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所以我去了战王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2230字

    “什么?”战王的背又佝偻了一些,阿夜让他上了一道折子让皇王封赏易蔻筠,怎么会要把她带进宫里去?

    易蔻筠心里也在飞快的盘算着。

    宫里可就是梅清的地盘了,她才不会傻到自己冲进去找揍。

    悄悄看过向夜臻的方向,却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了人影。

    还以为那是个有骨气的暗卫,没想到关键时刻跑的比兔子还快。

    算了,是福不是祸。去就去。

    “王爷保重。”易蔻筠拜别战王时,战王很是虚弱的扶了她一把。

    怎么和屏风之后的人的感觉不一样?

    看战王的样子,应该是用药在拖着,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屏风之后的人那样的内功。

    易蔻筠陡然怀疑。屏风之后定是另有他人!

    “请吧。”传旨太监的声音将易蔻筠的思绪拉了回来。

    一如梅清公主那次,易蔻筠是在满院的人的注视中离开的。

    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些悲壮。

    “你就这样让人被宫里带走了?”莫牵尘很不理解。

    “难道抗旨?”向夜臻正练着字,头也不抬说道。

    “宫里可不是好待的,她身上的毒可还没解。”莫牵尘提醒着。

    “她会有办法的。”

    莫牵尘走后,向夜臻才再次翻看起了暗卫传回来的消息。

    易蔻筠是从东阳的乌凉山一带一路逃到北康的,并且暗卫在乌凉山发现了东阳士兵的尸首。这一切,只是巧合么?

    向夜臻没有一丝办法说服自己相信这是一个巧合,或许,他对她,也只能是利用了。

    暗卫的势力还没有渗透到宫里,而这次易蔻筠的进宫,无疑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见过皇王。”易蔻筠恭敬的行礼,始终不肯抬头的双眸里却满是鄙夷。

    “朕听说,在战王府你教训了清儿身边的人,而且战王还有意提拔你?”刘盛的这两个问题先后设置的巧妙,好似这当中真有些什么密谋似的。

    “陛下错了。”易蔻筠清冷着嗓子说道。

    她在赌,战王府愈是顺从,这位皇王就愈是打压,这个时候,一味服软肯定是不可取的,争一争,或许还有希望。

    “你说什么?”刘盛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黄毛丫头竟然在胆大包天的说自己错了。

    “是战王先提拔的我,之后我才为公主“清君侧”的。”

    “放肆。”这丫头当真是不要命了?清君侧这三个字是能乱用的?

    “颜姣是何种人,皇王应该清楚。”

    “果然不俗。”刘盛扬着眉说道。“朕倒是想要知道,如此聪慧伶俐的女子,你的心,忠于谁?”

    “和您一样,我忠于万千百姓。”

    “就这些?权利,钱财,或是其他?”

    “不,我渴望权利。”

    “哦,怎么说?”刘盛有了听下去的兴趣。

    “所以我去了战王府。”

    易蔻筠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了,可以理解为她去战王府是想将其取而代之,也可认为她是仰慕战王威名所以前去投奔。

    “哈哈哈……”刘盛大笑了起来,显然,他理解为了前一种。“好,有野心。不过,你得先在宫里住着。”

    “遵命。”易蔻筠行了礼小心的退出了房间。方才就她能察觉到的,房间里就有五个藏在暗处的人。

    毕竟上位者的心思最是难猜,而且现在游戏规则是掌握在刘盛的手中,易蔻筠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力。

    “吆,这不是战王府威风凛凛的易姑娘么?怎么也又空进宫里了。”颜姣让人讨厌的声音传来,她正和梅清坐在亭子里吃茶,看样子,是在此等候多时了。

    正好今日一同见了,也省的易蔻筠接下来随时防备着她们找上门了。

    她礼节性的朝梅清福了福身子,然后就接着走。

    “站住。”颜姣却一个快步挡到了她的面前。

    “何事?”易蔻筠最恨的就是颜姣这种只知道狐假虎威阿谀奉承的人。

    “公主渴了,倒茶去。”颜姣的手指向了凉亭。

    “怎么,给公主端茶递水这种活儿,颜姑娘终于是做腻味了。”易蔻筠冷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颜姣怒。

    易蔻筠又说了一句一语双关的话,自从上次在战王府失了面子,梅清回去后就对着怂恿她去的颜姣好一番数落。颜姣心里也正不满着,奈何又被梅清压得死死的。易蔻筠这时候说这话,肯定不是单纯的说端茶递水,而是指做梅清的走狗。这句话,正戳颜姣的痛处。

    “你……”她扬起了巴掌。

    “颜姣。”梅清开口制止了她,“一届粗鄙之人罢了,与她一般见识,自掉身价。”梅清的表情很是不屑。

    “这样吧,本公主想要这树上的花儿,你既有武力,浪费了多可惜呀,不如这样,你去给本公主摘一些下来。”

    “恕难从命。”

    “公主的命令,你竟然敢不听?”颜姣又在自讨没趣。

    “我是皇王宣进宫里的客,不是宫里的下人。”

    “那你信不信,我可以立即向皇王讨了你做婢女?”梅清开始威胁易蔻筠。

    偏偏,易蔻筠最讨厌的事,就是被人威胁。她扫视了周围一圈,凉亭四周没有守卫,只有几个宫婢,而那颗花树,恰好有一部分垂在一面湖的上方。

    “我遵命就是。”易蔻筠说着,随手拿了一根长杆纵身一跃上了花树,只是她并没有采花,而是用长杆敲打着湖面上方的树。

    漫天飞花,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的。随着易蔻筠的不断摇晃敲打,波光粼粼的湖面已经覆上了一层红花,鲤鱼争相踊跃着,微风轻拂。

    梅清和那几名宫婢已经被这一场景吸引,不自觉移步到了湖边,还有宫婢欣喜的对着湖面指指点点。

    颜姣不悦走过去,一把推开站在梅清身边的宫婢。本来是想要报复易蔻筠的,没想到反倒让她出了风头。

    易蔻筠观察着她们,眸中划过一丝危险。

    她拿出了腰间的暗器,牟足了劲纷纷朝梅清的腰部打去,梅清顿时一个趔趄,险些坠入湖里。

    慌乱之中她的手在四周乱抓,恰好抓住了颜姣的胳膊,正恶狠狠看着易蔻筠方向的颜姣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在这个时候来招惹她,狠狠的一甩胳膊一推。

    梅清就坠入了湖里。颜姣才反应过来急急去拉,却已经迟了。

    “颜姣,你……”梅清的嗓子里一直灌水,她呛声着朝着颜姣大喊。

    “快,快救人呀。”颜姣也慌乱着大喊。

    哼,只可惜她们为了整易蔻筠不被人察觉,早已经调走了周遭的侍卫,一些小宫婢,也只是看着干着急,哪里敢跳下去救人?

    梅清心里已经恨死颜姣了,但她的脑袋里已经渐渐开始空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