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请君入瓮(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69字

    “在战王府举足轻重!还有暗卫保护!”易蔻筠押着嗓子,酸酸的对着向夜臻说道。

    显扬和莫牵尘的眼睛都自觉地瞥到了他处。

    “是,而且老奴还知道,你初入战王府时,战王拿走了你的贴身之物,作为你知道战王府秘密的要挟。”刘嬷嬷终于把话题引到了那本秘籍上。

    “哦?”易蔻筠故作惊讶,拉长了音调。

    “将她拖下去。”

    向夜臻终于开口处置了。

    一切,也尽在易蔻筠掌握之中。

    “显扬,把莫牵尘带走。”向夜臻也遣走了他们二人。

    “谷素,去外面等我。”易蔻筠知道,向夜臻是有话要对她说了。

    “在宫里,还查到了什么?”向夜臻又重新铺了一张宣纸。

    “就这些,从皇王那里,得知了些线索。”易蔻筠耸了耸肩。“但刚刚,刘姜所说的,我的贴身之物?”

    “是在我这儿。”易蔻筠没想到向夜臻会如此轻易承认。

    “不打算还给我了?”

    “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向夜臻并没有回答她。

    “十月十五。”

    “嗯。”

    “刘姜,你打算怎么处置?”易蔻筠一时也摸不清楚今日向夜臻到底脾性如何,干脆从侧面出击。“她是我抓到了,自然应该由我处理。”

    “嗯。”向夜臻竟然又答应了她。

    “你要的东西,在桌屉里。”向夜臻一幅字已经练完,她从容放下笔,便离开了。

    易蔻筠连忙打开抽屉查看,映入眼帘的,正是秘籍。

    但里面却是一片空白。

    但这就对了!木梨山庄的秘籍,岂会是寻常人都可以窥见的?易蔻筠之所以耐着性子到现在才找回秘籍,部分原因就是因此。除了她,天下再无第二个人知道如何让秘籍上的字显现出来。

    不经意之间,目光所及之处,她瞥见了向夜臻方才练的字。

    “天下相聚。”

    向夜臻写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呢?

    易蔻筠才回到玉林苑,谷素就收到了宫里林修来的信。原来梅远已经压制住了梅清,那日的事,梅清果然也是收人蛊惑。但紫衣人的下落,梅清也不知。

    易蔻筠不禁有些懊恼。

    但再看看怀中的秘籍,她的心就定了下来。很快,很快她就能拿回自己的东西,这北康,她应该是不会在回来了。也就不用再管这其中的恩怨是非。

    “去吧刘姜接回玉林苑。”

    谷素出去后,易蔻筠才沉沉睡去。从昨天大半夜到现在,她还真是困了。

    “阿夜,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把刘姜交给那丫头?”刚被解了绑的莫牵尘就急急去找了向夜臻。

    那可是他的辛苦成果。

    额,话说莫牵尘也真好意思,明明是易蔻筠先发现的!

    “有什么不妥?”和他一比,向夜臻倒是淡定得多。

    “她身上可是有太多可以挖的秘密!”

    “不是还有子臻么?”向夜臻摘下了面纱。“自今日起,战王府上下之事暂由你管理。”

    是啊,在战王府里,刘姜自然是翻不了天,但在去往空沧山的途中,可还有子臻呢。

    反正就是不管她在哪里,还是在向夜臻的掌控之中。

    “高,真是高明。”莫牵尘默默咽了咽口水,竖起了大拇指。明面上看,易蔻筠占尽了便宜,但仔细一想,还是向夜臻腹黑。

    “显扬,好好辅佐,”向夜臻打量了打量莫牵尘,接着说道:“好好辅佐北康小姐。”

    莫牵尘听言,脚底一软险些摔倒,幸亏显扬扶住了他。

    “是。”显扬使劲憋着笑。

    冰室里,向夜臻换上了月白色的衣袍,不同于黑衣时的霸气,青衣时的儒雅,白衣,更衬的他身材健硕,高贵不可侵犯。

    他眼睛定定的看着躺在寒冰之上的战王。

    “爹,孩儿又要走了。但这次,我会光明正大的回来。”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玉林苑,易蔻筠在梦魇中醒来时已是黄昏。而子臻,也早已等了她多时。

    在梦中,洛阳城北,风光了数百年的易府变成了血海,只是一个午睡的时间,她醒来时,却不得不面对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的母亲木梨夫人已经身中数箭,却仍率人死死的守住她的屋子。

    “娘。”目睹母亲再次中箭,她惊慌大喊,奔着跑向木梨夫人,声音中却没有丝毫一个孩童该有的颤抖。

    “寒儿,你记着,母亲只说一遍。若新皇太子能安治统一了天下,勿需为我们报仇,但若他做不到,就把今日易家之痛,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还有,那些背后下黑手的武林中人。”将一本武功秘籍塞到她的怀里后,木梨夫人一掌劈开了易蔻筠房间的墙面,青石台阶赫然出现在眼前。

    “寒儿,好好活着,好好修炼秘籍。离开东阳国,去北康。”木梨夫人最后一句话才说完,就有大批黑衣蒙面人攻了进来。

    木梨夫人凝聚全身剑气,鼓足内力,毁了易蔻筠消失的那条密道…

    易蔻筠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她娘了。或许,是快要回去了吧。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醒我?”

    “无妨。”

    “谷素呢?”易蔻筠开始凶巴巴的吼叫着:“谷老头,谷老头……”

    子臻来了,他竟然不叫醒她,害她在子臻面前出了丑。

    “他说有事要出去一趟,所以让我在这儿守着你。”子臻解释道。

    “有事?他能有什么事。”

    “在下不知。”

    “不是和梅远说好的,十五才出发的么?今天才十一,怎么你这么快就来了?”易蔻筠备了些薄酒,拉着子臻上了房顶。

    “前些日子,战王府有人托二公主找一块稀世罕见的紫玉,现在有下落了,特来告知。”子臻并未沾酒。

    “什么?”易蔻筠没想到,她随口一说,那人竟然还真就当真了。

    “他可是一言九鼎的人。”子臻倒是斩钉截铁。

    “你这么了解他?”易蔻筠歪着头问道:“子臻,你说,如果你能摆脱了为人卖命的命运,你想做什么?”

    “什么?”子臻一愣,没想到她会问出这话。

    “没什么。”易蔻筠抿了抿嘴,是她多心了。但凡有的选,谁愿意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你想什么时候去取那玉?”子臻好像很是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