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晚宴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6本章字数:2017字

    沈玉芬一大早就起来了,最近天气转凉了不少,她身体也好许多,只是无心继续睡下去。

    心里藏着事几乎是无法安然入睡的,沈玉芬远远瞥着那盆兰花,这还是前两年她念叨了一次陆中天就默默记在心里给她弄了一盆,兰花生性娇贵难养,这几年她也小心翼翼的去栽培,好不容易等到它要开花了,可她却已无心去赏花了。

    早晨起来天气就带着一股冷风吹来,沈玉芬坐在院里的凉亭里,手边一份早报非常刺眼,龙城第一豪门当家人陆中天与昔日清纯歌星郑秀雅山庄见面,照片中的两个人贴的非常近,让人看了难免起心思。

    她沉着脸将报纸折成飞机,丢出了湖畔外围,却恰巧飞到陆中天腿边。

    陆中天弯下腰捡起纸飞机,他抬起眼帘看着湖畔中央的沈玉芬,凌厉的面容隐隐带着一丝情怀。

    “你看见了。”

    沈玉芬听到脚步声时抬起脸庞,她勾着唇,笑道:“见面的时候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小心?

    陆中天犀利的眸光落在沈玉芬脸上,“这件事到底是人为的还是无意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陆中天一步一步的靠近沈玉芬,内敛的双眸闪动,他嘴角含笑说道:“就算过了三十九年我和她未曾见面,但她在我心里的那个位置无人能替代,你若是聪明的话我们一久是外人眼中的好夫妻,可你若在敢动她的心思的话,也别怨我!”

    他放任她这三十年来事事骑在他头上,可这不仅仅是因为沈玉芬生了陆淮南,更是因为他在位当年自己所做的错事补偿,但不发表这个权利可以用在郑秀雅身上!

    曾经他自己也以为经过二十九年时间的洗礼这段感情会变得豁达些,却没想到已经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依旧是那个不可触碰的位置。

    那道人影越走越远,直到最后消失在沈玉芬的视线里,她这才缓过神,嘴角勾勒出一条自嘲的弧度,她以为这么多年的陪伴与悉心的照顾能换来替代那个女人在他心里不一样的位置,可她等啊等,从她最讨厌的夏天开始等到了春天,一年又一年,却始终没办法等到那个位置,可既然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不能自己去争取一下幸福呢?

    这把年纪了,早就已经经历不起悲欢离合了,为什么不该出现的人还要出现呢?

    顾小溪环视了一下这四周之后才迅速打开车门走上去,她撇撇嘴,问道:“为什么要让我陪你去?”

    “那么多为什么?”

    陆淮南发动引擎盖,他伸出手腕放在顾小溪面前,道:“现在是两点,五点的宴会,你要是再废话我在这就办了你。”

    什么人啊这是!

    满脑子都是荤段子,可想归想,顾小溪还是识相的闭上嘴,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上,这男人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她是见识过得。

    耳根子清净多了,陆淮南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车子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市中心的高级会所,他眉峰上挑,“还不下去?等着我抱你?”

    谁稀罕你抱!

    她心里想归想,脚上的动作可没停,这万一陆淮南要改变主意那她找谁哭去啊。

    一个小时后,顾小溪脚上等着八公分的金色高跟鞋,身上穿的是意大利设计师每年只出一款的金色一字肩礼服,头发烫成微卷随意搭放在颈部,她本身就白皙,外加全身都是雍容华贵的礼服和化妆师精修了半个小时的妆容,自然是美得出色。

    陆淮南上下眺了眼站在他眼前的女人,最后满意的勾唇一笑,“前凸后翘,性感撩人。”

    脚上的鞋子穿的她难受极了,但为了形象又不能脱掉,陆淮南是直接把这一套礼服丢给她的,可是完全没顾虑到这双高跟鞋穿在一个从来没穿过这么久高跟鞋的人身上会是什么体验。

    顾小溪秀气的脸蛋上都快皱成一团了,她蹬了蹬腿,“我腿疼,什么时候能到?”

    “忍着,还有一公里。”

    一公里?!

    这一公里对一个穿着皮鞋又经常运动的陆淮南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但对于这时候的顾小溪来说就像被雷劈了一般,她看着前方迈着修长步伐的男人,愤愤的跟上,“哎,你等等我。”

    等两人到了宴会地点时顾小溪觉得自己的腿大概都不是自己的了,她咬着牙将手放在男人的弯臂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陆淮南天生就是个衣架子,今天他穿的是正装,黑色的西装里搭配的是白色的衬衫,领口处打着一个领结,看起来十分的绅士,而他弯臂里的女人面容精致,一套金色的礼服将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这两人一走进来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十分的养眼。

    陆淮南他是经常参加这种活动大多都已经习惯了,他冷毅的下巴抬了抬,算是给众人回了句,大家自然也是识相的不在多问,这个站在龙城最顶尖的男人一向傲娇,众人早已习惯了,倒是他身边的顾小溪一路走来嘴都快笑抽筋了,一个板着脸是正常,两个人要都板着脸那就是耍大牌了。

    她脸色微红,大概是室内的空调所造成的,准备偷偷抬起脑袋看一眼陆淮南,可是没想到她刚抬起脑袋就看到陆淮南勾着唇角也在看她,吓得她赶紧压低脑袋不敢再去看了。

    “我能不能去喝口水?”

    “能,”他惜字如金的回答,尔后又想到什么,把刚要离开的顾小溪又拽了回来,劲大到顾小溪直接扑在他怀里,呈现出一股暧昧的气息,她脸色陀红,恼怒道:“你做什么?”

    “我只是轻轻一拉,是你自己往我怀里扑的。”陆淮南无辜的耸耸肩。

    这男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一天比一天见涨,顾小溪愤怒的咬着唇,“要是你不拉我我能往你怀里扑?”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咯?”

    “……这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