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坐大腿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6:27本章字数:1830字

    这话自然是对顾小溪说的,可听在顾蕊蕊心里却是跟吃了屎一般难受,这个男人也是当初她爱过的,如今当她的面关心这个让她狠的牙痒痒的女人。

    狗男女!

    她在心里骂了句,撞着郑天宇的肩膀走了过去。

    莫名其妙!

    郑天宇心里骂了句。

    深夜的酒吧内,舞池中央的男男女女像是被释放灵魂的游荡,三楼的vip包厢里,陆淮南单手支着下颚,手里端着一杯妖娆欲滴的红酒,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甄少东。

    “又吵架了?”

    甄少东眼皮都没抬,嗤笑了声,“跟她吵架浪费我的时间。”

    得,使劲装。

    一看就是心里不爽的样子却还要装成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陆淮南眉梢轻挑,抿了口酒,“你丫动心了。”

    动心?

    “呵,”甄少东忍不住笑了声,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我会动心?”

    “别不承认,自从明清柠出现之后你的情绪时时刻刻都被牵动,这不是动心是什么?”

    “这叫心动?”

    陆淮南真是很想踹死他丫的,也不打算继续跟他解释了,捏起车钥匙就准备在外头走,却被门口的甄少东一把拉住。

    “要真依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对顾小溪是什么?”

    他对顾小溪?

    陆淮南偏过头瞅着一副要醉不醉的甄少东,勾了勾唇,“我对顾小溪是势在必得。”

    “……”

    走出酒吧,寒冷的风直接窜入男人的身体,他迈着修长有力的腿走到迈巴赫旁,手里夹着点起一只烟。

    一支烟燃尽时分男人也适时拉开车门走在主驾驶,朝商业区缓缓开去。

    “查一下顾蕊蕊。”

    电话那头的赵谦微微一顿,半喘着气,“怎么突然要查她?”

    陆淮南听着那头的喘息声,蹙起眉头,“那么多废话?”

    挂掉电话的那一瞬间,琳达娇媚的声音隔着手机都传到陆淮南耳膜里,他强忍着怒意吼道:“赵谦你他妈立马给我滚到公司去加班!”

    我操!

    那头的赵谦足足愣了有五秒,然后一阵嚎啕,“这还有没有人性了?”

    内心的想法是,你自己没有夜生活也不能让他放松一下吗?

    这头的陆淮南早就掐断电话了,居然敢在爷面前秀这个?

    是欺负爷孤家寡人吗?

    他调了个头,车子停在平安小区门口,捞起手机给顾小溪打过去。

    “下来。”

    顾小溪一脸懵逼的看着手机,严重怀疑自己是梦游了,她继续倒头用被子盖住头,她这是思春了吗?

    才多久没见到陆淮南而已,要不要这样,做梦都能梦见陆淮南!

    车厢内的陆淮南足足等了十分钟都没等到顾小溪下来,他忍着要发火的情绪再次拨打了顾小溪的电话,“再说一遍,三分钟,立刻马上给我下来,不然我直接上去!”

    这次顾小溪听的是一清二楚,她巴拉了下自己头发,披了一件长款羽绒服就往下跑,这男人居然会大晚上跑到这边来?

    心里有激动,也有害怕。

    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刚下楼果然就看到陆淮南的迈巴赫隐藏在黑夜里,她捂紧了身上的衣服,大步走过去,打开副驾驶立马坐了上去,道:“开车。”

    这动作一气呵成,就像做了好多遍了似的。

    她额间的伤自己好很多了,只用一张创口贴就能盖住,羽绒服的领口微微张开,陆淮南一瞬间觉得口干舌燥的,他的的确确憋了好久!

    这段时间顾小溪不是腿伤就是脸伤,让他刚活动起来的心思又硬生生的压下去了。

    车子来到里小区几十米处的地方,陆淮南熄了火单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朝顾小溪勾了勾,“靠过来。”

    顾小溪睨了眼,缩紧自己的外套,“干嘛?”

    她可是不认为这男人会大半夜过来找她聊天。

    见她一动不动,陆淮南干脆自己上,他跨过去坐在顾小溪的腿上,然后抬起她的下巴吻了过去。

    女人坐大腿大概是妖娆,可,可男人坐大腿是什么?

    顾小溪杏目圆睁,一时间都忘记应该把陆淮南推开,这个画面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口腔里充斥着清新的牙膏味,男人带着温热的气息毫无保留的洒落在顾小溪的脸上,她双手不自觉的勾住陆淮南的脖子。

    女人小脸越涨越红,陆淮南终于意识到她缺氧了,额头低着顾小溪的额头,气息紊乱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性感沙哑,“有没有想我?”

    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几厘米处,陆淮南可以清楚的看见顾小溪脸上的每一个毛孔以及——

    她微微红肿的唇。

    “你先下去!”

    她推着陆淮南,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坐在一个一米六几的女人腿上,可想而知是什么感觉。

    闻言,陆淮南剑眉一挑,他摁了一键,副驾驶的椅子瞬间变成了一张小床,他将顾小溪抵在身下,替她褪去身上笨拙的羽绒服,露出了粉色的棉布睡衣。

    车厢内的气温和外面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男人似乎也嫌热,脱下呢子大衣,双手支撑在顾小溪身体的两侧,他眼底带着一抹压抑的浓色,看着身下女人娇羞的模样,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顾小溪俏脸涨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已经没了那份绷紧感,似乎,似乎心底还带了一丝丝的期待。

    她咬着自己的唇肉,眸光迷离的看着黑暗里的男人,他似乎压抑的难受。而顾小溪也觉得自己身体出奇的发烫,双手忽然很想搂着陆淮南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