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星夜守护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05字

    “不敢当。”梅远眼疾手快扶住了欲向她作揖的子臻,“你我之间,何须这般客气。”

    “如此,多谢。”子臻客套的应着,眼神里并未有丝毫情绪。

    “子臻。”漫步了许久,两人一直是沉默着,梅远纠结了纠结还是想提醒子臻,“穆洗将军,当真只是易蔻筠?”

    “你想说什么?”

    “空穴来风,必定事出有因。”梅远见子臻有些许动怒,连忙解释。那些刺客是被她策反才透露想挑拨北康君臣不假,但与寻找东阳太子妃,与寻找易家的幺女,根本就是两码事。父皇被权益蒙蔽了双眼,满朝文武看不清,百姓亦是人与亦云,可她不信,子臻也看不出来。何况莫牵尘的那纸密信,大有蹊跷。

    “她的来历,可查清楚了?父皇现在没反应过来,但派人前往归陈地查探,是迟早的事。”梅远苦口婆心。

    “我自有分寸。”子臻只是回应了这几个字,便开始往回返,他步伐快,梅远根本跟不上。

    “子臻,你忘了么?忘了你肩上的责任了么?她若真是东阳太子妃,你会引起两国交战的。”梅远大声的喊着。任由冰冷的晚风吹乱她的头发。

    “显扬,将公主带回营地去。”子臻脱下外袍,丢给显扬,示意他给梅远披上。

    毕竟,他与她是多年相交好友,只不过,对于他身边的人,过于警惕了,尤其,是异性。

    但子臻一直当她是好助手,好妹妹,只想好好的完成自己的责任。他不能,不能有任何情感,尤其是对梅远,毕竟她身份太过特殊。

    但他真就不会动情么?对于易蔻筠,他就真的只是见到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之时的简单的补偿性质守护之情么?

    “二公主呢?没与你一同回来?”易蔻筠早已命人给梅远安排了营帐,只不过条件简陋,怕是要委屈她一晚了。

    “随后会有侍卫送她回来。”

    “你怎么了?”易蔻筠察觉到了他的怪异,对梅远,他好似变得漠不关心了许多。

    “没什么?二公主明天就回宫,不用太过担心,今晚由我守夜。”子臻说着,就只留给了易蔻筠一个孤傲的背影。

    “丫头,风大,回去吧。”谷素将易蔻筠带回了营帐。

    “刘嬷嬷呢?”易蔻筠一进营帐就赶紧询问,她先前计划的是十月十五走,所以给林修说关押刘嬷嬷到十四晚,但突发变故,她来不及通知林修,只得给他传了消息,将刘嬷嬷混在梅远的宫女之中带出。

    “放心吧,已经安置好了,有我谷素的易容术,就算是她现在冲出去喊自己是刘姜,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谷素翘着二郎腿,颇为得意。

    易蔻筠不想刘姜被人认出徒惹麻烦,干脆让谷素给刘姜易了容,一路上带着,说起来,她飘零他国多年,也是辛酸。

    夜间的风已经冷了许多,易蔻筠在温暖的营帐里却怎么也睡不着,营帐之外,子真的身影依旧昂立着,她索性披了衣服出去找他。

    “喂。”易蔻筠拍了一下子臻的肩膀,子臻却下意识的拔剑而对,险些伤了易蔻筠,幸亏她躲得快,只是被挑飞了外套。

    “将军?”子臻连忙解下自己的披风给易蔻筠披上,“你怎么会突然出来?”

    “没什么,睡不着而已。”

    “将军恕罪,属下……”子臻双臂才合住,就被易蔻筠挡住了,她眨着眼睛:“都和你说过了,不必自称属下,我又没伤着,不必介怀。”

    “是。”子臻收了剑。

    易蔻筠拉了他一同寻了宿营地中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你说,人死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她双手拄着石头,半躺着望向漫天繁星,问道。

    “入土为安,则是白骨,火化,则是骨灰。”子臻突然就变得不解风情了,冷冰冰的回答道。

    易蔻筠倒也不在意,歪着脑袋,接着道:“我娘说过,人死后,躯体会腐烂,但灵魂会飞升到天上,化为这繁星里的一颗,注视着在世上的亲人,并且保佑着他们。你觉得呢?”

    “不知道。”子臻摇摇头,道:“但如今四国之间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战争,如果是那样,这星空,怕是有一天会变得如同白昼般明亮了。”

    “子臻,你有在意的,或是想要守护的人么?”易蔻筠突然问道。

    闻言,子臻的双眸骤然一缩,心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甜甜的撞了一下般,化开了无尽的冰封。

    “我想守护着我在乎的人,我想要四国不再征战,我想安宁的生活,桃花庵里种桃树,再摘桃花换酒钱。”易蔻筠失神,喃喃的说着。

    “可惜,人无止的欲望不会满足,战争也不会停歇。”子臻也感到了莫名的悲凉,这种感觉,是在空沧山无数次的死里求生,无数次的绝望边缘时,他都未产生过的。

    “是啊,一切都终归只能是幻想。”易蔻筠含糊不清的声音传来。

    子臻回头,她已经躺在青石上睡着了。

    无奈摇摇头,他还是抱起了她,将她送回了营帐。

    阿夜,你当真是对易蔻筠有了不一样的情绪了么?

    一样没睡的,还有梅远,她目睹了一切。

    子臻抱易蔻筠时的动作是何其轻柔,何其惊醒了她?

    这一夜,除了易蔻筠,其余人几乎都是彻夜未眠。子臻思虑着未来,梅远忧心着子臻,而谷素,则在查看东阳刺客的时候,发现了其中混有刘盛的人。

    看来,对易丫头,刘盛还是没有放下戒备。

    次日,梅远起驾回宫之时,易蔻筠率一众侍卫相送,阵势浩大,子臻却借口有事,未到现场。

    “将军,梅远当你是真心好友,特地提醒一句,战王府和皇宫的水太过深,梅远是已经在其中无法脱身了,但你不同,希望你好自珍重。”梅远紧紧的握着易蔻筠的手。

    “公主,珍重。”易蔻筠此去并未计划归期,但有人善意提醒,她还是有些许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