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扬眉吐气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2140字

    “什么?就只有一对?”易蔻筠也故作惊讶。

    “公主贵为皇王明珠,金枝玉叶。这唯一的东西,理应就该为公主装饰。”颜姣谄媚说道。

    “就是,易姑娘,你若做的主,还劳烦去走一趟,若做不得主,还是请战王出来吧。”梅清身边的嬷嬷也附和着说道,她伺候公主多年,还从未出现过今日这般情形,公主竟处处被压制。

    梅清公主的腰杆挺得愈直了。

    “皇王。”易蔻筠听完他们说话,无奈的摇了摇头。

    颜姣还以为易蔻筠服了软,正想着一会儿到了战王府的库房可以从这次皇王赏赐的东西中得到什么好东西。谁知易蔻筠却突然面朝北,很是严肃的作了个揖。

    她这是何意?在场的人皆是不解。

    “啪……啪……”易蔻筠掌起手落间伴随着清脆的声音,颜姣和梅清公主身边的嬷嬷都捂住了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易蔻筠。

    底下才站起来不久的人立刻又傻眼了,这位姑奶奶可真敢惹事啊。那两位可都是梅清公主身边的红人,就是皇王,也不会轻易责罚的,她竟然扬手就是两巴掌。

    混在仆从之中的暗卫也瞪大了眼睛,原本端坐在秋华阁房顶安静的品着茶关注着前院的一切的向夜臻手中的动作也是明显一顿。

    “放肆……”

    “放肆……”

    两道声音同事响起,是易蔻筠和梅清公主。

    “这战王府的一草一木,一座雕像甚至是一件摆设,都是皇王御赐,而今你们二人竟然说该归公主所有。究竟你二人意图是暗指皇王赏赐有错?还是欲怂恿公主做大不敬之事,质疑自己的父皇,掠夺自己的臣下?”

    趁梅清发愣的时候,易蔻筠已经开始对两人发难,而易蔻筠的一番话,更使得梅清的脸色如同打翻的颜料,青一阵紫一阵,颜姣和嬷嬷察觉易蔻筠话里的不对,也急急跪伏在地。

    “公主恕罪。”

    “易蔻筠,你好本事,竟然敢教训本公主的人!”梅清也终于发怒,不再伪装良善。

    但即使加了伪装,她的做派也良善不到哪儿去。

    “公主错了。”易蔻筠衣袖一摆,挑眉望向梅清,威严道:“我是替皇王教训这些蛊惑公主之人。”

    “我战王府自北康开国以来就一直忠心辅政,攘外也是首当其冲,而今皇王为我北康安宁日理万机,忽略了公主身边的人的筛查,所以战王府才代为其劳,公主若是不满,大可上奏皇王,任何责罚战王府上下绝无半句怨言。”

    底下的人听易蔻筠一番话,也都昂挺起来了胸膛。

    他们战王府为北康流过多少血?被皇王和梅清公主多年来的一唱一和克扣的不得不节俭度日。

    易蔻筠的话,挽回了战王府的尊严,也算是在告诉皇王,战王府站起来了,不会再如过往般窝囊。

    梅清被这些坚定的目光盯的心慌,也心虚了起来。

    “公主,晌午皇王说了要与您一起用膳,时辰不早了。”一旁的嬷嬷忙站出来为梅清解围。

    “回宫。”梅清怒看了易蔻筠一眼,好似想从易蔻筠身上剜出一个窟窿来。

    “恭送公主。”易蔻筠冷笑着念着敬语。

    哼,这样的人也配是公主。

    梅清走后,底下的人纷纷看着易蔻筠,那些眼神里,追随有之,崇拜有之,佩服有之,信任有之。

    易蔻筠知道,她要的最终结果已经稍有成效了。

    “都散了吧。”知道易蔻筠发话离开,他们才回过神来。

    “吩咐下去,加派暗卫守着玉林苑,还有,那些药都给父皇用上,尽量这两天让父皇能出了冰洞。”向夜臻目睹了一切后,做出了新的部署。

    易蔻筠回到玉林苑,才换下身上的华服,就被暗卫带去了琉璃堂。

    “你今日,胆子不小啊。”屏风之后的声音传出。

    “我既已答应为战王府效力,自是得有作为,又或许,王爷故意不出,就是一场对我的考验呢?”易蔻筠不卑不亢的说道。

    “放肆。”暗处的一处力道传来,易蔻筠双腿受击,已跪倒在了地上。

    屏风之后又传来了一道更为霸道的内力直击易蔻筠的肩膀,她上下受力,一下倒在了地上。

    “敢以战王府上下做赌注,你胆子不小。”屏风之后冷漠的声音好似能刺骨。

    易蔻筠死盯着屏风,许久未说话。

    果然是战王,够缜密,够无情,也够毒辣的。

    易蔻筠捂住自己被打的生疼的肩膀,想着若是有朝一日能利用战王府,绝不留情!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若再有下次……”

    “我不明白。”易蔻筠打断了屏风之后的声音。

    “不明白什么?”

    “为何收编我效力,又困我在玉林苑,这样有何意义?”

    “既是如此,那就如你今日所愿,三日后,本王会请旨收你入麾下。”

    “那先前……”

    “你问的太多了。”屏风之后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易蔻筠就被带出了琉璃堂,一如来时般,由不得她。

    向夜臻缓缓出来屏风后,一股力道直接打上了房梁。

    “她中毒了。”

    “什么?”莫牵尘张大了嘴巴。

    “细作。”

    “她的饮食是膳房单独做的,能接触的人极少,我这就去查。”莫牵尘急急就欲出门。

    “不一定是膳食,方才我打她的那股力道并不算大,但看她反应却很痛苦,与父王一样,是宫里的人下的手。”向夜臻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

    “宫里?宫里怎会对一个毫不起眼的女子下手?”向夜臻很是不解。

    “天医杜家拿来的药,给她用上。”

    “什么……”莫牵尘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易蔻筠的中毒程度,用杜家的药简直是在浪费。

    最后莫牵尘还是暗中将药融进了给易蔻筠的饭食中,看来他得抓紧了。

    “派人去查查易蔻筠的来历。”向夜臻还是下了这个命令。救她那日时,因为与自己的相似,他下意识选择了相信,选择了将她保护在玉林苑,不用卷入战王府里的争斗中。

    但今日,她还是卷入了。一如当年他在空沧山时。而他,也不得不削减对她的信任,毕竟,能让宫里下手的,定不是一般人。

    “易姑娘,王爷有赏。”易蔻筠正在玉林苑琢磨下一步该怎么办,陶赖喜气洋洋的声音就传来了。

    易蔻筠随手接过,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对紫玉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