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受罚,遇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2216字

    “你敢违抗公主?”南宫烁竟发出了低吼的警告。

    “有何不敢?好过你愚忠。”易蔻筠话一出,转身欲走。

    “给我拿下她。”梅清下了命令。

    周围的侍卫蜂拥而上,易蔻筠一边打斗一边找办法脱身。

    她身段灵活,看似无骨实则招招力道十足,拳脚并用,侍卫们一时无法接近她。

    “你还傻愣干什么,还不快上。”梅清将南宫烁竟也推了上去。

    练武场不远处,一位身穿淡蓝长袍的男子目光被吸引,他才到北康,就听说战王府有人约他在练武场密见,如今人未见到,倒是看到了一堆大老爷们儿合攻一个小丫头。

    这北康的作风,还真是别树一帜!

    打斗已经吸引了练武场其他正在操练的士兵,他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不是易姑娘么?”军队中有人认出了易蔻筠。

    北康三军大权尽数握于战王府之手,但想要掌控三军可不是靠一个小小的兵符就办得到的,真正的法宝,是将士们对领兵者的拥护和佩服。

    南宫烁竟执掌墨琰山庄多年,易蔻筠不是对手,很快就被制得死死的。

    梅清冷笑,她不是有能耐么?不是能和梅远走到一块么?她倒要看看,今日易蔻筠是不是还能飞得出她的五指山。

    “公主恕罪。”已经有将士在为易蔻筠求情。

    “哼……”梅清冷嗤了一声。然后强行将易蔻筠按着跪倒在了地上。“南宫烁竟,你在这里守着,易蔻筠胆敢冲撞本公主,本公主就罚她跪一天,若是,”梅清朝着求情的将士看了一眼,道:“有人敢求情,按谋逆论斩!”

    而后,她便拖着迤逦长裙离开了。

    “易姑娘。”

    “都退下,难道你们要陷战王府于万劫不复的地步?”易蔻筠喝退了众人。

    “南宫烁竟?”易蔻筠突然抬起了头。

    “叫我?”南宫烁竟很显然没料到。

    “放了那些宫人。”易蔻筠眼神里含着些许的苍凉。

    她曾亲眼看到过许多许多无辜的人倒在明刀之下,倒在血泊之中,她不想再看见。

    “好。”南宫烁竟答应了下来,还想再说些什么,易蔻筠早已别过了头去。

    那名蓝袍男子,也在不知何时悄然离去。

    夜幕时分,易蔻筠才回到住所,就又被人抗走了。

    大殿里,刘盛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朕今日听说,你很得战王府上下的人心?”

    “所以呢?”易蔻筠不想再待在这宫里,她要离开,回战王府拿回她的秘籍,然后走人。

    “这让朕很怀疑,你到底忠于谁?”

    “皇王不觉得,这是好事,若得不到他们的信任,陛下又何必留我?”易蔻筠想起了那次梅远提醒她的话。“若皇王不信任我,直接杀了我就是。”易蔻筠眼神倔强。

    “你当朕真不敢杀你?”刘盛一步步走到易蔻筠的面前,今日他听了梅清添油加醋的诉说练武场上的那些人对易蔻筠的偏袒,已经起了疑心。

    “倏……”忽有利箭破风而来的声音,易蔻筠早一步反应过来,已经扑倒了站在她面前的刘盛。

    “你……”刘盛还以为易蔻筠当真要反。

    但下一刻,他就看见了插在离他不远处的地上的箭。

    “倏……倏……”又是好几支利箭齐发。

    “暗中保护你的人呢?还不让他们出来?”易蔻筠一边拉着刘盛东躲西藏,已边提醒他。

    “颜禄说今夜有大事筹谋,把人都借走了。”刘盛惊慌失措的说着。

    “什么?”易蔻筠不敢置信,若是早知道这里没有暗卫,方才她何必冒险救他?

    易蔻筠看了看自己被箭擦伤的胳膊。

    仍有利箭在不断射进来,易蔻筠将刘盛安置在了一根柱子之后,“躲好别出来!”然后自己冒着箭雨,几个翻滚起跳,就跑到了大殿的房梁之上。

    战王府近期应该不会反,毕竟他们的世子还没回来,她倒要看看,何人能悄无声息的在皇宫里策划如此大规模的刺杀,究竟是针对她?还是针对刘盛?

    轻轻捅破大殿之上的窗纸,易蔻筠看到外面已经被十几名黑衣人包围,他们个个手持弓弩,严阵以待。

    为首之人,易蔻筠却看着有些眼熟。

    “再射。”为首之人声令齐下。

    “是他!!”易蔻筠脑袋里闪过一丝空白。

    没想到,再次听见这道声音,会是在这样的情景之下。

    易蔻筠从靴子里摸出一个微型弓弩,以及一些银针,这些银针上均淬有剧毒,见血封喉。这个东西,原本是她准备关键时刻用来自保的。

    她还没去找他们算账,如今他们到自己找上了门来。

    易蔻筠上好银针将针头对准了那为首之人。扣下了弓弩。

    没想到却被那为首之人察觉,他迅速躲闪,易蔻筠所射出的那些银针,只伤到了他旁边的人。

    “上面有人,往上射。”

    易蔻筠被发现了!

    她转身欲走,却迎面撞上了一团白。

    额,是的,一团白,白衣服,白拂尘,白色的长胡子,白发,白眉。易蔻筠被吓了一大跳,失足踩了空。

    幸亏“那团白”即使拉住了她。

    又是一波利箭射来,易蔻筠被吊着的位置正好在箭的行进轨道之中,“那团白”又立即像荡秋千一样把易蔻筠拉了下去。

    “你……”易蔻筠想要说话,却被他点了穴道。

    “你什么你。”“那团白”将易蔻筠抱回了地面,而后又飞身上了房梁,在箭雨中躲闪着,然后指尖向外弹着些什么东西。

    易蔻筠听到了一阵哀嚎,是那些侍卫的。

    而后又听到了有大批人赶来的脚步声,皇宫的守卫赶到了。

    一阵厮杀之后,大殿的门被缓缓打开。

    “臣等护驾来迟,让皇王受惊皇,请皇王降罪。”方才还宽敞的大殿里霎时跪了一地的人。

    刘盛听见自己得救了,整了整衣服,从柱子后走了出来,依旧端着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架子。

    “给朕仔细地调查,调查到底,今晚该是何人守殿?那些此刻是什么人?全部查清!”

    “易蔻筠呢?”刘盛突然反应了过来。

    “易姑娘在这儿。”有人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易蔻筠。

    但易蔻筠被那“那团白”了穴,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干脆就闭上了眼睛装晕。

    “快,将人送回去,召太医。”刘盛总算是有了一丝人情味儿。

    出大殿的时候,易蔻筠偷瞄了一眼房梁上,但并没有发现“那团白”的踪影。

    “皇王,有些箭头上有字。”突然有侍卫大喊,刘盛也停下了即将迈出殿门的步伐。

    “你们先去,好生照料着。”他吩咐扛着易蔻筠的侍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