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共患难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307字

    “呵,枉你是一国公主,竟如此善妒,是非不分。”易蔻筠鄙视的看了她一眼。

    “随你说,反正今日,你插翅难逃。进来吧。”梅清一挥手,就有许多紫衣蒙面人冲进来,他们皆手持明晃晃的匕首。

    “易蔻筠,今日,本公主要挖了你的眼,你的心!”梅青说着,对着易蔻筠步步逼近。

    易蔻筠暗中观察着周围的构造,她的双膝早已痊愈,她之所以一直坐着轮椅,不过是麻痹刘盛和梅清,掩人耳目罢了。

    毕竟,梅清给易蔻筠一些教训杀杀她的傲气,刘盛乐见。

    但生死关头,保命要紧。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易蔻筠正欲拼死一搏的时候,木屋外传来了子臻盛怒的声音。

    他剑气如虹,飞扬霸道,一剑挥舞过来,那小木屋的门竟然被生生劈出了个大的空缺。

    他一步步逼近,如发怒的巨神,嗜血修罗,紫衣人想要拦截,却难挡他分毫。

    “子臻。”见紫衣人打算从背后下黑手,易蔻筠情急之下直接站起来替子臻格挡住了那阴险一剑。

    “快,给本公主杀了她!”梅清气急败坏大喊。

    “吵死了,闭嘴。”那紫衣人竟然吼了梅清。

    混战之中,易蔻筠和子臻好似心有灵犀一般,两人各防守一边,彼此信任,放心将后背交给对方,子臻牵起易蔻筠的手,易蔻筠飞身旋转而起,金丝白靴扫过之处,紫衣人应声而倒。

    眼见不敌,紫衣之人的首领也加入进了打斗之中,梅清则悄悄欲溜走,但易蔻筠岂会那么轻易放过她?她给了子臻一个眼神,飞身挡在了梅清的前面,那一刻,门外秋风萧条的肃杀之气似乎也敌不过易蔻筠周身的气场。

    梅清嘴唇发抖,压根儿不敢看易蔻筠。

    另一边,子臻已将紫衣人的首领制服,他将那人踩在地上,冰冷的长剑抵在他的喉间,冷声喝道:“说,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为了防止那人吞毒自杀,子臻早已打飞了他的牙齿。

    情势瞬间发生了反转。

    “别,我说。”那人嘴里含着血,求饶说道。

    “派我们来的人,是……”趁子臻不注意之际,那人拼死掰下木屋里的一处暗格。

    “找死。”子臻一剑了结了那人。

    易蔻筠手中的剑抵达梅清脖颈前的一刻,突然脚下一空,她整个人掉进了一处地穴里。

    “易蔻筠!”子臻飞身而至,一掌打飞了傻站着的梅清,而后也跟着跳了下去。

    “快,快走。”梅清被吓着了,急忙在身边的嬷嬷搀扶下离开了木屋。

    枫林之中,梅远还在寻找着易蔻筠,却突然好似看见梅清的身影。

    “泉儿,那是不是梅清?”梅远问道。

    泉儿往枫林某处一看,那在漫天落枫里仓皇疾步的,可不就是三公主梅远么?

    “走,去那边看看。”梅远第一直觉就是去梅清过来的那边去看看。

    地穴里,易蔻筠醒在子臻的怀抱里。

    方才往下掉的时候,周围很黑,易蔻筠什么也抓不住,整个人都处于失控状态,那日的漫天火光和血腥屠戮交替着出现在她的脑海。

    木梨花下,少女笑声似银铃欢快,宛如坠落人间的天使。

    忽,镜破人离,仿似修罗炼狱,花红,人惊,风云变。

    易蔻筠记得,黑暗之中,是子臻拉住了她的手。

    看着昏迷的子臻,易蔻筠突然就酸了鼻头,战王,屏风之后的那人,刘盛,梅清,这些日子,这些日子,给与她的,都是无尽的算计。对于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易蔻筠来说,那是无尽的辛酸。

    但眼前的这人,易蔻筠没来由对他产生了好感和信任。

    “子臻,醒醒。”

    “将军。”子臻仍是守礼。

    “你没事吧?”

    “还好。”

    三言两语的,空气中开始弥漫出了一股尴尬的气息。

    “这处地穴,看着像是天然形成的,应该会有其他出口,我们再找一找。”易蔻筠开口打破了平静。

    “嗯。”

    易蔻筠说的并没有错,这处地穴确实是天然形成,后被一位能工巧匠发现,便改做了暗道,并在其上修建了木屋掩人耳目。

    但此处看起来,早已荒废多年。

    两人并肩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原本还尚宽敞的地穴突然就变得狭窄了起来,到最后,竟只能容一人通过。

    子臻主动请了婴去探路,易蔻筠却执意要跟随。

    通过狭窄之后,易蔻筠忽然好似踩到了什么,她神色微变,示意子臻。

    “隆隆……”巨石滚动的声音自他们的背后传来,堵住了那极狭窄的通道。

    “不好。”子臻大喊,抱起易蔻筠左右躲闪。

    他们的前方,正有无数的飞镖暗器朝他们投过来,地面里也开始冒气了毒烟。易蔻筠扯下裙摆,蒙住了嘴鼻,也伸手去替子臻蒙住口鼻。

    正专心躲闪的子臻突然感觉到易蔻筠的青葱玉指不经意间划过自己的喉结处,大脑一瞬触电般,躲闪的动作明显一迟疑。

    一枚暗镖堪堪划过子臻的脸颊。

    “上面,我们头顶有蹊跷。”易蔻筠发觉了不对劲。

    子臻一抬脚,准确地将佩剑踢给了怀中的人。

    他猛地一借力,易蔻筠也使出了全部力气,狠狠的刺向了他们头顶的石壁。

    那石壁竟然透出了一丝光亮。

    “再来。”

    两人默契对视。

    两下,三下。

    轰隆一声,那石壁破出了个大洞。

    子臻抓住时机,巧妙的借助飞镖的劲道,和易蔻筠旋进了石壁上。

    总算是脱险了。

    “冒犯将军了。”子臻第一时间就是向易蔻筠谢罪。

    “不必多礼,以后唤我名字就行。”易蔻筠是真心对子臻信任了。或许,连日的积压,她需要一个精神寄托。

    “末将不敢。”

    “那,唤我易姑娘,总行了吧。你是二公主派来保护我的人,不算是我的部下,不必太拘束。”

    “是。”

    突然,他们上来的那处破洞里开始有毒烟冒上来。

    两人又是同时反应过来,都看到了身旁的大口径水缸,齐齐出发,将水缸倒扣在那处破洞处,堵住了毒烟。

    又是相视一笑。

    皇宫里,林修办好了易蔻筠交代的事,却发现她与梅清都不在皇宫里。

    他左右敲打,委婉问了公主殿里的人,才知道梅清公主昨日深夜里突然收到一封信,然后一大早就带了贴身嬷嬷出宫了。

    他急急去找易蔻筠,却撞上梅远派回来搬救兵的人,才知道易蔻筠出事了。

    “前辈,前辈,易姑娘出事了。”一进门,林修救开始对着易蔻筠住所里的柱子大喊,据他所知,那位前辈最喜爱在柱子上睡觉。

    “大白天的你吵什么?”谷素慵懒不悦的声音传来,他一个弧度,躺在了地上。

    “二公主约了易姑娘去散心,但在枫林里,易蔻筠失踪了。”林修急着解释。

    “什么?”谷素瞬时没了睡意,未等林修反应过来,就已经出发了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