到摊位前,果然就见对面的男人看着桌上的东西一脸的嫌弃,油炸食品虽然不是很干净但贵在好吃,偶尔她嘴馋了都会拉着顾蕊蕊一起过来吃,可顾蕊蕊那时候身体不好不能多吃,总是看着顾小溪吃然后哀怨地喊着她也想放肆地吃一回。

    顾小溪端起一旁的关东煮喝了口汤,她惬意地眯了眯眼睛,好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大吃一场了,自从顾蕊蕊病了之后她的生活仿佛就乱套了,直到现在她才觉得生活还要继续,只要你能勇敢闯过去,那么你就赢了。

    眼见对面的男人狐疑地瞪着她,顾小溪拿起盘子里的大鱿鱼放在陆淮南眼前,凌唇轻轻开启,“尝尝,很好吃的。”

    陆淮南满脸疑惑地接过去咬了口,舌尖上沾染着油香味和食物的香气,似乎味道真的很不错——

    软软的一只鱿鱼没两下就被陆淮南解决完了,原来鱿鱼的还能这样吃,他瞥了眼盘子里快烧焦的鱿鱼,这卖相确实不怎么样,但味道还真如顾小溪所说的那般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