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最重要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184字

    “什么?”易蔻筠惊着了。

    原来他让她把镯子捞上来,是想带她看眼前的这个地方。

    淡蓝色的湖水之下,宛若龙宫一般,那是青砖瓦色的外墙,却映上了水的粼粼波光,那处地方很大,大的易蔻筠一眼望不见边界。

    檐角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神兽,门窗虽然是封死的但却是应有尽有。易蔻筠甚至能透过窗户看见里面的树,不过她随即又反应过来,水下面哪儿来的树。

    几乎,易蔻筠会怀疑这是哪处贵人的住宅被人沉到了水底。

    那人带她游进了一处旋涡,旋涡之后,他们二人就出现在了水下的屋子里。

    “主上。”守在旋涡处的暗卫齐齐行礼,眼神里却透露出一种差异,这水下基地,可是战王府的绝密,这处旋涡,更是暗卫里的绝密,是关键时候,危急关头用来逃生的。

    怎么主上会带了一个女子过来?

    基地里,到处都有暗卫在巡逻看守,易蔻筠默默扫视了一番,这处地方,估计有半座战王府那么大!

    兵械库,官员库,金银库,消息库。

    这处基地里简直蕴含了整个北康的所有命脉。

    易蔻筠瞠目结舌,自己明明心里有恨,却迟迟未有行动,一直不愿面对,但眼前这人,一个看上去大不了她几岁的人,竟然能修建了如此浩瀚的基地,成立了如此彪悍的暗卫,取得了如此惊人的成绩。

    她心里开始有了一丝丝对向夜臻的佩服,或许,自己把木梨花佩交给他,是个完全正确的决定。

    但对向夜臻而言,这些,还远远不够。

    “这是比我的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我的,诚意。”

    若非是易蔻筠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亲身所经历,她绝对不会相信,那个屏风之后听声音就知道很不好惹的人今日竟然会如此相信她。

    “不怕我把你卖了?”

    “不怕。”

    “为什么?”

    “因为你很重要的东西也在我手里。”

    好吧,易蔻筠很难再反驳了,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那人带着易蔻筠来到了一处冰室。

    里面躺着的,赫然正是战王。

    “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你不必说了。这处地方已经足以让我看到你的诚意。”易蔻筠不想再被卷进战王府和皇宫的斗争之中,干脆转身就走。

    “这个,给你。”向夜臻却唤住了她。

    他手里拿着一个锦盒,盒子里躺着的,是那对紫玉手镯。

    “手镯掉下来的时候,正好有暗卫在检查旋涡周围的水路,就给捡了回来。”向夜臻解释道。

    “合着,你安排我住在玉林殿,也是有原因的?”易蔻筠发觉了不对,玉林苑的下面就是战王府的最大秘密所在地,他却安排自己住在那里,说没有什么想法,任谁都不会相信。

    “带上吧。”向夜臻并不理会她的问题。

    “这紫玉手镯,天下未必就只有这一对。”易蔻筠摩挲着手镯。

    “什么?”

    “那块紫玉原石我听说过,它的分量,绝不止能雕一对手镯这么简单。”易蔻筠又盖上了锦盒的盖子,道:“我易蔻筠要的东西,得是独一无二的。”

    “可知它在何处?”

    “不知,只知那紫玉原石本是东阳易家所有。”

    “我跟你一同去空沧,找玉。”

    易蔻筠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怎么今日,如此奇怪。

    “不必。”易蔻筠急忙拒绝,这一路她可是有正事要办,而且,她想到了子臻。“玉得讲究缘分,强求不得。”

    “我们上去吧。”水下呆的久了,易蔻筠已经感觉到了阵阵寒意,那些常年在水下的暗卫,也是够辛苦。

    “嗯。”

    易蔻筠才出水面,谷素忙一把把她拎回了岸上。

    “我是旱鸭子。”在易蔻筠质问之前,谷素已经乖乖举起了双手解释道。

    “帮我去办一件事,我就原谅你。”易蔻筠的大事,该着手去做了。

    是夜,堂堂的绝音谷谷主,竟然成为了年过四旬的老妪刘嬷嬷的梁上之客。

    他翻遍了刘嬷嬷的屋子都没有找到易丫头说的秘籍,刘嬷嬷却回来了,他也是逼不得已的。

    但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刘嬷嬷一见到被翻得乱糟糟的屋子,竟然也没太在意,直接略过散落在地上的金银珠宝,扣下了靠近墙角处的一个暗格。

    暗格里面是一个精致的檀香盒,刘嬷嬷小心打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都还在,瞬时心放到了肚子里,送了一大口气。而后,才开始收拾好自己的那些钱财,但却数也没数,也没声张。

    这可就有些奇怪了。

    易蔻筠听到这些时,却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于是,才回到玉林苑还没来得及喝口茶的谷素又被易蔻筠拉去了刘嬷嬷的住处。

    兵贵神速。

    天色仍是一片黯淡,她用暗器打晕了守在门口的人,然后溜了进去,按着刘嬷嬷的做法,拿到了暗盒里的东西。

    那些书信,都是刘嬷嬷长期以来往宫里送战王府消息的证据,而那枚印章,上面刻着刘姜二字,看样子,那应该就是刘嬷嬷的真名。

    谁能想到,深受战王府上下倚重的刘嬷嬷竟然是宫里的眼线?

    易蔻筠随手将那些信件藏在衣袖里,将那枚印章吊在手指上,走到刘嬷嬷的床前,晃啊晃的,昏睡中的刘嬷嬷很快就醒了过来。

    “看来这印章不只是传递消息时好用,唤人起床的效用也是不容忽略呢。”易蔻筠接着晃悠着印章,嘴角含着妖媚的笑。

    “还给我。”刘嬷嬷一看到那枚印章,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那可是她的命根子呀。

    “怎么?这东西如此重要吗?”

    “你,你把它还给我,什么都好商量。”刘嬷嬷从床上爬起来,一步步的逼近易蔻筠。

    “你说我要是把这些东西送到战王面前,或者假借这枚印章传递上几次假消息,会有说明样的结果?”

    “别,千万别。”刘嬷嬷急忙喊道,“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怎么,刘姜嬷嬷,你是觉得你能给我的,比战王和皇王还有湘王多么?”

    “不,这样,你想怎样我都依你,我可以让出二管家的位子给你做,可以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我,我还可以帮你向皇王,向战王讨要任何你喜欢的东西,甚至,你想知道什么消息,宫里的,战王府的,湘王府的,我也都可以告诉你。”

    刘嬷嬷为保命不顾一切的做法让易蔻筠想到了郭宣,那位东阳所有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储君太子,也是为了一个皇位,做尽了龌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