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伤势严重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2本章字数:2112字

    “什么?易蔻筠也在大殿里?”向夜臻听莫牵尘说着宫里传来的消息,险些摔了手中的茶盏。

    自从发现府里有人和湘王府私下往来之后,莫牵尘就开始顺藤摸瓜,终于让他发现了原来湘王府和她父王两年前身中奇毒有干系。

    上次颜禄不知为何进宫之后,就被向夜臻埋伏在宫外的人彻底盯上了。就在今夜,战王府多处失了火,他父王的住所却被人轻易找到,并潜入了大批的刺客。

    不过幸亏向夜臻早有防备,提前暗中指引了秘密前来北康的东阳特使。原本他都安排的好好的,大殿不远处有林修带了暗卫在潜伏着,一方面可以及时保护皇王,虽然向夜臻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另一方面暗卫可以擒了那些东阳刺客,然后称作是易蔻筠俘获的,助她出宫。

    但暗卫却看到了被侍卫扛出来的易蔻筠,那时已经惊动了宫中守卫,林修只得撤退。

    千算万算,为何易蔻筠会跑到大殿里去。

    向夜臻脚下生风,直接就欲出密室。

    “阿夜!”莫牵尘急急阻拦,但他并不是对手。

    向夜臻可是在空沧山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呆了整整九年的人,他所学到的武功招招都是用来保命杀敌的,可比他们这些武林门派里的教习师父教出来的厉害的多。

    莫牵尘的双手很快就向夜臻被反扣在身后。

    “你别冲动,让我先进宫去看看情况。”莫牵尘急忙安抚,手肘处传来的剧痛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莫牵尘连忙趁这个机会遛出了密室,“看好你家主上。”他朝着密室里的暗卫大吼道。

    向夜臻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方才,自己反应太过激烈了。

    但派去东阳的人迟迟未有进展,由不得他不心烦。七年了,唯一一个他想护着的人,怎么竟会身份有疑?

    “显扬,你去皇宫里走一趟,切记,隐藏身份。”向夜臻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皇宫里,易蔻筠躺在床上,御医就快到了,难不成她还要接着装晕?那人为什么要点了她的穴,易蔻筠没来由来了怒气,下次如果看见那人,她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莫牵尘翻窗而入,易蔻筠连忙闭住了眼睛。

    “怎么伤成这样了?”莫牵尘看到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易蔻筠,胳膊上大片的衣袖已经被血水浸湿,裙摆处也渗了猩红出来。

    天微蒙蒙开始亮了起来,察觉有人靠近,莫牵尘以为是那些东阳刺客又找来,扛了易蔻筠就躲进了柜子里。

    “人呢?怎么不见了?”领着御医进来的小丫鬟发现易蔻筠不见了,惊慌失措,连忙去通知了守在外面的侍卫。

    一大堆侍卫冲进来,床上确实已经没有了人影,但他们一直守在外面,也确实没人进来。

    除非是有武功高手潜进,劫走了易蔻筠!

    众侍卫连忙分散开,满皇宫的找人。

    而在柜子里,莫牵尘一回头就看见易蔻筠眼睛大睁,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她,但从眼神来看,她似乎很痛苦。

    莫牵尘被吓了一大跳。

    易蔻筠才被梅清罚着跪了一整天,膝盖本就疼得厉害,后来又被粗鲁的扛去了大殿,又强行施展了武力,手臂上的伤倒是不打紧,但她的膝盖,着实是受不住了。

    若不是“那团白”点了易蔻筠的穴,此时她根本不可能被莫牵尘立在柜子里的一角。

    莫牵尘盯着易蔻筠看了好久,才发觉她是被人点了穴,连忙哭笑不得的给她解穴。

    易蔻筠的膝盖承不住重,一下就跌倒出了柜子。莫牵尘急忙去扶,却遭了易蔻筠的拒绝。

    战王府的时候,易蔻筠见过莫牵尘,虽然只是远远一撇,但仍是认了出来。况且她见他时是某次她出了琉璃殿后偶然回头,恰巧看见莫牵尘从殿里出来。

    和战王府相干的人,要她没敌意,很困难。

    若不是膝盖处传来的剧痛无法忽视,易蔻筠真想趁他不注意……

    莫牵尘连忙将她抱回了床上,不巧的是,这一幕,恰好被进屋里来的小宫婢看见。

    是那日被颜姣掌掴,易蔻筠帮她解了围的那位。

    “易姑娘?”小宫婢很是意外,连忙跑了过去。

    看着易蔻筠狼狈的样子和血浸湿的衣衫,那小宫婢竟然哭了起来。

    莫牵尘将她拉到了一旁,耳语了几句。

    “你叫什么?”

    “奴婢小唯。”

    “帮我做一件事,我还你一个心愿。”

    “是。”

    小唯走到易蔻筠的床边,轻缓帮她褪去外衣。

    “别管胳膊了,腿。”易蔻筠虚弱的说道。

    小唯颤颤巍巍的卷起易蔻筠的裤管,快到膝盖时,却发现有一些衣物已经搅在了易蔻筠膝盖处的伤口里。

    练武场的地上,可多得是沙石碎屑。

    小唯的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的滴下,莫牵尘也被她的哽咽声吓到,转过了身。

    “滚。”他刚看清易蔻筠的伤口,易蔻筠就一个枕头砸了过来,此时的易蔻筠,可只穿了单薄的里衣。

    “好,好,我不看,但战王很担心你,你先好好处理。”莫牵尘没想到易蔻筠膝盖竟有如此严重的伤,一时也慌了。

    见小唯懦懦难抉,易蔻筠直接自己上手,一个猛劲,将衣物连带着膝盖上的些许皮肉,一同扯了下来。

    她险些痛的晕厥。

    小唯也慌了。

    “桌上,有药。”莫牵尘突然看到了桌子上那个熟悉的白瓷瓶。

    “哦哦。”小唯机械性的按着指令,跑过去拿了药。

    好一会儿,小唯才颤巍着手,给易蔻筠上好了药。

    有侍卫返回的脚步声接近,莫牵尘叮嘱了小唯几句不准透露他来过这里,就急忙走了。

    “易姑娘?”折返回来的侍卫很是惊讶,方才她明明不在屋子里,他们去寻找,却碰见了宫里混入了一名白衣刺客,他们还以为她被那刺客掳走了。

    “我方才,晕晕乎乎的,不知发生了何事。”易蔻筠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这次,是真晕了。

    “快,传御医来。”那侍卫连忙大喊。

    大殿里,刘盛本就黑青的脸上此时越发的乌云密布,他一夜没睡,因为那些有字的箭上面刻着的,正是那些被他派去出使东阳却迟迟未归的使臣的名字。

    整整十八人,一个不少。

    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