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打斗受伤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012字

    子臻暗叫不好,急忙就欲往回折返。但他才一回头,眼神就撞上了易蔻筠的那一袭紫衣。

    不知何时,易蔻筠已经跃到了与他对立的那株古树上,明眸含笑,示意着她没事。

    子臻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很巧的是,那些凶神恶煞的江湖之人,子臻认得。而那些官服威武的趾高气扬之人,易蔻筠见过,他们正是镇守归陈地的武将。

    数月前,她还与他们交过手。

    “什么人,下来!”易蔻筠脚底微动的声音还是被那些江湖之人很快察觉。

    一柄狼牙棒迅速朝着她的方向飞去。

    易蔻筠躲闪之余,拿出了腰间的画金弓,精确的射中了那人。而她自己,也彻底被暴露。

    “她在那里。”吸引了更多的人过来。

    子臻第一时间就是过去帮她,易蔻筠冲他摇头示意也并未阻止住他。

    “你是何人?”为首之人狐疑着拔剑靠近。

    易蔻筠背对着他,他看不清正脸,只是看她的衣着打扮,是北康的人,先前太子有过交代,秘密潜进黄石山寻找易寒就可以,不要轻易打草惊蛇。

    然而,回应他的,不止是易蔻筠突然射出了画金弓,还有子臻在背后的出其不意的出手。

    很快,易蔻筠和子臻就陷入了他们的包围圈里,他们隐身在了一处灌木丛里。

    “我拖住他们,你先走。”子臻悄悄对易蔻筠说着。

    “要走,一起。”易蔻筠说着,给画金弓上了好几支利箭,然后飞身而出。

    “等等。”子臻按住了她,道:“注意安全。”

    “嗯。”易蔻筠郑重的点点头,“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能留,否则会后患无穷,若你我平安,我会告诉你,一切。”

    说罢,易蔻筠和子臻,两人一南一北冲出了灌木丛,开始了与那些人的厮杀。

    谷素教易蔻筠的两三招派上了很大的用场,她的武功不是很高,但灵活的巧避和画金弓的威力,那些人一时也难以近了她的身。

    而子臻,完全是游刃有余,只是双拳,终难敌四手,他一时也脱不开身,只能看着易蔻筠渐落下风而干着急。

    身着官服的为首之人似乎是看出了子臻的顾虑。

    他扬起了手中的弓箭,一箭接着一箭,朝着易蔻筠射去。易蔻筠一时躲闪不及,右臂被箭擦过,当即吃痛,掉落了手中的画金弓。

    “易姑娘。”子臻见状,一剑挑飞了拦在他面前的人,急急奔向易蔻筠,却又被其他人如飞蛾扑火般阻挡。

    易蔻筠那边,她失了画金弓,单凭拳脚功夫,她很快就被围了。但千钧一发之际,谁也没有料到,易蔻筠竟然以命相搏,拔出头上的金钗,刺进了那名为首之人的脖颈之中。

    那些人一时惊慌未反应过来,而下一刻,直咧咧的寒森一刀,直接就落到了易蔻筠的背上。

    “易蔻筠!!”她倒下去的最后一刻,听见的事子臻的呼喊,她看见他正不顾一切朝自己的方向奔来。

    “撑,撑住……”她仍旧是强迫着自己,但一如那次在岚城外的泥泞小道上,她还是没抵住逐渐失了力量的身体。

    “主上。”战王府的暗卫及时赶到,将子臻护在了中间。

    “他们,一个不留。”子臻眼神肃杀,浑身散发着修罗般的恐怖。

    “是。”

    接下来,就是呼天唤地的惨叫声,战王府的暗卫训练有素,大部分都是向夜臻暗空沧山四等修罗的标准训练出来的,先前那些人能困住子臻完全是占了人数的优势,但现在,暗卫数量虽不及他们多,但四等修罗和九等狱阀之间,又何止差了一星半点。

    周围的落叶很快就被献血粘在了地上,子臻一袭青衣却未染纤尘,他收了宝剑,儒雅威严,一步步踏过杀戮,走向易蔻筠。

    然,他才轻轻抱起她,双臂就被她后背的献血染得猩红。

    “显扬,拿药来。”

    “是。”显扬急急就拿出了随身携带着的大瓶小罐。

    子臻正欲解开易蔻筠的衣服替她上药,但只是一个抬头四顾,他立刻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显扬跟随他多年,立刻就意会了他的顾忌。

    众暗卫迅速解决的一地的屠杀残痕,而后就近寻了一处比较干净的地方,紧挨着围了一圈,将易蔻筠和子臻围在了中间,而后齐齐转身。背对着他们二人。

    向来对自己狠心的子臻面对着受伤昏迷的易蔻筠,突然间就畏了手脚,若是他自己,他的处理方法一定会是不考虑疼痛,直接就按最有效的方法来。

    但面对易蔻筠,昏迷中的她头上仍冒着冷汗,应该很疼。

    子臻突的不忍再弄疼她,他后悔了,方才不该就那么轻易要了那些人的性命!!

    可不管怎样,该上药还是要上药。

    子臻干脆扯下了自己的衣角,蒙住了眼睛,算是保留自己最后的绅士,然后开始为易蔻筠上药。

    好一会儿,他才摸索着替易蔻筠包扎好。天医杜家的药效他自然不担心,只是,看着易蔻筠,好好的姑娘家,遭这么大的罪,况且背后还有可能会留下疤,他心里就会涌起一股莫名的怒气。

    “我本名,是叫做易寒。”

    皎洁月光照射在子臻的俊美侧颜上,暗卫们在附近找了一处山洞,易蔻筠在里面休息,子臻守在洞口。

    许是累了,他正靠着石壁浅眠。

    易蔻筠醒来时,背上火辣辣的疼,她四下环顾,发觉是在一处山洞里,而她身上盖着的,是那件熟悉的青衣。

    子臻呢?她记得,晕倒之前,子臻正不顾一切的朝她奔过来,她下意识的寻找。

    在洞口,她找到了子臻。

    “我的本名,是叫做易寒。”她看着微憩的子臻,喃喃道。

    将身上的衣服披的更紧了些,她也靠在了那石壁上。

    “嘶…”背后的疼痛让易蔻筠险些喊叫出来。

    “我是易家的女儿,东阳首富的那个易家。”也不管子臻听不听得到,她自言自语着,后背上传来的疼痛,恰好缓解了一些她心里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