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大殿质问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119字

    “那你再看看,本将军可是你们的太子妃?”子臻扶着易蔻筠起了身,她柔声问道,好似只是在谈论一些无关痛痒的事。

    “我……”那人一时语噎。

    易蔻筠料的没错,东阳时她不常外出走动,偶尔出门也是蒙着面纱,见过她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加上郭宣有意隐瞒易家的变故,派这些侍卫寻找,估摸着,只是为了她手中的易家宝库。

    “那,何以会以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易蔻筠气场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

    一国首富,那可是受皇王尊敬的存在,易蔻筠久居上位的气质始终存在,只不过是她不愿咄咄逼人,在圣前当场质问,她在东阳又不是没有做过。

    “放肆。”刘盛制止住了易蔻筠,本来这侍卫就只是描述了太子妃的形态神韵,并未直接指明就是易蔻筠,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的猜测罢了。

    若再让易蔻筠审下去,只怕他的颜面要不保。

    “放肆。”易蔻筠端着比刘盛还高的架子,粉唇呼喝而出的,是比刘盛声音还凌厉的斥责,

    “放肆。”她全然不顾刘盛的制止,呵斥着跪在地上的那名黑衣人,快准的拔出了子臻的佩剑,指向那人的脖颈,厉声喝道:“说,究竟是谁派你们来蛊惑皇王的?”

    围着他们的一圈侍卫也拔出了刀。

    “尔等想造反不成?”子臻扬衣而起,赤手空拳,却震慑住了围着他们的侍卫。

    “易蔻筠!!”刘盛也即将发威。

    “皇王,我易蔻筠本是东阳北康交界处的归陈地的一名普通学武者,说起这归陈地,皇王您不会没有印象吧?”易蔻筠双眸炯炯,似含有滔天怨恨,看向刘盛。

    “这归陈地,原本可是我北康的地界,但三年前,与东阳交战,北康败,是您将亲自下的旨,将归陈地割给了东阳!!”

    “我易蔻筠也想堂堂正正的说出自己是北康人,可是皇王,是您将这种光明正大剥夺了,东阳人屠了归陈地半数居民,我立志复仇,一步步来到岚城。”

    “而今,我绝不容许有东阳奸细再混淆皇王的圣听!!”她字字玑珠,慷慨激昂,仿佛真切经历过一般。

    围着他们的侍卫才从战场上下来,对自己的国土最是在意,他们不顾一切的浴血,不过只是为了守护那一片土地。

    易蔻筠的一番话,刚柔并济,抑扬顿挫,已经撼动了许多侍卫的心。

    四下环了环,易蔻筠扬刀,一剑斩杀了那人!!

    “你……”刘盛也没想到她竟如此大胆。

    “皇王息怒,我易蔻筠今日所言所做,皆是为了我北康,此人行刺我皇王在先,蛊惑皇王离间我北康君臣关系在后,末将自知斩杀他与大殿之上冒犯了皇王,若有株连,臣一力承担。”易蔻筠半跪在地,双手托着被册封穆洗将军时刘盛所赠的信物。

    子臻眼里闪过一丝迷离,这一次,他倒是好奇,刘盛会作何抉择。

    “父皇。”梅远的声音也自大殿之外传来。

    “儿臣求见父皇。”梅远执拗着不肯听大殿之外大监的劝告,大有闯殿的趋势。

    “让她进来。”

    “父皇,东阳的刺客在大牢里打了起来,其中一人伤重不治i,儿臣所查,他们内部有人反对拼死离间我北康君臣的计谋。闻宫闱风声,特赶来阻止。”梅远一进大殿就是一串的炮语连珠。

    “什么?”刘盛大吃一惊。

    没想到这竟真是一场阴谋。其实归根究底,是他内心有欲望,所以才失去了判断能力。

    “求皇王赦免穆洗将军冲撞之罪。”众侍闻梅远的话,集体下跪替易蔻筠求情。

    “父皇?”梅远也是一惊,难道,她父皇已经对易蔻筠发难了?那子臻呢?

    她下意识在人群中间寻找,见子臻安然立于中心,她才放下了一口气。

    “穆洗将军?”梅远疾步走过去将她扶起,易蔻筠却反抗者不起,“这是作甚?”

    “父皇,穆洗将军一腔投军报效,不可能有异心,父皇明鉴。”梅远急忙替易蔻筠辩解。

    “朕知道。”刘盛不悦的说着,而后缓缓走上了高台,隆重的坐上了皇椅,睥睨着台下的人。

    他的目光停在了子臻的身上。

    整座大殿上,中侍卫半跪着,易蔻筠半跪着,梅远福着礼,只有子臻,他一袭青衣,衣抉飞扬,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

    不畏强势,无惧天威。

    “你是何人?”刘盛挑起了剑眉。

    “臣,穆洗将军随从,子臻。”子臻仍是未跪,不卑不亢的回答。

    “见到朕,为何不跪?”

    易蔻筠和梅远暗自捏了一把汗,上次,战王殿上喊冤,刘盛也是吃了哑巴亏,最后将所有怒火都发在了颜禄身上,至今未将他从天牢赦出。

    “子臻?”刘盛若有所思。

    “臣既跟随穆洗将军帐下,自是与她一条心,效忠皇王,忧心北康,但皇王今日所作为,实在令臣下寒心。”

    子臻这是在质问刘盛么?!!

    “你敢质疑朕?嗯?”刘盛话里已经充满了怒火。

    “不是质疑,是在为皇王纠错。”子臻最后几字还未说出,梅远就急急打断了他。道:“父皇,此时,的确是小人在离间我北康君臣,但好在也证实了穆洗将军敢于死谏的忠心。”

    “儿臣恭喜父皇,为我北康,得此良将。”梅远说着,朝着刘盛就是一个大礼。

    这也算是,给了刘盛一个台阶下。

    “皇王,相府有书信传来。”大监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呈上来。”

    那书信,刘盛越看,脸色越是难堪。归陈地遭了东阳散兵游勇的侵害,结果里面的人因易蔻筠被封穆洗将军,奋力抵抗,有不少人伤亡,其余不少人逃进了北康境内。东阳来信,要北康交出归陈地余孽。

    这无疑又再一次验证着易蔻筠的身份。

    “余下的刺客呢?”刘盛问向梅远。

    “已被妥善关押。”

    “易蔻筠,”刘盛走过去虚扶了她一把,道:“带上那些刺客,回去给朕拿回归陈地,这是空沧山之行,朕给你又一任务。”他将易蔻筠呈着的信物又塞了回去。

    看了看子臻,再看了看跪俯着的梅远,以及满地的侍卫,叹了叹气,拂袖而去。

    宫门之外,莫牵尘已经等了多时。

    他来回踱着步,焦急的望向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