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被扣下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1929字

    “呵吆。”那妇人突然就变了音调,“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刘嬷嬷可是这战王府的第二大管家,肯让你留下就是天大的恩赐了,你竟然还这么不知好歹,就你那些破东西,还不够给本嬷嬷塞牙缝儿的。看什么看,赶快换上衣服给我干活儿去。”说着,她随手抓了架子上的衣服朝易蔻筠丢了过去。

    “原来这里是战王府。”易蔻筠以前听父亲提起过,北康战王府虽贵为北康第一将军世家,却是窝囊的紧,被北康皇王处处欺凌也不知自保。

    “既然不够塞牙缝儿的,那我的东西呢?还给我。还有,我从来没答应过要留下来。”易蔻筠向刘嬷嬷伸出了手。、

    她是真的不想待在这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要重振易家,她要时刻留意着东阳,留意着郭宣的动静。

    曾经,为获得易家信任,郭宣可以谦恭尊礼,她倒要看看,那个只年长她两岁的太子殿下,那张伪善的面具还能戴多久?

    “想要啊?你这昏迷的几日,可是战王府收留你,我刘嬷嬷命人照顾你,怎么,才刚醒就翻脸不认人了?”

    本来易蔻筠也没认识过她!

    “我随身的东西少说也价值百金,都送你了,不过那本书你要还给我。”易蔻筠说着,已经穿戴好了自己原本的衣服。

    “你……”刘嬷嬷在战王府一直是被人巴结着的,何时见过这么不知趣的人。

    这时却突然有一位男子进来,易蔻筠认得他,他就是那日驾车的人。那人在刘嬷嬷耳边嘀咕了几句,刘嬷嬷的眼神霎时得意起来。

    “王爷有命,宣你觐见。”刘嬷嬷趾高气扬的挥了挥手,立刻就有侍卫进来。

    “请。”他们左右围了易蔻筠。

    战王府琉璃堂,侍卫将易蔻筠送到门口就走了。

    易蔻筠推门而入,房间里面熏了香,味道很浓,是那种药香,但屋子里的摆设过于简陋,甚至还比不上易家。

    “这战王,果真是如外界传言!”易蔻筠四下正打量着,一面金绣屏风后面就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你来了?”

    “战王?”易蔻筠狐疑问道。

    暗处的一抹明亮闪过,易蔻筠眼尖发现,那是刀光。

    “既然叫我来,为何不说话?”

    “为战王府效力,或死。你选哪个?”刀光所显现的地方传出一道声音。

    “威胁我?”易蔻筠警惕性陡然提高,眼睛紧盯着屏风之后,如若她没有猜错,那人应该是掌事之人。

    “威胁谈不上,只是听人说你命垂一线之时还有胆量拦马车,本王昔才。”屏风后传出怪怪的声音。

    “那王爷猜,我被人胁迫着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时,会做出什么反应?”易蔻筠话音才落,就迅速朝屏风奔去,暗处的那抹刀光反应过来出手时,易蔻筠已离屏风仅有一步之遥!

    擒贼先擒王。虽然易蔻筠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赢得过屏风之后的人,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放肆。”屏风后突的传出一股力道,将易蔻筠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暗卫当即一拥而上将她按到在地。

    “再问你一次,如何选择?”

    “我还有的选?”易蔻筠面服心不服说道。

    “先带下去,若是她跑了……”屏风之后的声音没有继续,不过暗卫已心知肚明,从此刻起,看住易蔻筠就是他们的任务,若是任务失败,后果自负。

    “还有,那日救你的人是陶赖,记住了?”易蔻筠出琉璃堂之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可以,但我有个问题。”易蔻筠后面的“但”字刚说出口,就明显觉得暗卫压着她的力道又重了些。

    “因为,你眼里有恨。”

    眼里有很。易蔻筠何止是眼里有恨?她心里也恨,她全身的每一滴流动的血都恨。

    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些什么,也不会有人懂她的痛。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易蔻筠心里暗暗发誓。

    最后,易蔻筠还是被带到了刘嬷嬷面前,她嗤着鼻子冷哼了几声,然后将易蔻筠一个人安排去了偏远的玉林苑打扫。

    “不行,这里终究不是可以安身之地,还是赶紧想办法拿回秘籍然后走人。”她的随身物品里除了些饰品就是那本秘籍,应该是一并被刘嬷嬷收了。

    那是她娘给她的最后的东西。

    呵呵,刘嬷嬷是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怪只怪你贪了不该贪的东西,就是刘主子,我易蔻筠也照收不误!

    易蔻筠心里暗暗发誓,她会活着,并且会很好的活着,她会等到那一天,易家重振的那一天。

    玉林苑本就处在战王府较为偏远的一隅,人迹少至,易蔻筠倒也落个清净。

    但她清楚,这玉林苑外,可有的是暗卫在看着她。

    琉璃堂,易蔻筠离开后,屏风之后的人才脱去了华服,揭去了面具。

    战王病重是战王府不外传的秘密,所以才急急接了向夜臻回来,若是方才屏风真被易蔻筠掀开,他仿得来父王的声音语调,却仿不来父王的身形,必然暴露。

    “呵吆,是不俗啊。”一直躲在房梁上看热闹的莫牵尘一脸戏谑说道。方才向夜臻出手之前,他险些从梁上跳下来。

    “府里的细作查的如何了?”向夜臻见莫牵尘闲的还有时间耍嘴皮,他不介意再给他加压。

    “我得到的消息时一共又二十三名,不过目前只逮住了二十二个,剩下的那个异常狡猾,估计是那些人的头目。”莫牵尘一提起这件事就头疼,查了多日竟然一点头目都没有,简直是对不起他“北康公子”机智多谋的称谓。

    “半月为期,若再查不出,往后就不用以北康公子自居了。”

    莫牵尘成功的被向夜臻的激将法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