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帝王的兄弟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29字

    “皇王饶命……”颜禄急忙求救。

    但并未换来任何奏效。

    “颜禄确实该死。”莫牵尘附和着说道。“不过,此等小人虽除,皇王还需慰劳战王府才是。”莫牵尘补充着说道,向皇王使了个眼色。

    确实,虽表面看上去莫牵尘是在替战王府说话,但刘盛心里明白,大战在即,战王府此时需要慰藉。

    “莫卿以为,该如何才好?”刘盛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战王府世子向夜臻已在空沧山呆了七年,该是时候接回来了。”

    “臣恳求皇王,准许臻儿回府,继续为我北康效力。”战王也急忙开口。

    “待穆洗将军伤愈之日,再由她率兵去接回向夜臻吧。”刘盛想到了易蔻筠。“好了,朕累了,退下吧。”刘盛是真的心累了。

    与战王擦肩而过之际,“臣恭送皇王。”战王佝偻着单薄的背,后退着朝他行礼。

    一瞬间,刘盛的鼻尖也闪过了一丝酸楚,他不敢看战王。

    北康赫赫有名的战王,原名向天,年少成名,为北康平定了五郡叛乱,力挺刘盛登基为皇。

    后,向天又率兵四处杀伐,这天下,本是许多势力割据的,北康如今之所以能位列四大国之一,向天功不可没。

    刘盛还依稀记得,年少之时,他曾和向天一起策马驰骋在北康的寥落土地上,肆意挥洒汗水,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赛马。

    他还记得,他曾看着向天伤痕累累的身体向他许诺,北康的江山,有他一半。

    他还记得,向天与太傅之女大婚之日,他们喝的醉醺醺的,他祝他们一生恩爱,并许诺会给他们一个安宁天下。

    他还记得,向夜臻出生的时候,他和向天约定,他们一个教他行军打仗,一个教他治国安邦,要把向夜臻培育成令其他三国都闻声乱逃的战神。

    可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是从太傅府被举报谋反,向天之妻含恨自尽?是从他一道旨意就将向天五岁的儿子流放去空沧山七年?

    那时他以为向天会反,他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向天没有,时逢西原大举进犯,他第一个披甲上阵!

    他怀疑向天是在隐忍,怀疑他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换来他的信任而后图谋复仇,所以他一再打压战王府,频频派向天出征。

    战争一打就是多年。

    打到北康国力逐渐衰竭,民怨四起;打到四国再没有知道向天的名字,只知道他是战王,是死神。

    他本与他是同岁,可如今看起来,他正值壮年,他却苍老的如同老丁。

    “朕想歇一会儿,告诉战王府的人,消停几日吧。”刘盛有气无力的对身边的大监下令。

    “是。”

    公主殿外,颜姣已苦等了多时。

    她接到消息父亲突然被下狱,她走投无门,只来找梅清公主求救。可林修一直将她挡在殿外,说是梅远公主正在殿里和梅清公主说话,吩咐了任何不许打扰。

    颜姣只能心急如焚的干等着。

    “为了父皇的宠信,为了那些虚有的赏赐,就能驱使着你做出这么多得错事么?”梅远摔了茶盏,对着梅清怒喝道。

    “哼,你说的轻巧,无上的荣耀,破天的富贵,谁不想要?”梅清狰狞着面孔,也不甘示弱。

    “可你已经是公主。”梅清提醒她。

    “那又如何?被送去东阳国为质的梅秀就不是公主了么?”梅清失去了理智般大吼。

    “无可救药。”梅远懒得再搭理她,直接甩了衣袖扬长而去。

    她前两日出宫去了岚城外的追云观,见了当年太傅府的旧人,果然如向夜臻所料,其中有不为人知的勾当。

    但刚回宫中,向夜臻就传来了话,要她去阻住梅清,让梅清去不得大殿。

    向夜臻向来不轻易传消息进来,梅远知道,这次,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了。她去了公主殿,细数了梅清这些年在刘盛的纵容下做的过火之事,扰乱了她的心智。

    其实困住梅清,并不是怕颜姣搬动她去大殿为颜禄求情,而是这位梅清公主深知刘盛的心思,甚至对他父皇和颜禄的勾当也略有察觉,向夜臻是防着梅清若跑去了大殿,刘盛会轻易放过颜禄,那样,下旨迎他回来,就很有可能被搅黄。

    “公主,公主我求你,救救我父亲。”梅远才走,颜姣就冲进了殿里。

    “颜禄怎么了?”梅清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颜姣哽咽着告之了她。

    “易蔻筠,又是易蔻筠。”听到颜姣说易蔻筠立了功,还被封了穆洗将军,梅清怒火方才还压制的怒火瞬时又燃起了高潮。

    她奈何不得梅远,难道还奈何不得易蔻筠么?

    “你父亲今日,可全败易蔻筠所赐。”梅清料定颜姣胸无点墨,肯定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的利害关系,干脆将一切推到了易蔻筠的头上。

    另一边,莫牵尘本来是要再去看看易蔻筠顺便给她送一些药去的,但放下不下战王一个人回府,只得作罢,悄悄跟了上去。

    谷素在皇宫里转了好几大圈后,也终于得到了易蔻筠的消息。

    只不过再见时,易蔻筠是坐在轮椅上在晒太阳。

    她已经想好了,要向林修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再借助他的帮助,借助流落在北康的旧部,离开皇宫,离开战王府。

    “小丫头,还记得我么?”不速之客的声音从易蔻筠的头顶传来。

    易蔻筠睁眼,果然是那天的“那团白”,易蔻筠先前可都盘算好的,再见他时,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虽然现在他坐在轮椅上动不了,但外面守着的大批侍卫,现在可都是听她的号令的。

    “来人啊……”易蔻筠的“啊”字还没说出,就被“那团白”捂住了嘴,然后再次被点了穴。

    “唔…累死老夫了。”那人开始坐在石桌上,自顾自的端起茶壶就开始喝,还顺带着吃了好几块点心,完全忽视了来自易蔻筠仇视的眼神。

    “看什么看,老夫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你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