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出宫前夕(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232字

    易蔻筠听言,赶紧跃下了古树。然后,“众星捧月”般进了华秋阁。

    若非是那次她以古道旁救她的人的身份相胁迫,差点儿没走出秋华阁。

    再之后,梅清大闹战王府,易蔻筠倒是将这件事情给丢到脑后了,秋华阁之人,在古道救她之人,与琉璃殿屏风之后的人,究竟是不是一个?

    不过,那又与她中毒有何干系?

    颜姣冷笑着提醒她,“与黑衣人交手之时,你就没有感觉她打你的那一掌,有什么古怪?”

    易蔻筠恍然大悟,原来下毒者另有其人,战王府才是救她的人!

    “啪……”易蔻筠扬手就给了颜姣一巴掌,这一巴掌她用足了劲儿,颜姣一下就跌倒在了地上。

    暗中的谷素见此场景,不自觉捂住了自己的脸。

    “呵呵,你敢打我?”颜姣挣扎着爬起来,道:“不妨告诉你,你中的不是一般的毒,是蛊,除了我湘王府之外,没有解药。”

    颜姣竟然想到了用解药来威胁易蔻筠。

    可惜她的算盘打空了。

    “颜禄被下狱,你来找我,是为了这件事情吧?”易蔻筠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心里已有了计较。

    “你……”

    “看来我说的没错,这样吧,你告诉我,对我下毒之人是谁,我以穆洗将军之名去皇王面前替你父亲求情,如何?”

    颜姣开始有了动摇。

    “其实仔细想想,颜禄下狱,此事与我有什么干系呢?你与梅清交好多年,湘王府遇难之际,她就是如此帮你的?其实不怪她,毕竟在二公主的面前,她实在是相形见绌,不是吗?”易蔻筠言语之间,颜姣才如梦初醒。

    易蔻筠的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打击着她的内心,梅清有多无情,而她有多愚蠢。

    “或者,你的想法也不错,你对付了我,没准儿梅清一高兴,就跑去皇王跟前替你父亲求情,不过,你想清楚,我和二公主还是梅清,皇王相信哪一方的概率会大一些?”

    “你,你果真愿意帮我?”颜姣怀疑问道。

    “我易蔻筠不会轻易帮人,尤其是让我讨厌的人,很巧,你就是这种人,但更巧,我更讨厌背后对我下黑手的人,也懒得管你们和战王府之间的恩怨,你知道那个人的下落,所以,算不上帮,只不过,是一场公平的交换罢了。”易蔻筠知道,一味示好反而套不出颜姣的真话,倒不如说清楚来得干脆有效。

    再者,那夜,刘盛说颜禄有要事才将殿中的侍卫尽数借走。

    倒真真是可笑,堂堂湘王,一届臣下,竟又本事借的动御前的人?而尊贵无比的皇王,竟然还真的肯借?

    易蔻筠料定,这里面一定有事,也断定,刘盛并非真的要颜禄的命。

    “考虑好了?”易蔻筠开口问道,并示意小唯将颜姣扶了起来。

    “你说话算话?”

    “驷马难追。”

    “其实我也不知她的真实身份,只是听父王说起过,那人深的战王府上下的信任,地位不低,而且,武功不弱。”

    “就这些?”易蔻筠挑眉一问,显然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我还知道,那人也是宫里的人,她是个双面间谍。”颜姣总算是说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哦?”

    “易蔻筠!”易蔻筠这边刚摆平了颜姣,那边梅清就有带人气势汹汹的来了,易蔻筠真要怀疑自己这两天是不是自带的财神爷属性。

    “何事?”易蔻筠云淡风轻的开口,那些侍卫很知趣的将梅清拦在了门外。

    “放肆,你们瞎了眼了么?竟敢拦本公主。”梅清气急大吼道,“颜姣,你还待在里面做什么?还不快给本公主滚出来?”

    “公主前来,是来找颜小姐的?”侍卫抓住了梅清的最后一句话,询问道。

    梅清这才想起,梅远一番“羞辱”之后,她挑拨了颜姣来找易蔻筠的麻烦,自己在公主殿里到处摔东西发泄怒气,整个公主殿无人敢拦,偏偏林修出手制止了她。

    念着先前林修救自己的事情和对他的好感,梅清才稍稍收敛了些,谁知林修话里话外,竟然全是向着易蔻筠,替她开脱。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自从易蔻筠出现之后,颜姣对她不再像从前那边讨好,久居芙蕖殿的梅远竟然跑出来与她争宠,如今就连她公主殿的守卫都帮着那个贱人!

    梅清发誓,她与易蔻筠不共戴天。

    “易蔻筠,本公主命你马上出来见我,否则,我废了你的双腿!”

    她这句话,成功激起了易蔻筠的怒火。

    “梅清公主好大的火气啊。”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来者正是莫牵尘。

    战王进了一趟皇宫之后许是翻起旧事牵动了血脉,回府之后就又病倒了,向夜臻守在一旁,知道战王脱离了危险才出了冰室,东阳那边调查易蔻筠的身份迟迟未果,向夜臻干脆撤回了人。

    倒是西原那边,有了新的进展,西原表示,若能得北康白渝郭,可以放弃与东阳的联合。除了混入岚城的东阳人,西原的人也正在前往岚城和白渝郭的路上。

    向夜臻必须要尽快恢复身份。

    皇王下令由穆洗将军前往空沧山接回他,向夜臻还是放心不下易蔻筠的伤势,干脆又打发了莫牵尘进宫。

    莫牵尘都要有一种错觉,自己是这小两口儿私通传递消息的帮凶了!

    “莫牵尘,你来做什么?”见了莫牵尘,梅清到底还是收敛了一些。

    “好说,易蔻筠如今被封穆洗将军,不日就将出发前往空沧山完成国之大事,皇王特将此时交由本公子全权负责,本公子倒是想知道,那日的刺客竟就这么厉害,把穆洗将军伤的都做上轮椅了?若耽误了大事,可不是你我在场的人担得起的。”莫牵尘半是坏笑半是威胁提醒。

    “莫公子明鉴,穆洗将军膝上的伤,并非是刺客所伤,而是,而是……”小唯最后的话,还是被梅清一个眼神给警告回去了。

    “而是什么?”莫牵尘问着,却再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无妨,”莫牵尘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早些时候战王府来了消息说刺客一事已有了下落,到时一切自然水落石出。”

    “小唯,推我进去。”因那次被莫牵尘劫进柜中一事,易蔻筠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反正她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也懒得再陪这些人打太极。

    “各位,我身体不适先行告退,恕招待不周,各位自便。”易蔻筠一句话,就丢下了全场的人。

    谷素见易蔻筠进屋,才松了一口气,一大早就听这么多人在这儿聒噪,易蔻筠再不进来,他都想把她劫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