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比试,守护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210字

    转眼之间,子臻和谷素已经都到了柳树之前,二人也暂停了交手,都展出了轻功,往树上飞去。

    子臻倒是先碰到了最顶端的那支树桠,但他的手才碰到,整个人就被谷素拉了下去,子臻当机立断,紧紧抓住那树枝丫,借助谷素拉他的力道,一把将其扯断,然后一个旋身,恰好挡住了手中的枝丫,而后飞身往回走。

    “前辈,承让了。”谷素飞上了树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好好的枝丫就剩下一个被人折断后的残口,子臻扬着手中的枝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臭小子。”谷素急急就往回追。

    这一次,谷素使出了全身的解数,很快就追上了子臻,先前他还想着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比武就已是在占人家的便宜了,所以一直未显示出全部的实力。

    但现在看来,呵哟,不俗啊。

    子臻显然已经反应了过来谷素发力了,避免与他纠缠,使出了全力往易蔻筠的方向奔去,但两人之间的差距仍是在不断的缩小。

    谷素流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但子臻的嘴角亦扬起了一个胸有成竹的弧度。

    三丈,两丈,一丈,就差一伸手谷素就能够到子臻的时候,子臻忽然整个人向后仰了身子,谷素一时不解,这小子是要做什么?

    他之前发力太猛,一下没刹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子臻的面前飞过,而后,他感觉有人推了他一把。

    对,就是有人推了他一把,而且,推他的人正是子臻。

    他这是何意?谷素的武功本来就在他之上,被追上就算了,他竟然还助力让谷素跑得更快一些,这不是摆明了要让谷素赢?

    然而,待谷素已经快靠近易蔻筠的时候,子臻扬了扬手中的枝丫。

    先前说的,是先折了那枝丫回来,就算谁胜,谷素虽然先回去,却是空手而归,这又该如何算?

    “你……”谷素也反应了过来,欲再往回返。

    但子臻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不会给谷素抢夺的机会了。

    兵行险招,谷素返回的时候,子臻一把将手中的枝丫又抛向了易蔻筠的方向,然后,侧身躲避过谷素的力道,再巧妙的又“助力”了谷素一把,将他推向了相反的方向,自己则借机,快速前往,捡起了枝丫。

    谷素再次回首,就只能看见子臻已经将手中的枝丫给了易蔻筠。

    “喂,谷老头儿,你输了。”易蔻筠急忙护短的宣布比赛的结果。

    “老夫看到了。”谷素耍小孩子脾气般的说道。

    汗颜,太让人汗颜,要是让绝音谷里的那帮小兔崽子们知道他堂堂谷主,竟然栽在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的手上,这让他还怎么镇住那帮调皮鬼。

    谷素心里默默自责,自己一开始就不该让这臭小子。

    “全蒙前辈承让。”子臻谦逊的一揖,然后将伞递给了谷素。

    “哈哈哈。”没想到谷素竟然仰天大笑了起来,道:“武功虽不敌我,但在少年一辈里已经算是佼佼者了,能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临危不乱,镇定的想出妙计,不错,是个好苗子。”

    “多谢前辈夸赞。”子臻仍是谦逊。

    “这样吧,江湖各门派的内功路数不尽相同,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但外加功法却是大同小异,回去之后,老夫传授你一套老夫的独门外家功法,专攻轻功,保证你可以日行百里,踏雪无痕。”

    “算是,今日你赔老夫松了筋骨,老夫对你的回报。”

    “如此,多谢前辈。”

    “嗯。”谷素终于挽回了一些面子,却一转头,就看见易蔻筠给子臻撑着伞,还拿出了手帕给他撑伞,道:“淋了雨,快擦擦,当心感染了风寒。”

    好吧,谷素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喂,臭丫头,比赛开始前你偏袒这小子就算了,现在,没看见老夫还在这儿淋着雨呢?能不能尊老一些?”谷素气呼呼的说道。

    “哎,养不熟啊,太让人心寒了,枉我还一下子给了你两条鱼,这能日行百里踏雪无痕的武功,子臻只是陪你跑了两步,你就传给他了。”易蔻筠酸着语气。

    谷素语噎,这臭丫头怎么这般的小心眼儿,再说,那鱼明明是他抓的好不好!?

    “易姑娘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子臻看透了易蔻筠的小心思。

    “对啊,所以现在,我得好好照看我未来的师父不是。”易蔻筠朝着谷素,笑盈盈的说道。

    “行了,别肉麻了,老夫两个一起教就是了。”谷素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当真?”

    “老夫何时骗过你?”

    “好。”易蔻筠的态度立刻就发生了转变,急忙撑了另一把伞也赶快给谷素打上。

    但一个人同时给两个比自己长得高的人撑伞的后果,就是自己在中间被淋。

    这下,子臻和谷素倒是非常有默契,同时发现了她的窘境,同时把头顶的伞推向她那边。

    “左右都淋湿了,老夫身体还算硬朗,今日痛快,老夫倒更愿意淋着雨回去。”经历了一番折腾,谷素只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拉开了,血脉滚滚的沸腾着,淋着雨,倒是舒服很多。

    “如此,在下也乐于奉陪。”子臻说着,也走出了伞。

    这下,就演变成了易蔻筠自己给自己撑着两把伞。

    “那,我也陪你们吧。”她说着,就欲收了伞。

    “不许。”

    “不许。”

    子臻和谷素又是同时阻止。

    好吧。结果就是,易蔻筠打着伞浑身上下未沾一滴雨水走在前面,子臻和谷素接受着雨水的冲洗走在后面,一个手里牵着两匹马,一个手里牵着一匹马。

    此时,雨依旧未歇,经历了一番的郊游,三人的心境也豁达了不少。

    但欢愉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将军,连日大雨导致前方山体塌陷。”易蔻筠派出去探路的人带回来了不好的消息。

    易蔻筠打开了地图,一路向东,去空沧山或是回东阳,黄石山都是必经之道,如果此路不通,那么,从节省时间和当前的局势发展来看,大军就只有绕道南阙的边境。

    但如此,势必会多添麻烦。南阙的边境,近来也是深受流寇的侵扰。

    “容我想想。”易蔻筠要好好斟酌一番。

    皇宫之中,梅清一朝再次得势,去了芙蕖殿耀武扬威了一番,奚落了梅远的落魄,梅远只当是耳旁风,未多加在意,但她却知道了皇王竟然将湘王颜禄放了出来。

    直觉告诉她,易蔻筠有危险。

    “子臻,你当真护得住她么?”梅远望着屋檐滴落的珠帘般的水珠,痴痴的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