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7本章字数:2022字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顾小溪看了眼时间,这才放心大胆的往家里走,却正好遇见刚从电梯里出来的郑天宇。

    两人皆是一愣。

    “天宇哥,你怎么来了?”

    见到郑天宇她有些惊讶,毕竟这么久时间来都没看到他,也不知道他最近的考核进行的怎么样了。

    “天宇哥……”

    “小溪你……”

    好巧不巧的是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顾小溪尴尬的笑了笑,道:“你先说。”

    郑天宇目光如炬,他拉着顾小溪的手腕往小区的活动中心走,“你昨晚和陆淮南在一起的?”

    顾小溪咻地抬起脑袋,眼底一闪而过的讶异,他怎么会知道的?

    “天宇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

    他钳着顾小溪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道:“小溪,你昨晚是不是和陆淮南在一起过夜的?你知道他对你存在着什么心思吗?”

    “天宇哥,你先放开我!”

    顾小溪皱着眉头挣扎开郑天宇钳在她肩膀上的手,心里下意识的想要维护陆淮南,他真的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坏!

    “天宇哥,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我也很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人这一生总是需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负责,我也一样!”

    是,她也一样,当初因为钱找到陆淮南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该付出的代价,只不过这个代价偏移了一些而已,她想她能矫正回来自己的心!

    “你也一样?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代价它可能是超过你的承受范围之内!”

    郑天宇怒吼,凭什么所有好事都让陆淮南母子俩得到?

    他的母亲因为沈玉芬的曝光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他爱的女孩却也要一点点转向陆淮南,他不甘心,坚决的不甘心!

    “小溪,你听我的,现在离开陆淮南还来得及,别让你姐伤心!”

    郑天宇的话犹如一记耳光将她扇醒,她摇摇头,这颗心怎么就开始偏移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是一次次的相救还是昨晚别样的他?

    顾小溪麻木的点点头,“天宇哥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这么多年来这是顾小溪头一次变相的赶郑天宇离开,他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缕失望,却还是尊重的离开了。

    晌午的阳光直接砸在顾小溪身上,冬日里能有这么大的阳光的确是很难得,顾小溪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身体,一颗心漂浮不定的在旋转。

    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她对陆淮南到底是什么感觉?

    爱吗?

    不,她绝对不是因为爱,她和陆淮南的差距不是一点点,而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距。

    再说了陆淮南这种人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他对她大概只是图个新鲜感,这也是她这么久以来怎么都不敢去将自己的心放在他身上。

    时间很快,一个星期的假期已经过了,顾小溪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今天的状态,眼周的黑眼圈特别显眼,一看就是没睡好的样子。

    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顾蕊蕊的化妆品试着化了个妆,半个小时后终于将那团乌青给遮住了,她拿起一只裸橘色的口红轻轻勾勒了下嘴唇。

    完美!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加油顾小溪!

    总经办走廊的拐角处,秘书室里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送到顾小溪的耳膜里,她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们,她们怎么可以这样——

    “哎呀我就说嘛,要不然总裁干嘛次次都要带着她去,咱们这里那一个不比她资深老?”

    陈晨咯咯的笑了笑,“话不能这么说,她人家一边拿下总裁一边还能和琳达相处的好,啧啧,这一点咱还得多向她学习学习。”

    里头的唐小锦不屑的嘁了声,“蕊蕊呀,你说你们两同是姐妹,为什么差距这么大?你看看你妹妹一来就能拿下总裁,再看看你,天天都被人使唤。”

    唐小锦这种人就是看谁舒服就可以护着谁,但前提是你千万别反驳她,不然等她反弹起来咬死你!

    顾蕊蕊刚要说话就瞥见外面有一抹人影,她故意放声说道:“笨鸟总要先飞的,小溪性子好,但她绝对不会是那种女孩……”

    砰——

    “姐!”

    果然,秘书室的大门猛的被打开,顾小溪抬了抬精致的下巴,有姐姐愿意站在她身边就够了!

    “小溪你怎么来了?”

    她假装面容紧张,试探道:“来多久了……”

    “我都听到了。”

    她看着顾蕊蕊,伸手抱住她,笑道:“别人说的什么我都不在意,只要你愿意站在我身边这就够了!”

    闻言,顾蕊蕊不自然的笑了笑,好在她刚刚反应快!

    “哟,今儿怎么没去找总裁?”

    唐小锦身体倚靠在办公桌上,脸上的不屑看在顾小溪眼里觉得好笑极了,她勾了勾唇,“我找不找总裁和你有多大关系吗?”

    “呵呵,”唐小锦冷笑一声,丢下手里的派克笔走到陈晨身边,冲陈晨说道:“瞧瞧,同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差距怎么就这么大,你说,是不是当妹妹的总是喜欢捷足先登?”

    陈晨也学着唐小锦的模样轻笑了声,“大概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可惜这种姿色骗骗外人也就行了,在总经办这里可不好使。”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

    顾蕊蕊握着拳头,眼底的幸灾乐祸都快溢出来了,她用力扯过顾小溪,“小溪我们走!”

    眼见她们要走,唐小锦大步上前,一把扯过顾小溪,冷哼一声,“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还敢勾引总裁?那天在山庄你怎么也没死?哦对了,还是总裁把你抱回去的吧?怎么样爽吗?小骚货!”

    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小溪愤怒地推开唐小锦的手,她再也不想跟这个女人继续说下去了,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一次比一次过分,说出来的话简直就是无法入耳。

    “你不是自诩很清高吗?不是最看不上这种勾搭上司的女秘书吗?哈哈,原来一个假装清纯的外表下是一颗这么肮脏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