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请君入瓮(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82字

    易蔻筠对刘嬷嬷瞬间厌恶到了极致。她原本只是想吓她一吓,好让她能够顺利的交出秘籍,可这一刻,她真的想将这些东西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看清刘姜的嘴脸。

    “不要……”易蔻筠正朝着门的方向走去时,刘姜撕心裂肺的大喊。

    “我做的一切都是有苦衷的,你放过我。”一向趾高气扬的刘嬷嬷刺客竟然跪了下来。不是礼节象征性的跪,而是真正的哀求,无助。

    易蔻筠还是停下了脚步。

    “我是东阳国的人。”她喃喃说着:“我原本是东阳国的人,东阳北康大战时我被颜禄抓了,送进了宫,我违背本性帮着他和皇王做事,只是想留着一条吗,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回去。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她最后几个字,惹得易蔻筠又是鼻头一酸。

    “我的秘籍呢?”易蔻筠不想再和她多待一刻。

    原本,按照母亲的教诲,敢动她的东西,敢欺负她,她应该杀了她的。

    但在这乱世之中,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现在的易蔻筠,还没学会果断,还没学会杀伐止戈。连刘嬷嬷这般的人,易蔻筠竟然也产生了怜悯之心。

    她也恨自己。但正因如此,她才需要成长。

    “秘籍?”刘嬷嬷看见了希望。

    “我随身携带的,在战王府醒来后,就不见了。”

    “那个,那个东西我记得,被陶赖拿走了,说是奉战王旨意。”

    “什么?”

    “哐当……”易蔻筠震惊之际,门外传来了声响。

    门外,谷素一脚把莫牵尘踢到了地上,吹着胡子瞪着眼点了他的穴道。

    “鬼鬼祟祟在房顶做什么?”谷素故作恶狠狠的盘问。

    莫牵尘欲哭无泪,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了,他终于查出了流往宫中的信件与刘嬷嬷有关系,他已经够小心翼翼的了,怎么还是在房顶被人揪住了?

    这下,北康公子要变成北康小姐了!!

    不用说,又是向夜臻给他下的套,他们之间有赌约,半月为期,找得出宫里的人,向夜臻就许他一个要求,若是做不到,北康公子称谓就该做北康小姐。

    因为,他做事拖拖沓沓,哪里像男子汉大丈夫?

    莫牵尘汗,今天是可最后一天了啊,怎么半途会杀出来这么个恶霸?

    莫牵尘英俊的小脸上,五官已经拧成了一团。

    胸前被谷素踩得疼不说,他的心也痛啊。

    “莫牵尘?”刘嬷嬷也听出了屋外的动静,神色之间充满了担忧和恐惧。

    “你认得他?”

    “隐藏在战王府的好多宫里的人,都是被他挖出来的。”

    “你没把他替战王府办事的消息告知皇王和颜禄?”

    “我已经有三个月未传递过消息了,不满你说,宫里和湘王府也在找我。可我收到了东阳的书信,原来我还有家人尚在人世,十五年了啊。”刘嬷嬷话里,疲态尽显。

    “帮我一个忙,我保你一命。”易蔻筠心彻底软了。

    不过也确实是为她日后,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但她的那份成长,来得太过撕心裂肺了些。

    “什么?”

    “莫牵尘已经查到了你这里,你应该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你随我去面见战王,按我说的做,我可以保你活着回到东阳。”

    “真的?”刘嬷嬷闻言,竟然已是老泪纵横。

    “这是交易,成或不成,在你。”

    “我答应。”

    “好。”与刘嬷嬷耳语了一番之后,易蔻筠压着五花大绑的刘嬷嬷出了屋子。

    “谷素,押着。”易蔻筠将绳子交给谷素。

    “那,这个呢?”谷素戳了戳一脸生无可恋的莫牵尘。

    “哦,这个呀?”易蔻筠走过去,狠狠踢了莫牵尘的膝盖一脚,算是还在宫里时他的冒犯,然后幽幽的来了句:“也拎走。”

    于是乎,易蔻筠怀里抱着一个锦盒走在前面,谷素跟在后面,肩上扛着莫牵尘,手里牵着刘嬷嬷。

    莫牵尘看着易蔻筠竟然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从假山的暗口云淡风轻的开启通道,完全避开了一路的机关,最后来到向夜臻的密室里,嘴巴一直大睁着。

    谷素嫌弃的将滴上他口水的衣袖又在莫牵尘的身上蹭了蹭。

    何时,易蔻筠这丫头也知道这处地方了?这个问题,直到谷素将他重重摔在地上,他才回过神来。

    “阿……”莫牵尘刚想开口喊“阿夜救我”,就反应过来易蔻筠还不知道向夜臻的真实身份,只能委屈巴巴的看着向夜臻:“主上……”

    “这个人,归你了。”易蔻筠潇洒的把刘嬷嬷推到了向夜臻的面前。

    “饶、饶命。”刘嬷嬷没想到易蔻筠会带她来了这处她在战王府多年从未来过的地方,一时心里打起了鼓。

    “这是何意?”向夜臻只是一瞥,又开始低着头练他的字。

    “呶,这个。”易蔻筠将手中的锦盒给了向夜臻。

    显扬打开了那锦盒,也被里面的东西震惊到了。

    “主上。”他把东西呈给了向夜臻。

    向夜臻看着,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但到最后,他竟然流露出来了一丝欣喜的表情。

    显扬和莫牵尘不约而同的眨了眨眼。

    “很好。”向夜臻难得赞扬。

    “宫里的日子,总不会是白待的。”易蔻筠开始往自己身上揽功劳,“不过,这个人,藏头藏尾的,也得好好查查。”易蔻筠指向了莫牵尘。

    莫牵尘再汗,欲哭无泪啊。他今天绝对是出门忘了看黄历,不,今天就不该出门。

    “嗯。”向夜臻竟然说了嗯。

    莫牵尘已被气晕。

    “在你处置她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

    “问吧。”

    “为什么对我下毒?”易蔻筠话一出,向夜臻练字的手明显是一顿。

    “什么毒?”刘嬷嬷还算是敬业,是演戏演全套。

    “我的肩膀,你敢说不是拜你所赐!?”易蔻筠清了清嗓子。

    “我,皇王只说你才进战王府就被安排到玉林苑住,外面还有暗卫把守保护,肯定来历不凡,在战王府的地位举足轻重,才让下的毒。”刘嬷嬷这话可不假,当初颜禄让她下毒,的确是出于这个。

    但易蔻筠说,若是双面间谍的身份暴露,谁都救不了她。

    向夜臻闻言,手又是一抖,好好的一幅字,被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