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公主驾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2325字

    “不过,就是一个有几分本事的小丫头,你怎么这么上心?”莫牵尘仍然忍不住好奇问道。

    因为那日路边时她眼中的恨,眼中的倔强,眼中求生的意志,都像极了当年他初到空沧山时。

    “吩咐暗卫,手下有分寸些。”向夜臻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玉林苑,易蔻筠静静的留意着周围暗卫的分布,她几次的尝试着逃跑都被暗卫抓了回来,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她开始按着往日的印象所记,开始“上蹿下跳”的练习以往母亲交过她的轻功。

    以前的易蔻筠只顾着安逸,哪里肯认真学,可如今她竟连母亲交由她的秘籍都守不住。

    想到这里,她气血翻腾,鼓足了劲一跃,竟然就真的跳上了屋顶。

    暗卫以为她要逃跑,急急现身阻止。

    易蔻筠觉得好笑。她多日来一直费尽心力想找出那些暗卫的分布格局,皆未果,谁知今日无心插柳,倒有了些收获。

    不过一连几日她也想通了不少,做了决定,其实留在战王府也未尝不可。战王府向来低调,也不容易惹人怀疑,况且低调的战王府竟然有这么多武功高强的暗卫,那就意味着它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既然如此,在它未崛起之前,如果自己能取得战王府上下的信任与好感,那么,将来她回国若是想借助战王府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该如何做呢?

    易蔻筠正坐在湖边的白玉栏杆上发呆,这是她沉思时的一个习惯,脚不能碰地,并且会不自觉得晃动。

    这可心塞了周围的一众暗卫,只得时刻准备着冲出去救人,主上也实在是反常,以往或杀或救都是会给出明确的指令的,偏偏碰上这位,是又囚又救。

    看着湖水中倒影的着自己的影子,易蔻筠还是一筹莫展。

    暗卫里却有了骚动,玉林苑的门外也有了骚动。

    易蔻筠拉住一个急急跑去的小丫鬟,询问之下才知道是皇王的掌上明珠——梅清公主驾临王府了,府中一众皆得前去迎接。

    但战王府乃是北康开国元老级别的存在,又是护北康平安的中坚力量,怎会如此忌惮一个区区公主?

    暗卫也都接到了通知,主上要他们全部去前院保护王爷,但没说玉林苑的这位怎么处置。

    真是想睡觉就来了枕头。

    易蔻筠进屋换了自己最为华贵的一套衣服,再出来时,暗卫险些没敢认出来。

    对,不是没认出来,是没敢认出来。

    此时的易蔻筠明眸皓齿,一点朱唇似天赐般好看,峨眉细细轻上扬,面若粉黛压四美。

    一袭鹅黄色的长裙,明晃而不艳俗。轻挽住的头发虽只配了一根玉簪,却将她衬托的更加的秀气。飘逸若仙,却又尊贵无比。

    不知道的,会以为这才是真正的公主。

    “怎么,你们不跟着我了?”易蔻筠都走到了大门外,才出声唤醒了神游的暗卫。

    罪过罪过。若是主上知道了他们今日的这般反应,估计要把他们再丢回空沧山历练个三年五载的。

    前院里,战王府上下已经乌泱泱的跪了一地,梅清公主和她身后的人趾高气扬的穿过人群,然后落座。

    “战王呢?怎不见他出来迎接公主?”跟在梅清公主身边的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孩咄咄问道。

    “回颜小姐,王爷身体实在不适,不宜见风,故而未能现身。”陶赖弓着身子小心回道。

    “哼,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故意怠慢公主?”颜姣斜着眼,拖着阴阳怪调的语气问道。

    “颜小姐不必动怒,王爷若事有心对公主不敬,岂会容许你在战王府放肆?”易蔻筠音落人至,威严的看了颜姣一眼。

    颜姣是湘王府的嫡女,自小奉承梅清,对战王府可没少下手,但其实,湘王只不过是战王麾下的一个副将而已,巧言讨了皇王的欢心才被封了个只有虚号没有实权的闲散官罢了,哪里比得了三军尽握手中,杀伐无敌的战王府?

    “你,你什么意思?”颜姣向来最恨别人提及湘王府和战王府的干系。

    “没什么意思。军中容不得巧言令色的小人,但战王府却容得一下犯上的人,不过是打狗还的看主人罢了。”易蔻筠平平淡淡,不卑不亢的几句话,却逼得颜姣怒红了脸。

    果然,只会阿谀讨好的人就是登不得台面。

    “放肆,你是何人?”梅清及时开了口,并且给贴身嬷嬷使了眼色,让她拉住了险些失了仪态的颜姣。

    “战王府,易蔻筠。”易蔻筠不紧不慢向梅清福了福身子。

    “堂堂战王府当真没人了?竟派一个无名小卒出来见本公主,是何居心?”梅清陡然提高了声音,扫视了下面跪了一地的仆从。

    “战王病重,世子未归,公主希望迎接你的,是管家?是下人?”易蔻筠缓缓走上高台,与梅清并肩而立。

    她本就在个头上生生压了梅清一头,再加上梅清今日所着为鲜绿华袍,满头的各色珠宝,与易蔻筠一比,怎么瞧着都是艳俗,丝毫没有一丝美感。“战王日前已招我入麾下,相信不日就会上奏皇王,公主突然驾临,有何指教?”

    易蔻筠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不过,好似也不算撒谎。

    梅清这才想起来今日来的要事,朝颜姣使了使颜色。

    “不日前南宫家进献了一双紫玉手镯,皇王将其赐给了战王府,但公主很是喜爱。”

    听到“南宫家进献”时,易蔻筠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但转瞬又归于平静。

    “所以,颜小姐是想说什么?”易蔻筠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地下已经有几个侍卫在偷偷议论:“每次皇王才赏赐了东西,公主就来借着喜欢哪件东西,然后进入库房堂而皇之的搬走许多,看来这次也逃不掉了……”

    他们的话,尽数落在了易蔻筠和梅清的耳中,梅清脸色已经十分的难堪,易蔻筠望向那声音的来源,却是一惊。

    那几个侍卫,可不就是整日在玉林苑外守着她的那几名暗卫么。

    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佯装怒喝道:“大胆,竟然给背后诬陷梅清公主,皇王重赏战王府是为了嘉奖战王府的忠心,公主又岂会欺诈忠良,来人呐,把他们给我拖下去!”

    “姑娘饶命。”暗卫大喊着求饶,却是明敞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不懂事的下人罢了,公主莫要动怒。”易蔻筠朝着梅清又是一个福身算是赔罪,然后转向颜姣:“颜小姐方才的话中之意,是要主动请缨为公主再寻一对紫玉手镯来?”

    “如此甚好,我易蔻筠也愿为皇王,为公主效力,不过既然颜小姐有心,我就成人之美了,若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颜小姐只管开口就是。”易蔻筠不动声色之间,已经把颜姣置于了首当其冲的位置。

    “那手镯,全天下只有一对。”这时梅清公主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