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秋华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1800字

    好一会儿,谷素吃饱喝足了之后,开始对着易蔻筠说教。

    “小丫头不能这么没有礼貌,按辈分,你该唤我一声谷爷爷,或者,唤我谷谷主。顺便一问,知道绝音谷吧?”

    易蔻筠以前听母亲说过,这片大陆东阳、北康、南阙、西原各占一方,而正中心处,是各方势力混乱所居的地方,一处是空沧山,那里杀手组织林立,山顶处却有着四海享誉的佛教大家空沧寺。

    而另一处,就是天下兵刃兵法汇聚之地绝音谷,有传言绝音谷外阵法古怪却威力巨大,百余年来擅入者死,极为神秘。

    如今眼圈的这人,难道竟就是绝音谷的谷主?

    易蔻筠眼神复杂看着她。

    “好了好了,”谷素被她看的不舒服,干脆给她解了穴,“不过先说好啊,我给你解穴,你不许闹腾。”

    易蔻筠点头示意。

    “你一直在找我?”易蔻筠不解问道。

    “是啊,找了整整十二年八个月零二十一天。”谷素掰着手指头心累的说道。

    易蔻筠觉得好笑,十二年前她可是才出生不久,这老头找她做什么?“你定是找错了。”易蔻筠笑着说道。

    “不会,你是东阳易家的女儿,你母亲是木梨夫人……”谷素还没说完,就被易蔻筠打断了,“闭嘴”。

    她的来历,在东阳境内应该是被抹的干干净净了,眼前的这人是如何得知的。

    “不说就不说,凶巴巴的干什么嘛。”谷素老顽童似的嘟着嘴说道,而后又跳上了屋顶,“有人来了!”

    “易蔻筠,我杀了你。”谷素身影才闪,颜姣就提着剑杀了过来。

    但是在易蔻筠门外守着的那些侍卫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立即阻拦,谁知颜姣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提剑就开始与侍卫厮杀。

    湘王颜禄下狱的事,一道早就传遍了六宫,易蔻筠也知道了,但至于颜姣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八成是被人当了靶子了。

    “我知道你所来是因为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颜禄的事情,和我没有干系。”易蔻筠对着正在打斗的颜姣冷冷说道。

    “易蔻筠,谁相信你的鬼话,早知今日,在战王府时我就该让父王毒死你!”颜姣一时口不择言大喊道。

    “什么,给我下毒的人,不是战王府的人么?”易蔻筠大脑飞快的运转着,一件件捋着发生过的事情。

    侍卫阻拦颜姣不敢伤着她,毕竟湘王未定罪,颜姣背后还有梅清公主,但这也给了颜姣脱身的机会。

    她趁侍卫收手的空档,提着剑就朝着易蔻筠刺来。

    众侍卫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

    谁料颜姣在离易蔻筠还有两步的时候,突然一个不稳,生生跪了下去,手中的剑也飞出去好远。

    是谷素出的手。

    “小唯,推我过去。”

    易蔻筠居高临下,眼神里含有肃杀之气,盯着颜姣,声音冰冷,问道:“你,方才说什么?什么下毒?”

    颜姣失了理智,大笑道:“易蔻筠,战王府,秋华阁外,你忘了不成?”

    秋华阁,那是易蔻筠唯一一次在暗卫的重重包围下逃出了玉林苑,却又被擒住的那次。

    “再见了,战王府。”

    易蔻筠跳出了玉林苑的最后一道围墙后,潇洒的挥了挥手。

    却在围墙之外,有另一个黑衣之人在等着她。易蔻筠一直以为那是战王府的暗卫,离逃走就剩临门一脚的,她不愿放弃,就和那人交起了手。

    但渐渐易蔻筠就发现了不对劲,往日那些暗卫虽然也阻着她,但不会像今日这样招招下杀手,她敌不过,只能设法逃走,最后躲在了秋华阁外的一颗古树上才逃了过去。

    她一直以为是她的出逃触怒了暗卫,才招来了杀手的。

    也是那次,她发现了战王府的大秘密的。

    那时易蔻筠正准备离开,却看见一道影子飞快的略过古树,进了秋华阁。

    已是深夜,何人会至此?

    阁里很快掌了灯,易蔻筠疑惑,华秋阁和玉林苑后殿阁湖相望,明明方才还有人来巡视玉林苑,偌大的战王府,却有人深夜光临荒废已久的阁楼,难道府里的巡夜侍卫都没发现不成?

    “快点些,主上已经到了。”

    易蔻筠听到了一堆人靠近华秋阁,望过去,尽是一些披甲戴盔之人,而领着他们的人,易蔻筠见过,是陶赖。

    战王和刘嬷嬷都说是他救的她,可她记得,救她的是名少年,那少年抱着她的时候,她还有一丝的清醒。

    古树的位置上正好可以看见屋子里的全景。

    端坐上位的,是一位黑衣劲装的蒙面之人。但看陶赖和底下人的样子,对他很是尊敬。底下的人不知在说着什么,那人的眉好像越蹙越深。

    子时将至时,里面的人才陆陆续续出来,一如来时,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听得到什么么?”易蔻筠趴在古树上,突然身旁有一道声音问道。

    “离这么远,能看清都不错了,哪里听得清…”易蔻筠正思量着武将为何会在深夜来此见一个蒙面人,下意识的回答道。

    等等……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果然,易蔻筠扭过头时,那一袭黑色劲装的人,轻立于古树的枝桠上。再往下看,那些武将正一个个眦目冷笑着看着她。

    易蔻筠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你自己下去,还是本王帮你下去?”那人扬言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