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老来伴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5本章字数:2053字

    晨间,湖畔的游泳池漾起一道道水花,年过五十的陆中天身体矫健游在池里,游了两圈体力相对跟不上了,干脆起身不游了,他披着一件浴巾,凌厉的脸庞不难看出年轻时的风采,摸了把脸上的水渍,“太太呢?”

    管家跟在他身后,远远看了眼坐在凉亭内插花的女人,宝蓝色的旗袍衬出女人雍容华贵的气质,他如实回答道:“太太在插花。”

    上流社会的名媛总是优雅端庄,自打沈玉芬嫁入陆家之后也就不经常抛头入面出现在各大聚会中,陆中天心底很是清楚,就算当年的事随着时间的波动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可沈玉芬是个要面子的主,坚决不会再让人抓到小尾巴狠狠地扇她一巴掌了。

    初见她时陆中天不否认惊艳到,一张耐看的脸,一袭精致优雅的白色旗袍,哪怕是步入中年,陆中天也不得不承认她身上那股气质随着时间的沉淀越发的高贵了。

    他上楼换了套衣服下来,沈玉芬早已经坐在餐桌上等了,见到男人来到时,她还有些诧异,“中天,今天顿了枸杞红枣粥,吃一些再过去吧。”

    一句话将所有事一同拨过去,聪明的女人是不会去提男人心中所在意的事,但可以做到让男人心中有愧于你,这就够了。

    “最近天气闷热,你自己身体也要多注意注意。”

    陆中天坐到主位上,抬起眼帘看着侧身的女人,当初生下陆淮南她也落下病根,就算这么多年悉心调养也无法治愈,一到夏天她就浑身发冷汗,受不的一点点热。

    听到陆中天的关怀她盛粥的手微微一顿,面色有些不自然,“我知道。”

    眼前多出一碗粥,男人视线落在粥上,这么多年过来了,也只有身边的这个女人最了解他,他的饮食喜好,穿衣风格,作息时间,她都了如指掌,陆中天抿起嘴,“这么多年谢谢你所付出的一切,我心里都有数。”

    “怎么突然说这个?”沈玉芬握紧手中的筷子。

    “老了,身边有个伴总归觉得心里安定些。”

    他这话一点也没惨杂别的意思,的的确确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年少轻狂早已过去了,此刻身边还有人愿意陪着确实是足已让人心安。

    周末总是一瞬间就过去,又到了一个星期中最让人讨厌的一天了,顾小溪站在镜子前瞅了瞅自己眼底的乌青,昨晚脑袋里莫名其妙的总会出现好几个陆淮南,邪气的,温暖的,霸道的,甚至还有动情的……

    天哪!要疯了!

    她耙了耙鸟窝似的头发,转身走进浴室,心里的小小溪又冒出来了,顾小溪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喜欢?

    这个两字惊奇的跳了出来,她喜欢上陆淮南了吗?

    或许是吧,陆淮南他那么优秀,不论是谁见到他都不敢保证不会喜欢上他,可顾小溪所有人都可以喜欢上他唯独你不行,姐姐不会同意的。

    她双眸瞬间暗淡下去,努力的一遍遍告诉自己,顾小溪你不能!

    陆氏一年一度的考核即将拉开序幕,每年考核前陆淮南都会带着一名秘书去巡查各个部门,还都是毫无人性化的突击。

    秘书室早就已经忙成一锅粥,每年这个时候几乎都是他们最忙的时候了,需要整理出各个部门近期的所有业务,陈晨手里拿着一打资料啪地丢在顾小溪桌上,“市场部你负责的?”

    “是。”顾小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怔怔地望着陈晨,“有什么问题吗?”

    这话她是询问的语气,可听到陈晨耳里完全变了味,她趾高气扬地睨着顾小溪,“市场部每个小组只有六个人,每个人手里负责一个业务,但你并没明确标出他们负责的是什么业务。”

    她这分明就是有意刁难,顾小溪面色一紧,散落的资料有些掉在她脚边,顾小溪弯下腰捡起来,咬紧了牙关暗自告诉自己忍一忍,还差一点她就转正了,“我重新做一份。”

    陈晨一怔,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突然就派不上用场了,一拳打在棉花上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她笑着说道:“下午下班前给我。”

    人笑起来不应该是最美的样子吗?可为什么顾小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笑起来这么阴暗。

    五点之前,顾小溪终于把这些资料再次整理好,她对了两遍,心想这次应该没问题了,“陈秘书,这是重新整理好的资料。”

    毕恭毕敬,没有社会底层的酸涩,也没有总经办秘书室秘书的傲气,对待工作她拿出了十分的认真态度,将来回报她的自然会是十二分的收获。

    陈晨眺了眼资料,嘴角轻轻勾起讽刺的弧度,“总经办可不养闲人,你一下午就做了这些?”她随意抽了一张看了眼,“拿这种东西糊弄我?”

    糊弄?

    她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跑到市场部挨个问,结果到她这里就叫糊弄?

    顾小溪觉得陈晨的话就像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侧面的唐小溪幸灾乐祸的捂着嘴笑起来,“哎呀,有些人呢就觉得自己空降了总经办,结果还真自认为就是凤凰了呢。”

    哒哒哒——

    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高跟鞋声,陈晨刚要说话的嘴识相地闭了起来,她可不比唐小锦一般没脑子,能在总经办肆意妄为还这么嚣张的人能是谁?

    琳达穿着红色高跟鞋走到秘书室,眼角佻到顾小溪正站在陈晨身边,面色有些下来的憋屈,刚刚在走廊口她就听到了这里头的对话,别看唐小锦平日里嘴巴毒了些,比起陈晨那个死女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刚刚不还说的挺欢的呢,”琳达拉开椅子坐下来,修长的腿搭在一侧,眼神犀利的盯着陈晨,“怎么这会都哑巴了?”

    “都是工作上的事,说开了自然是没话说了。”

    “是吗?”

    琳达打开电脑敲打着键盘,抬起眼冲顾小溪说道:“顾小溪,在这总经办秘书室你只需要听我一人的话就行了,”她目光悠悠转向顾小溪侧身的女人,“其他人的话你就一律当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