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我谁都不属于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2053字

    莫牵尘出了大殿才长长松了一口气,长期来,相府莫家和战王向家不和,甚至到了相互难容的地步。

    任谁也不会想到,号称北康公子的相府独子莫牵尘早已倒戈战王府,隐瞒向夜臻已秘密回府的消息,暗中替战王府与皇王周旋。搞得天性放荡不羁的莫牵尘每次都得在皇王面前装深沉。

    调查混入战王府的宫中细作一事,也是相府先得到消息,莫牵尘才提醒了向夜臻的。只是没想到,湘王府也参与了其中。

    莫牵尘并未立刻出宫,而是去寻了易蔻筠,路过公主殿时,秘密见了林修。

    “如何了?”

    “已经安排了人进来,解药也已经送去,细作一事暂时未有进展。”林修犹豫了犹豫,还是将他对易蔻筠身份的怀疑隐藏了下来。

    “湘王府的颜姣在公主殿?”莫牵尘将将调查湘王府一事交给了林修。

    芙蕖殿里,梅远正躺在贵妃榻上假寐,就有人来传报易蔻筠求见。

    但在不久之前,莫牵尘也才悄悄来过这里。

    “来的还真快。”梅远到主殿的时候,易蔻筠已经在等着了。

    “公主可有话要与我说?”易蔻筠直接开门见山。

    “早就听闻战王府易蔻筠那日威风凛凛的煞了梅清的气焰,果然不凡。”

    “再不久,父皇就会封你为将军,但能不能出宫,何时能出宫,就看你自己了。”梅远严肃了表情说道。

    “什么意思?”

    “初进宫时父皇就已经召见过你,你应该明白。忠于战王府,或是忠于皇宫,你有的选。”

    “有的选。”易蔻筠心里冷笑,战王府给她下毒,皇宫囚着她,这就是有的选,有的选怎么死么?

    “那公主呢?如何选择的?”易蔻筠问道。

    “我选择正义。”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值得我帮。”梅远和战王府联合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至少这个时候不能泄露。

    “你的毒,解了么?”易蔻筠踏出芙蕖殿的最后一步,梅远关切问道。

    “已无妨。”易蔻筠满目苍凉。

    回去的路途中,易蔻筠正想的出神,林修突然就拦住了她的去路。

    易蔻筠记得他,公主殿的守卫,那日救了梅清的人。

    “跟我来。”林修将易蔻筠拉倒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他先拿出了一枚暗器,易蔻筠认得,是那日她暗算梅清时用的,当下便怀疑林修就是那夜给她送药的人。

    紧接着林修又拿出了画金弓,易蔻筠这下彻底确定了。

    “你认得这东西,你是何人?我们是不是见过?”林修一连串的问道。

    易蔻筠警觉性陡然上升,难道是追杀她的人。

    “不认识。”她面无表情否认。

    “但那日你明明认出了我是归吟庄的人。”林修接着追问。

    “那又如何?”

    “若不是这画金弓,你怎么会认出我?你是东阳国的人。”

    “在战王府听说过罢了。”易蔻筠随便的敷衍着。而后转了话题,“你是归吟庄的人?那你怎会是战王府的暗卫?又为何会进了宫?”

    “你利用我!”易蔻筠猛地反应过来,他是早就跟着她的,只等梅清落水,他才现身相救,博得了皇王信任。若不是那次,还会有其他的契机。不,或者说是战王府在利用她。

    易蔻筠对战王府的恨意又浓了一分。

    即使战王府对她日后有用,她也绝不会再与他们为伍!易蔻筠就是易蔻筠,不会属于任何人,也绝不会受制于任何人。

    “怎么,说不出话了?堂堂归吟庄,武林四大家族之一,竟如此自甘堕落。”易蔻筠使出了激将法。

    “不,不是,我是迫不得已。”林修一时激动。

    “什么?”

    “没什么。”林修察觉自己多言了,急急闪人。

    战王府,莫牵尘喜上眉梢来到了密室。

    “很快,你就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战王府了。”

    “易蔻筠呢?”

    “皇王还不肯放人,我已经找了二公主,教了她脱身之法。”

    向夜臻不再搭理莫牵尘,闭了眸子。很快他就要再回空沧山一趟了,一路上他需要了解东阳西原两国的兵力部署。

    只是,空沧山的日子,仍是他不愿意记起的。

    易蔻筠,当初他救她是不想她受伤害,算是将自己曾经缺乏的保护尽数围在了易蔻筠的周边,可为什么偏偏她的来历会有问题?从皇宫归来,她会不会又与皇王达成什么协议?

    他只能防着她了么?

    如今,只希望他设局为她谋得的将军头衔,能稍微护着她一些了。

    再过几日,宫里该出大事了!

    “看来,易家的变故也牵连到了归吟庄。”易蔻筠久不能寐。“还有,梅远公主今日的话是何意?难不成她是站在战王府一边的,可她是皇王的女儿。”

    次日的清晨,易蔻筠就被梅清拉去了练武场。

    她的生日宴,却白白被易蔻筠抢了风头,不就是会跳舞么,她倒要看看易蔻筠是不是武也厉害。

    练武场,已经有南宫家的人在等着了。

    南宫家作为北康国的首富,也掌管着江湖四大家族之一的墨琰山庄,世代效忠于皇家。

    易蔻筠一见来的人是南宫家的人,立刻阴沉了脸。

    “怎么,怕了?本公主今日心情好,就和你玩玩射箭。”梅清凑到易蔻筠的耳边轻声说道。“这位呢,就是墨琰山庄南宫家的掌门人南宫烁竟,你既投身朝堂,本公主自然有资格验一验你是否具有真才实学。”

    “你想怎样?”

    “简单,射靶多没意思啊,你和南宫烁竟分别射那边的宫人头顶举的苹果,若是你赢了,本公主自然放过你,若是一个不小心射偏了,那就只能怪那些宫人命不好了。”

    “你,你竟然如此草菅人命!”

    “不,他们的生死,就掌握在你的手中。”

    这一刻易蔻筠是真的想亲手杀了梅清,颜姣虽可恶,但是只是针对某一个人,但梅清,堂堂一国公主,跟随着她的父皇狼狈为奸一同剥削战王府,为找她的麻烦,竟如此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我不会射,要射,你自己射。”易蔻筠一把将弓箭丢到了梅清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