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藏宝库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180字

    “二公主这么早派你过来,是因此?”

    “嗯。”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易蔻筠站起来了身,夕阳的照射之下,她长发舞泱。“左右我今日睡够了,着一时半会儿的,还睡不着。”

    “嗯。”

    “怎么会在南宫府?”易蔻筠没想到子臻会带她来到南宫府,那手镯瞌睡南宫家进献给皇王的,难不成,南宫家竟藏私?

    “在他们的库房里,走吧。”子臻倒是一脸淡定。

    但在他们经过南宫府的某处时,突然来了巡卫,他们只得藏了起来。却发现,巡卫之后,南宫烁竟也朝着库房的方向悄悄移去。

    这可是他自己家,何须如此悄默声儿的?

    易蔻筠看了子臻一眼,两人决定,跟上去看看。

    有南宫烁竟在前面引路,他们一路上倒是少走了许多路。

    南宫府西北角的一处偏僻小屋里,南宫烁竟移动了动屋子里的金兽香炉,半面墙便轰然下沉,一条通往地下的青石砖出现于眼前。

    这场景,易蔻筠可是熟悉的紧。没想到南宫家竟然还沿袭着这种库房的选址构造。

    在四国之中,每国都有一位首富,他们掌握着国家的大部分经济命脉,被人称为四大世家。四大世家之间争斗而又彼此合作,每个家族里都有明暗好几座库房,但真正的藏宝之地,往往是偏僻的角落里。

    北康南宫家以前请术士算过,西北方位是个蓄财的好地方。

    当然,西北的方位易蔻筠是不知道的,但她知道,近年来,为了防止有人利用歧黄之术算出家族命脉藏宝之地,四大家族已经采用了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也就是说,如果术士得出的结论是西北,那真正的藏宝之地就绝不会是西北。

    青石砖台阶一路延伸,至中途时,南宫烁竟突然掉了头,又往回走,子臻急急拉了易蔻筠躲避进了一处石缝。。

    但往回走了不远,南宫烁竟又开始调头。之后又是几次,易蔻筠都快被他转晕了,他这是,在自家的密道里迷路了不成?

    “他是在找开启的机关。”子臻压着低沉的声音对易蔻筠解释。

    他贴近易蔻筠耳朵时,热气哈出,弄得她痒痒的。

    “什么?”易蔻筠下意识的一回头,额头正正好撞上了子臻的鼻间,她霎时绯红了脸颊,但子臻却快速抱住了她,示意她别出声。

    南宫烁竟已将找了许久,但一直未有结果,易蔻筠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们来时的青砖石阶两侧,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天然石缝,怎南宫烁竟就一直赖在这里了。

    她看了看子臻。

    子臻却指了指她头顶的一处鲜红色的突起。

    不会吧!机关竟然就在她头顶!!

    难怪南宫烁竟一直找不到。

    不过也不怪他,石缝的口径本来就小,里面又正好容纳了两个人,加上石缝口正好处在背光一面,子臻穿了一袭黑衣站在靠外,以南宫烁竟的方位看过来,估计都很难发现这里是个石缝,更别提找到机关了。

    看样子,他应该是第一次来。

    但他们不能一直在这里等着呀!

    “怎么办?”易蔻筠用唇语问子臻。

    子臻淡淡一笑,竟按下了那机关。

    “什么!?”易蔻筠震惊了,他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南宫烁竟他们藏在这里么?

    机关启动,青石壁上裂开了一道口,里面有微弱的光线透出,看样子,里面就是了。

    机关开启时,南宫烁竟也是一惊,他可是瞒着爹爹偷偷来的,难不成是被发现了?

    但四下巡视了视,并没有任何人,但他有急事,经不得等了。

    狐疑着,南宫烁竟还是进了拿出裂缝。

    “高。”易蔻筠朝着子臻竖了竖大拇指。

    确实,他们一直藏在那里,难保不会被南宫烁竟发现,还不如启动了机关。

    快步跟进去,易蔻筠才发觉了南宫家藏宝的地方的奥妙所在。

    一般,若是有人真的发现了西南僻角的这处机关,走进了青石密道,但若沿着青石密道一直走下去,还不知会走到哪里去,谁又能想得到,南宫家的藏宝之地是在密道的半途。

    但这些,子臻是如何查知的,要知道,四大家族的藏宝机密,可都快赶上了皇家机密,就是朝廷,也不得而知的。

    她抬头看了看子臻,最终还是没将疑问问出口。或许就是子臻神通广大呢?难得和一个人投缘,她不想妄加猜忌。

    裂缝里面,点着蜡烛,先前微弱的光就是这些蜡烛发出来的。但奇怪的是,里面除了满地的貔貅兽的小的雕像,什么都没有。

    而且南宫烁竟也不见了踪迹。

    “你说的库房,就是这满地的貔貅兽?”易蔻筠打趣儿子臻道。

    “不急。”子臻很有把握的说道。

    果然,他话音刚落,南宫烁竟就背了个包袱从空旷地的某处上来了。

    对,是上来了。

    就是说,貔貅兽的下面,还有空间。

    但空旷的地方无处躲藏,两人只得飞跃而起贴在了空旷地的顶壁之上。

    南宫烁竟的神色越发慌忙了些,急急离开,并未发现他们。

    从顶壁上下来,子臻用内力震飞了许多的貔貅兽,易蔻筠发现,有那么几个,是被固定在地上的。

    “就是那里了。”

    他们走过去,一踩上那几只貔貅,就掉了下去。

    确切的说,他们有准备不算是掉下去的,而是安全着落。

    在他们的眼前,是一座金山。

    对,没错,就是金山。

    所有的东西并不是有规律的整齐摆放着,而是堆放在一起的。虽说算不上什么稀世珍宝,都是些金银以及之类的饰物,但这般放置,着实……

    易蔻筠瞬时连那块紫玉都不想要了。

    “这些只是假象,你要的东西,在这里。”子臻很自然的从石壁上的某处取出了个匣子。

    匣子里,静静躺在一块还没打磨的紫玉佩。

    应该就是那块紫玉原石做出手镯后所剩。

    “查的够清楚的嘛。”

    “公主交代,不敢大意,只不过此处并非南宫家真正的藏宝之地,着快紫玉佩,是两天前才运过来的,好似是南宫家打算最近用的。”子臻连带着向易蔻筠解释了一番。

    “原来如此。”

    看到成堆的金银时,易蔻筠就明白此处不过是个掩人耳目的假藏宝地,真正的稀世珍宝,应该另有储藏之地。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子臻找得到,为什么他们一路走得那么顺畅。

    “这块紫玉,原本就不是他们南宫家的东西。”易蔻筠盯着紫玉佩,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