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蠢蠢欲动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040字

    “啊?”谷素一脸吃惊。摸了摸自己不是很长的山羊胡子,“嗯,有情况。”

    “你说有事,就是去买这些了?”易蔻筠看着满满当当的马车,百感交集。

    以前,她身子弱,娘和爹爹也是网罗了天下各种滋补之物给她,教她习武,强身魄体,只是,那夜之后,就没人再这般关心过她了。

    眼前的这人,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明明状似无意,却一次次带给她感动和温暖。

    易蔻筠第一次,有了仇恨之外,活下去的动力,甚至,她心底的仇恨开始化解,若是那些人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肯昭告天下向易家道歉,她可以选择宽恕。

    “子臻……”易蔻筠上前去想要为他整理稍许有些凌乱的头发。

    “易姑娘若是没什么吩咐,我先去休息了。”子臻却是灵活避开。

    易蔻筠心里不禁有了些许低落。

    “快,把这个放那边。”回头,谷素已经在组织着侍卫在卸载东西,高兴的都快开了花。

    易蔻筠摇了摇头,他倒是老顽童一般,心大。

    一路向东,最多两个月的行程,大军就可抵达空沧山。

    天已越来越冷。

    这一日,路遇大雨,大军只得被迫滞留在一家客栈。

    子臻带了那几马车的东西回来后,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易蔻筠看着,难得的休息,易蔻筠架着客栈的厨子,让他炖了一锅鱼汤,端去了子臻的房里。

    “这几天阴雨绵绵的,喝点鱼汤,驱驱寒吧。”易蔻筠将鱼汤放在了桌子上,烫的她双手直揪耳朵。

    “多谢了。”子臻仍是单薄了青衣,负手立于窗前,盯着窗外雨落在地上激起了水泡,出着神。

    他并没有意识到进来的是易蔻筠,还以为是客栈里的小厮。

    “我都盛好了,快过来喝吧。”易蔻筠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怎么来了?”子臻反应了过来。

    “就是我啊,不然还能是谁?”易蔻筠端着鱼汤,递到了子臻的面前。

    “我用你买的阿胶,问客栈的厨房换了鱼,这鱼,是他们今天冒雨才钓的,新鲜着呢。”

    “怎么这么不小心?”子臻注意到了易蔻筠被烫的通红的手指,“怎么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垫一下。”

    说着,他将鱼汤放在一旁,伸手从窗外接了雨水,然后轻轻握住了易蔻筠的手。

    “好些了没?”

    “嗯。”易蔻筠的心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

    虽然穿的单薄,但子臻的掌心却是非常温暖的,连带着冰冷的雨水,都被他的体温暖的有了些许的温度。

    “我看你这几日,似乎有心事般。”易蔻筠关切询问。

    “没什么,倒是让易姑娘担心了,是我的不是。”子臻仍是谦逊守礼。

    “我的本名,叫易寒。”易蔻筠轻轻的说,“其余的事,等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

    “嗯。”子臻答应着。心里却纠结着,谣言传出的那一日,他就知道了易蔻筠的真实身份,他对她的好,背后满满的是别有的用心,但不知为何,看着易蔻筠一步步的逐渐信任他,他的心,竟会有一丝难过,一丝愧疚。

    明明,他答应了自己的,对易蔻筠,只是守护,纵然有别的企图,但也会是在保证她的安全的前提下。

    谷素趴在房梁上,委屈的抠着实木的柱子。太心寒了,太心痛了,那鱼,明明是易蔻筠一脚把他揣进河里,他抓上来的。

    “呶,不会不想着你的。”易蔻筠手里端着的鱼的香味成功吸引了谷素的味蕾,“一共三条鱼,给子臻炖了一条,剩下两条,红烧的,清蒸的,都是你的。”

    谷素的心这才平衡了一些。

    “子臻公子,奴婢来给您送衣物。”子臻正打坐着练功,门外传来了声响。

    这声音,有些耳熟。

    子臻骤然起了警惕。

    “小姜。”那婢女进子臻的房间的前一刻的时候,易蔻筠突然出现,“东西放下就好,你过来,我找你有事。”

    “是。”那婢女低着头回答着,却目光复杂的看了子臻一眼。

    “你想做什么?”那婢女一进门,易蔻筠就拎住了她的衣领。

    “将军恕罪,是给子臻公子送衣物的小兰突然崴了脚,怕误了事,才哀求了我去送。”那婢女急忙委屈的辩解。

    “当真?”

    “奴婢不敢欺瞒。”那婢女急忙表态,“若非是将军救我,我早已命送战王府,我怎敢对姑娘有二心?”

    对,这小姜,就是刘嬷嬷。

    易蔻筠一路带着她,纵然谷素给她易了容,她还是把她安排到了最末的马车里看守东西,不给她与人接触的机会,但这次,却让她撞见了,这让她怎么会不起疑。

    “下去吧,要是再出现在你不该出现的地方,别怪我手下无情。”易蔻筠思量了一番,决定留着她静观其变。

    “去跟着她。”易蔻筠拍拍手,就有归吟庄暗中跟着的人现身,林修安排了一部分在军队里,另一部分,则暗中跟随着,负责保护她的安全。

    皇宫,公主殿里。刘盛舒服的躺在贵妃榻上,梅清给他捏着肩,颜姣跪在下方,抽泣着哀求皇王让她见父王一面。

    “颜禄,怎么说也是辅佐了朕多年。”刘盛话里,似乎有要松口的意思。

    “皇王明鉴,我父亲不敢有反心的。”颜姣急忙求情。

    “带他来大殿见朕。”刘盛派去了身边的大监。

    “皇王,老臣……”时久的牢狱之灾,颜禄看着憔悴了不少,眼眸里也浑浊了不少。

    “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秘密带兵,待易蔻筠摆平了空沧山的事,就不必让她再回来了,战王府的世子,就由你押回来。”刘盛干脆的说着,面色冷的好似能冰冻一切。

    “罪臣,领旨。”颜禄知道,湘王府翻身的机会,来了。

    颜姣再见到颜禄时,也伤情了不少、

    “姣儿,这段日子里,你就待在王府,哪里都不要去了。”颜禄不愿女儿再步他的后尘,仰人鼻息。

    “我听父王的。”颜姣依偎在他父王的怀里,只字未提她将派遣去的细作的消息告诉了易蔻筠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