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烧香拜佛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6本章字数:2009字

    庙?

    顾小溪一愣,陆淮南居然会带她来庙里?

    她呐呐的问了句,“你信佛?”

    男人睨了一眼呆头呆脑的顾小溪,摊开双手,“龙城有谁不信佛的吗?”

    也对哦。

    自古龙城的人都信佛,听说是古人留下来的宗旨,久而久之这种东西信的人越来越少,但她没想到陆淮南居然也会信这个,确实有些吃惊了。

    “突然觉得我很帅?”陆淮南忽然痞气的说了句。

    “……”

    能把自恋演变成不要脸也是种本事。

    她一瘸一拐的跟着陆淮南往前走,忽然想到什么,“为什么突然会想带我来庙里?”

    为什么?

    “因为你运气背,所以带你来烧烧香。”

    说的好虔诚啊,可惜,这男人的本性就是霸道,还坏到家!

    艰难的跟着陆淮南走到台阶前,可顾小溪看到眼前这么高的台阶傻眼了,她有些结巴的指着台阶,“这,这,这么高?”

    后面还有一句是,她腿还有伤,走路都费劲,更别说爬台阶!

    “有什么问题?”陆淮南微微挑眉,“平日里喊你多锻炼,怎么都不听。”

    “你什么时候说过?”顾小溪下意识的问了句。

    真容易上套。

    他嘴角的笑容越扯越大,眼里都缀满了笑意,“我在床上的时候不是经常跟你说吗?”

    “闭嘴!”

    她扑过去捂住陆淮南得罪,恶狠狠的说道:“佛门净地,说话注意点!”

    “……”

    抵达山顶时顾小溪觉得以前上体育课跑的那两三公里什么的都弱爆了,这才叫做锻炼人,她腿都快废了,哦不,腿没爬台阶之前是半废的,爬完台阶之后是全废的。

    不过山上的空气是真的很好,还带着一股人们平常烧香的香味,闻着特别舒心,以前顾蕊蕊病的时候她也会去一些庙里拜拜佛,祈求顾蕊蕊快点好起来。

    不过想这么大的庙她还是头一回过来,忍不住惊叹道:“好大的庙,好美的风景!”

    陆淮南有些哭笑不得,“庙里的风景就是和尚和菩萨。”

    哪还有别的了?

    “还有香炉!”她指了指前面的大香炉,这是龙城最大的庙,站在这里有一种触手就能碰到云端的感觉。

    佛门净地不允许污浊的污染,顾小溪觉得自己现在这边身心都是放松的,没有任何烦恼,就算此时她身边站的人是陆淮南。

    “阿弥陀佛,请问二位施主是来烧香拜佛的还是来游玩的?”

    “烧香!”

    “拜佛!”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对视了一眼,顾小溪率先觉得脸上有红晕扭过头,原来她和陆淮南这么有默契?

    庙管抿唇笑了笑,“二位施命数纠缠。”

    蛤?

    顾小溪只当他开玩笑,尴尬的笑了笑,道:“请问从哪来开始拜佛?”

    庙管一一为顾小溪介绍了遍,陆淮南偏着脑袋看着认真听讲的顾小溪,不得不说像她这种女孩太少了。

    她今天刚走出陆氏就被陆淮南带到这边,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下,依旧是穿正装,不过外面套了件到小腿肚的黑色羽绒服,倒是能遮住山上的寒意。

    认真听完庙管的话,顾小溪一瘸一拐的走到陆淮南身边,摆摆手,“一起吗?”

    废话!

    两人一同来到庙里,顾小溪抽出二十根香拿点烛火旁点燃,然后递给陆淮南,“拿着。”

    尔后又继续抽出二十根香再次点燃,然后拉着陆淮南一处一处的去插香拜佛。

    “原来你对这种事这么虔诚!”

    两人坐在庙里的凉亭,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顾小溪双手缩在兜里,生怕被冻着。

    陆淮南抬了抬胳膊,抿唇说道:“小的时候我奶奶总会带我来这边烧香拜佛,祈求一家老小相安无事,随着时间的波动,我对这个东西多少也信点。”

    原来是这样,顾小溪点了点头,老一辈自然是对这种东西比较迷信。

    “那我现在回家?”

    “不,”陆淮南摇摇头,“今晚这边有灯会!”

    灯会?

    虽然她已经被这个灯会勾起了好奇心,但是回家更重要,如果不回去说明今晚就要跟陆淮南在山上共度一夜,虽然,虽然他们俩这种事经常做,但这毕竟起庙里——

    越想脸越红,陆淮南勾了勾唇,揽活过顾小溪的肩膀,邪魅道:“想什么想的脸这么红?”

    “我,没,没什么——”

    她咻地站起身扭过头不去看陆淮南,咬着唇说道:“你确定不回去?”

    这边基本上是不会有出租车出没的,因为这里太偏僻了,就他们这一路走上台阶都没看见几个人,也不知道陆淮南所说的灯会人多不多。

    她是个比较喜欢热闹的人,平时总觉得家里就她和顾蕊蕊两个人太冷清,都爱往人多的地方跑。

    想到顾蕊蕊的时候她猛然转过头,“我要没回家我姐会担心的!”

    而且,她没回家陆淮南不在公司,那不就是说冲顾蕊蕊说明他们俩整整在一起一整天吗?姐姐好不容易对她放松了不少,可千万别因为这事再给搞砸了,虽然她也很想看看这个灯会。

    “不行,我还是要回家!”

    顾小溪说罢就要往山脚下走,却被陆淮南一把揪回来,他的目光逐渐沉寂,“这个点下山起码得一个小时才能到山脚,且不说天黑了下山不好下,就是让你现在走下台阶你有这个力气继续吗?”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想让你陪我看一次灯会而已。”

    由于隔得太近,男人说话时的热气都洒落在她的脸颊上。

    脑袋里有一瞬间的空白,陆淮南刚刚的那句话似乎带了一丝恳求,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疼了下。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我,”顾小溪缩了缩脖子,然后叹了口气,“我给我姐打个电话。”

    解释一番还是很有必要的,她此刻是私心竟然会是不想让顾蕊蕊知道真相,如果说以前是因为害怕她生气,那么今天大抵是因为不愿意把这事分享出去,只希望留在自己的心底当个最美好的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