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密径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046字

    连着多日的雨终于停歇,谷素去督促监察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易蔻筠和子臻去了黄石山查看了塌方的情况。

    秋雨洗刷之后的泛黄树叶落了满山,易蔻筠和子臻一前一后,留下了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山路本就难行,待他们行至塌方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泥泞了鞋靴。

    这条路易蔻筠来过,逃往北康的时候,她在这山里滞留了好几日,当时太子府的人就是在这一段路上设障,因为这段路边靠悬崖,另一边是峭壁,不从这里过,除非永远不出山,或者从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下悬崖。

    但易蔻筠当时哪一种都没有选,因为她发现了一只灵猫,那猫儿将她引去了另一处地方。在那里,还有一条十分隐秘的小径,贯穿了黄石山的东北走向。

    带着大军从那里通过,不是什么大问题。

    “有何异常么?”子臻发现易蔻筠盯着那出塌陷,呆呆的出神。

    “没什么。”

    “这黄石山如此之大,不该只有这一条路,不如我们再四下找找,柳暗花明也未可知?”子臻提议。

    “好啊。”易蔻筠笑盈盈着答应,上次有谷素在,许多话不方便说,也不方便问,这次契机正好。

    “归陈地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易蔻筠问出这话时,子臻明显的一愣。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不必惊讶,你有你的渠道,我也有我的消息,我知道,那归陈地现在被东阳派去的官僚牵制得很死,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易蔻筠低头看着地上散落的树叶逐渐擦净鞋底的泥垢,解释道。

    归陈地,她去过不只一次!

    那次在大殿,她也知道,那些都是谎言。

    “还是瞒不住易姑娘慧眼。”子臻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在想,她是如何知道他在骗她的?假造归陈地混乱的消息,除了他和莫牵尘,就只要他周围寥寥几个暗卫知道。

    北康国内因着那一役是战王府最大的败仗的原因,一直对归陈地三缄其口,茶余饭后的谈论也从不可能是这些。

    至于朝中的那些官员们,呵,即使他们有疑问,只怕也不敢怀疑深受皇王宠信的莫牵尘吧?

    难道,是莫牵尘走漏的消息?难怪他觉得那次易蔻筠问他是如何得知归陈地的事情时,表情怪怪的,她是,从那个时候就知道了么?

    不得不说,这一次,向夜臻真的冤枉莫牵尘了。

    远在岚城相府的莫牵尘,正在满屋子的翻阅当年太傅府叛乱的档案,就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那次问你,并非有意试探,只是当时情况复杂,我必须确认身边的人不会出卖我。”易蔻筠就试探一事向子臻表示歉意,其实这件事,一直堵在她的胸口,也着实难受。

    “那现在呢!”子臻停下了脚步,“你的问题仍未有答案,对我,你选择了什么?信任?或是怀疑?”子臻很是认真的问道。

    “信任。”易蔻筠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这是我的直觉,和你相处许久,我选择相信。”

    “许久?”子臻提醒她,“我们真正相识,未足两月。”

    “那就够了。”易蔻筠正视着子臻的眼睛,“那夜在宿营之地,你与我说,不管什么事,我若不想说,你便选择不问。对你,我也愿意如此。”

    “多谢,信任。”子臻下意识的逃避易蔻筠的眼神。

    他突然不敢正视那双秋波明眸,他在利用她,而她,完全信任了他。

    罢了,待一切终结,他在与她解释吧。

    “皇王迟早会派人去查探,若有需要,我愿和你一起,弄假成真。”易蔻筠提出了建议。

    “他日若有疑惑,子臻定会护着你。”他已经完全被易蔻筠的真诚打动。

    只是,如同向夜臻成长之路必经大方向上的坎坷选择,易蔻筠不谙世事的天真和与人为善的天性,终会被乱世人心磨得一干二净,然后绝望的,被逼走上那条属于她自己的路,不再轻信,不再盈盈。

    “呶,就是这里了。”说话间,易蔻筠已经把子臻带到了那条小径上,“这条路,我无意之间发现的。”

    “你来过这里?”子臻很是惊讶。

    但易蔻筠并未回答,只是一眼望着那小径,幽心半凉。

    子臻立即明白,不再追问。

    “我们往前走走吧。若是可行得通,大军就不必再冒险去绕道南阙。”

    “嗯。”

    子臻话刚落,小径的那头就穿来了利箭破风的声音,呼啸而来。

    “小心!”子臻急忙拉了易蔻筠蹲下躲避。

    “那边有动静,快,过去看看。”一群人拿着弓弩刀剑,大步流星。

    “你呆在这里,我去看看。”子臻说着,身影一闪,就跃上了数丈之高的古树。那古树的树叶尚未落尽,堪堪能隐了子臻的一袭青衣。

    小径的不远处,正有一群长相凶神恶煞之人跟随在几个官服紫帽之人的身后,在旁边半人高的草丛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听声音动静就在这附件,都给我仔细着找。”那身朱璎宝石的为首之人命令着身后的人。

    子臻见状,俊眉立刻就深蹙了起来,那些人他见过,是空沧山第九等狱阀里的宵小之辈,怎么今日竟会出现在这里。

    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受雇于人,他们不要命了!?

    在空沧山,各路投奔而来的人被分为九等,等级越靠前,在山上居住地地方和地位也就越高,七至九等称为狱阀,四至六等称为修罗,一至三等称作御魂。

    这些等级之上,是空沧山的主人,被外界称作,上邪先生。

    空沧山虽混乱,不接受任何势力的管教,但也自由它的一套规矩,其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除非上邪先生有令,否则不得擅自雇佣于人。

    而现在,显然是有人打破了这种规矩。

    不是背后金主强大到说得动上邪先生排出人手,就是背后的人强大到可以帮助这些私自受雇的人躲避开空沧山的处置。

    但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很妙。

    而在子臻思虑这些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渐渐逼近了易蔻筠藏身的那处草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