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陆淮南,我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5本章字数:2000字

    陆淮南偷偷掀起半个眼帘瞄了一眼顾小溪,她盘腿坐在沙发上,背低靠在沙发上,咕噜咕噜的大口喝着水,须臾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抬起眼眸看了看楼梯,瞬间一嚎啕,“啊!”

    陆淮南被她一嚎啕的声音惊吓到了,平日里的小兔子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

    “陆淮南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家楼梯那么长!”

    原来是这个,陆淮南偏着头嘴角都忍不住勾了起来,却并不打断她说话,打算听她继续吐槽。

    耳边忽然想起甄少东说他喝醉了会自残,顾小溪咻地跑回到陆淮南身边,她咬咬牙,心想坚持一下就到了,可当刚上了一个台阶她就知道她错了,大错特错,陆淮南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全是靠在她在用力,额间的汗越来越多,“真讨厌!”

    女人嗔怒的声音停在陆淮南耳里完全是另一番滋味,他缓缓伸出手搂着顾小溪的腰,脸贴在她胸前的柔软,这感觉真是爽爆了。

    终于,她抬脚上了最后一个台阶,结果因为一个没站稳两人纷纷倒在地上,陆淮南下意识地把转了个方向,当身体传来一阵疼痛感时差点没把他摔懵,可能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会为对方考虑,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像有只蚂蚁在心口上撕咬一般,又痒又痛。

    男下女上的尴尬姿势被顾小溪惊的立马起身,她不自觉的撇了下还躺在地上的陆淮南,摔倒的时候她记得明明是她朝下的,怎么就变成陆淮南了呢?

    “陆淮南你还好吗?”

    这一跤摔的可不轻,就算是喝醉酒的人也能被摔清醒了吧,可顾小溪喊了半天的陆淮南愣是没反应,她有些害怕,这不会给摔晕了吧?

    要是摔出个好歹那可怎么办,顾小溪的心里突然一紧。

    心里的想法跳出来之后她整个人都慌了,这若大的别墅内除了她和陆淮南就没别人了,这万一陆淮南要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办?

    “陆淮南你千万不能有事啊!你有事了我连怎么送你去医院都不知道……”

    女人的哽咽声清晰的传到了陆淮南耳膜里,他心猛然被揪起,这女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已经在他心里变得如此重要了,大概是从再次相见的时候吧……

    脑袋里想起好多不好的想法,以前住在民房的时候总听人说起,喝醉酒的人一摔就容易断气,顾小溪颤抖着用食指在陆淮南鼻翼间试了下,一股热气忽然传了出来,再接下来就是她的手指被陆淮南轻轻咬住。

    手指上牙齿经过的感觉传遍她全身,顾小溪猛然低头看着陆淮南,心底有愤怒也有庆幸,她抽出自己的手指,恨声道:“你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装死?故意骗我啊,过分!”

    “没装死,刚醒过来。”陆淮南缓缓掀开眼皮,视线触及到顾小溪红红的眼眶,三十年来第一次对女人的愧疚席卷而来,他坐起身,“别哭,我这不是没事?”

    “谁管你有事没事?”她小脸一抽一抽,她担心了半天,生怕他出事,结果陆淮南倒好,醒了也不知道说一下。

    “那你哭什么?”

    “谁哭了!”

    “你。”

    “我没哭,眼泪心情不好自己往下掉。”

    “……”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陆淮南今日一见觉得还真是这个理,他站起身拉着顾小溪,刚刚那一跤摔的是真疼,她虽然垫着陆淮南,但手腕还是碰到了,顾小溪柔了柔手腕,疼的她眉头紧锁。

    眼见她红肿破皮的手腕上还带着血渍,陆淮南眼底一沉,他拉起顾小溪的手看了看,然后凑到受伤的手腕上吻了下来,

    湿热的吻落在了破皮的地方,还带着一丝温暖的气息,顾小溪怔怔的看着陆淮南利落的短发,似乎都忘记了应该把他推开。

    可就是这个吻起的火,陆淮南眼底窜起了幽暗的火光,一点一点的烧灼着身体,他缓缓抬起头,深邃的目光像是要把人卷入一般,嗓音还带着一丝沙哑的性格,听得顾小溪浑身一震,“每次你一出现在我眼前脑袋里想的全是某个场景。”

    原本深情的画面却被陆淮南给打破了,顾小溪恼怒的抬起脑袋,这人真奇怪,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她生气的时候两个眼球滚了滚,咬着唇瓣瞪着他,陆淮南真是爱死了顾小溪这模样。

    午夜过后的东环公馆,甄少东手里夹着快燃尽的烟,深沉的目光落在远方,耳膜里全是明清柠醉后说的胡话,他眼角一沉,抿着唇将手中的烟吸了口,最后重重展灭。

    室内大床上的女人凌乱不堪的衣物,两道秀气的眉紧紧皱起来,看起来十分难受,嘴里冷不丁嘤宁一声,“为什么要离开,我都已经努力在改变了……”

    她都已经努力在改变自己的脾气性格,可那人终究还是离开了。

    甄少东拿着浴袍的手一顿,继而转身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也不知道当初点名要明家大小姐与他结婚是对还是错。

    半响,男人俊美的五官透着凌厉,他勾起唇,不管是对是错,既然娶了哪有不睡的道理。

    被夜色笼罩的室内大床上,两道交缠的人暧昧至极,明清柠觉得身上有重物压了下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抱住男人的腰身,喝醉酒的女人异常的迎合,这让甄少东格外兴奋。

    室内的旖旎一片随着月光一同安静下来。

    顾蕊蕊是被闹钟声叫醒的,她看了眼时间,快速的起身去洗漱,今天是她重回陆氏的日子,不难看出她一脸的洋溢。

    穿戴整齐之后自然的要去喊顾小溪起床,直到到了门口才想起顾小溪昨晚没回来,她笑了笑,记忆真差。

    她选上一套精致的职业装,扎起秀丽的黑发,走到门口又折回身,坐在梳妆台前画了个淡妆,她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秀气的脸,满意的扬起笑,完美。

    陆氏,我回来了!

    陆淮南,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