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出宫前夕(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205字

    “快,你看看我,你还记得我不?”谷素在易蔻筠面前晃悠着,一脸期待。

    “没。”易蔻筠一个字,谷素的心拔凉拔凉的。

    “好几个没良心的,枉你小时候我还抱着你……”

    “你知道我的身份!?”易蔻筠打断了沉浸在回忆中的谷素。

    “那当然。”

    “告诉过什么人?”

    “告诉人,我倒是想告诉……”

    得知谷素没有透露她的身份,易蔻筠才松了一口气。

    这两日她又时常会想起以前,想起那日的屠杀,自从来了北康,她一直在逃避,如今,也是时候该面对了。

    “你来找我?目的为何?易鸾雇你来的?”易蔻筠粉唇张合之间,谷素是一个字也没听懂。

    “你说什么?”

    “不过我倒是好奇,易鸾何时涨了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连绝音谷的人都请的动,说吧,他给了你什么?我易蔻筠可以双倍给你。”

    “噗……”谷素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他反应过来了,他在东阳找到这丫头的时候,她正在被一群人追杀,现在,显然她是以为自己是受雇于那些人的。

    “荒唐,伤心,过分。我,我告诉你,我绝音谷绝对不会被任何人收买,除了我们认定的人,而你,是上天选定,绝音谷会全力辅佐你成就大事。”谷素急着解释道。

    “大事?什么大事?”易蔻筠不解。

    “这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来,是来帮你的,做任何事。”

    “哦?”

    “怎么,你不信?”

    “梅清身边的侍卫林修,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但现在我行动不便,你若能帮我把他带来,我就信你。”

    “一言为定!”谷素话音刚落,就不见了人影。

    易蔻筠轻抚着手中的木梨花佩,皇王已经秘密见过了她,并且暗中嘱咐她留意空沧山的在空沧山的向夜臻。若有变故,可先斩后奏。

    空沧山,处四国交界,她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回东阳。

    “你放开我!

    林修被谷素拖着进了屋子里。天知道这个老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还没来得及拿出画金弓,就被擒了。

    这也是林修第一次输的这么惨。

    “是你?”见面前的人是易蔻筠,林修很是不解。

    “这个东西,可认得?”易蔻筠亮出了手中的木梨花佩。

    “林修见过庄主。”这木梨花佩,是木梨山庄的信物,也是能号令得动归吟、墨琰两大山庄的圣物。

    那日南宫烁竟有意为难时,易蔻筠都没有拿出这个东西来。

    “不用问我是谁,北康皇王已经下了一月后由我带领军队去空沧山接回战王府世子向夜臻,三日后我会出宫,我要你联系归吟庄所有流落北康的人,我有事要你们做。”

    “是。”面对木梨令,林修未曾有分毫的怀疑。

    “战王府那边,你且继续当着暗卫。”……

    两人商讨了许久,后林修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可是东阳易家的人?”

    “我和你一样,家破人亡。”

    林修心中瞬时有了答案。

    “哎,你们两个都说了这么久了,我,你总肯相信了吧?”谷素又急着冒出来。

    “能得绝音谷的相助,我易蔻筠不胜感激,虽然我看得出来,你有事在瞒着我。”

    “我……”谷素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过我不介意,到了合适的时机,我想你会告诉我的。”

    “嗯。”谷素很用力的点了点头。

    出宫之前难得的好天气,梅远让泉儿来请了易蔻筠去城外游览。易蔻筠想着来了北康这么久都还未去看过,就答应了下来。

    此时已是初秋,岚城外的护城河里飘满了落叶,倒是城北的一处枫林,火红了半边天际,霎是耀眼,却也霎是好看。

    “这除枫林,可足足绵延了十里,听居民们说,种下这里的,还是位仙者呢。”泉儿叽叽喳喳的向梅远和易蔻筠介绍着。

    “如此美的景色,若是穆洗将军的腿没伤着,你我琴音舞动再一曲,就完美了。”梅远叹息着说道。

    “无妨,去接了世子回来后,我们再来此地。”易蔻筠看着满天飞舞的落枫,捡起一片残叶放入手心,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就说好了,不许变了。”一向稳重的梅远突然像个孩子般拉住了易蔻筠的小拇指。

    “对了,此去空沧山路途遥远,我不放心你,子臻在我身边多年,武力尚可,你若信得过我,就让他跟着一同去吧。”梅远突然转了话题。

    她招了招手,只见一青衣男子携剑而来,他眉宇之间尽是霸气,五官也是俊朗如上天的恩赐,三千墨发仅用一顶玉冠竖起,张扬却又内敛,沉静而又肆意。

    有着鲜衣怒马的活力,又给人算无遗策的稳重感。

    易蔻筠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子臻?”她轻轻唤道。

    “是。”他谦恭答道。

    “如此,我便算你答应了。”梅远急着开口,好像生怕易蔻筠反悔了似的。

    “只是如此文武兼备的人,给了我,公主不会心疼?”易蔻筠笑着调侃。

    “不是我的,终归留不住啊。”梅远轻轻叹息。

    “什么?”

    “哦,没什么。我们继续向前走一走吧。”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却各怀着心事。行至枫林半途时,易蔻筠突然脱离了队伍,小唯回过神儿时,易蔻筠已经没了踪影。

    “什么?”梅远大怒,急忙派遣人寻找。

    “子臻,你不要急。”梅远本想安抚子臻,但她话音未落,就发现子臻已经没了踪迹!

    枫林深处的一间小木屋里,易蔻筠醒来时,却看见了梅清放大的脸。

    她记得自己当时正想着如何把归吟庄的人也安排进军队里随她一同离开,突然颈部一震,自己就没了知觉。

    “梅清?”她怎么会在这儿?

    “哼,本公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有本公主的理由,倒是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你自己的处境。”梅清阴笑着,眼神里闪着诡异的光。

    易蔻筠扫视了周围一圈,并没有林修的影子。

    “你想怎样?”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保持镇定。

    “你的这张嘴,本公主讨厌,因为它蛊惑了太多的人;你的这张脸,本公主也讨厌,因为你竟然敢勾引本公主身边的人:你的这条命,本公主不想要,却也不想让你再拥有。你说,本公主该怎么办?”梅清涂了妖艳红色的长指甲划过房间里挂在墙上的刀具。

    原来那日谷素把林修劫去易蔻筠那里,林修走的时候被宫里的一个小太监看到,传到了梅清的耳里。

    林修,她不允许任何人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