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鸿门宴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50字

    当年紫玉原石被发现时,四大家族竞标,最后是东阳易家以高价将其收入囊中。

    易蔻筠不知道这紫玉是如何会跑到南宫家这里的,但直觉告诉她,绝对不会是正当手段得来的。

    “现在可以戴上了吧?”

    子臻竟然从怀里拿出来了那对紫玉手镯!

    感情他一直随身携带的!?

    “二公主交代的事,不敢不尽心。”子臻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道。

    光滑如水的手镯滑进了易蔻筠丝绸般的纤细手腕时,子臻的眼里也闪烁出了满意的目光。

    希望一切,能如塬逆大师所言一般吧。

    而此时,密室之上,南宫府也已乱开了锅。

    巡卫发现有夜行人潜入府里,与其交手却被重伤,正在发动全部府卫寻找。

    看来,是南宫烁竟被发现了。

    幸亏子臻提前安排充足,他们才能安全的离开。

    次日一早,南宫府失窃的消息竟然没有传出半点风声。

    易蔻筠摩挲着手镯,果然不出她所料,紫玉的事,南宫家定有猫腻。不过她没功夫再去深究了,反正紫玉也已经到手。一大早,子臻一起开始安排了行程所需。

    谷素却神情严肃。

    是那夜在宫中的刺客,有了下落!

    那些刺客,已经查明是东阳太子府的人,而且他们其中一人受不住拷问吐露了消息,此番前来,除了示威下战书之外,还要找一个人。

    东阳易家逃婚的幺女——易寒。

    谷素可是知道易蔻筠身份的人,易蔻筠并非她的本名,她叫易寒。

    易蔻筠嘴角划过一道冰冷的弧度,早就知道太子不敢将易家的变故公之于众,没承想到,竟然是用这种借口找她。

    逃婚?

    他郭宣向易家挥下屠刀的时候,可还记得她是他的太子妃?

    很快,子臻也闯进了玉林苑,谷素担心的事还是来了。

    刘盛多疑,易蔻筠,也是姓易,并且,来历未明。加上易蔻筠的年龄样貌与那侍卫描述的极其相似,她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潜进北康,也不是没有可能。

    子臻带来了消息:皇王来了旨意宣易蔻筠入宫!他虽然不知易蔻筠的真是身份,但风言风语也听到了一些。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鸿门宴。

    该来的,始终逃不掉。易蔻筠整理了理衣服,气定神闲,踏出了玉林苑。

    “我和你一同去。”谷素和子臻急忙追了出来,异口同声,气势汹汹。

    “陪我,去送死?”易蔻筠还有心思开玩笑。

    “未必是送死。”子臻握紧了手中的剑,眼神坚定。

    “那皇王敢动你,我就踏平他的宫殿。”谷素也来了脾气。

    易蔻筠心里一阵暖流,得他们二人如此相互,这趟北康之行,就不枉了。

    “谷素,你去安排,午时我们从宫里出来,咱们直接出发。”易蔻筠也定了心。

    “子臻,随我入宫。”

    “是。”

    玉林苑外,兵分两路,生死攸关。

    相府,莫牵尘听说了皇王的圣旨,急急赶到战王府,却被告知向夜臻已经随易蔻筠进宫去了。

    “我的天…”莫牵尘又是一惊,拔腿就跑,想去追回他们,但到门口时,还是晚了。

    宫里,易蔻筠红衣飞扬,面色从容,子臻仍是一袭青衣,跟着她的身后,威武持剑。

    气场十分强盛。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们才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们每迈过一道门,就有侍卫将门关上,而在那门之后,也顺势涌现出了许多的皮甲侍卫。

    他们手持利剑明刀,身上戾气翻涌,一看就是才从战场上下来不久的人。

    刘盛还真是在意,竟然搬动如此阵仗。不过,若易蔻筠的身份真是东阳太子妃,那么,北康就有了筹码,声讨东阳的筹码,或是要求止战和谈的筹码。

    可见刘盛是真的不想让打仗,真的迫切想利用易蔻筠的身份帮他重新布局对外环境和重整北康内部的局面。

    若是不需要打仗了,那么战王府的世子,也就不必接回来了。

    这就是天子的权谋之术,为了稳固自己,可以将任何东西换位代价,而他,只会在触景的时候流露出虚伪的自责和悔恨。

    以此,对待满门忠烈的战王府,对待曾救国他性命的易蔻筠。

    但这次,他实在是太过心急。

    毕竟,易蔻筠的身份,仍是未知数。

    漆雕的朱红大门缓缓打开,又在易蔻筠和子臻进去之后迅速关闭,随着他们进来时投射在大殿里的几缕阳光,也匆匆射进又转瞬消失。刘盛一袭暗红色的便衣,立在高台之下,仰视着那张龙椅。

    这也是向夜臻阔别北康五年之后第一次见到皇王。

    比起七年前,刘盛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两鬓的零星斑白与和他同岁的战王相比,简直可以忽略。即使只是背影,向夜臻一眼就认出了刘盛,但刘盛,却并未认出向夜臻。

    他转过来了身,双眸轱辘的转着,打量着跪在地上的易蔻筠。“朕倒是一直不知,穆洗将军,来自何处?”

    “东阳。”易蔻筠短短两字,使得刘盛闭上了眼睛。

    “动手。”刘盛一声令下,早就埋伏着的侍卫齐齐出动,将易蔻筠和子臻围在了中间。

    “皇王,这是何意?”易蔻筠并未反抗。

    “还在装傻,东阳国的刺客,你可认识?”刘盛俯下了身子,眼神精光。

    “不认识。”

    “哦?”

    “原来皇王召末将进宫,竟是疑心我与刺客是一起的么?”易蔻筠语气渐渐激烈了起来。

    “既是如此,朕就准给你个明白。”刘盛明黄衣袍一挥,拂袖而立,“带他上来。”

    一位黑衣人被押进了大殿。

    “你来说说,易蔻筠,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刘盛指着黑衣人,他今日的目的不在于杀人,而是逼迫易蔻筠承认身份。

    “我等奉太子郭宣之命,前来北康下战书外,秘密寻找逃婚的太子妃易寒。”黑衣人跪地颤巍,不敢抬头看刘盛,更不敢看易蔻筠的方向。

    “那你再看看,本将军可是你们的太子妃?”子臻扶着易蔻筠起了身,她柔声问道,好似只是在谈论一些无关痛痒的事。

    “我……”那人一时语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