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善恶一念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071字

    “嘶…”背后的疼痛让易蔻筠险些喊叫出来。

    “我是易家的女儿,东阳首富的那个易家。”也不管子臻听不听得到,她自言自语着,后背上传来的疼痛,恰好缓解了一些她心里的痛。

    “三年前,东阳国的皇王突然大病,因着储君未立,国内众皇子纷纷拉帮结党,大皇子,三皇子,和五皇子一时炙手可热,四皇子自小体弱,无心党争。”易蔻筠接着说道。

    “易家几代经营,积富为四国之首,东阳国却因连年征战积贫积弱,国力为四国之末。易家先祖有训,经商之财绝不可用于军火征战,所以,向来,易家只协助朝堂赈灾兴民,军费耗资概不插手。”

    “但为争大权,皇子们纷纷将目标投向了易家,皆被父亲婉拒。”

    “那一日,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似是净化了征战多年的东阳大地,一片安宁祥和,也是那一天,一向寂寂无名的二皇子撑着一纸折伞,衣着单薄,突然拜访……”说到此处,易蔻筠声音里已经开始了哽咽和颤抖。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俯上了她的脸颊,原本在眸子里翻滚的滴滴滚烫,霎时就失去了控制,像断了线的珠帘,纷纷落下。

    从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子臻就已经醒来。

    他用袖角帮她拭去眼泪,算是安慰。

    子臻扶着易蔻筠走进山洞,她后背的伤口又堪堪裂了开来,但易蔻筠并未表现出来疼痛。

    “不同于先前三位皇子额威逼利诱,惺惺假意,二皇子郭宣很是诚恳。”

    “我只求东阳强盛,百姓安居,干戈得止。”

    “她只与爹爹说了这几个字,却撼动了爹爹的心。”

    “后来,易家倾全力助二皇子,三年时间,将他推上了太子宝座。但谁知,郭宣觊觎易家藏宝库,加冕之日向易家挥下屠刀,丝毫不顾往日的承诺。”

    “母亲拼死才为我换来了一条生路,我一路逃亡,去了北康。”话至此处,易蔻筠怔怔的出着神,如同积压心底里许久的巨石终于放下,她感觉好了许多。

    北康的日子里,她在复仇与良善之间纠结,爹爹从小教她从商从善,母亲却告知她世人皆恶。但从小她就被保护的很好,那些阴暗的,不干净的,血腥的东西,她哪里见到过半分!?

    那日的屠杀,激起了她心底的恨,但却只是暂时,她的天性原本就是良善啊,所以在东阳,她狠的下心教训梅清和颜娇,却选择了救下刘姜,相信子臻。

    她也曾一度纠结,究竟她的做法是对是错,但子臻两次三番的呵护,她还是选择了善。只是,郭宣又在逼她,逼她狠心。

    若是她的行踪被归陈地的武将发觉,必然招致更多的后患,易家现下的情形她尚不清楚,那些人发现了她的踪迹,只怕即使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也难逃一死。

    子臻也出了神,他派去东阳的人之所以没有查到易家的头上,是因为易家一切如旧,只不过是因下人掌灯不慎,走水了而已。除此之外,并未有任何异样。

    看来,易家定然是有内鬼。除此,子臻想不出第二个解释来。

    他明白那种痛,当年他小小年纪被送去空沧山,也是撕心裂肺。

    “都过去了。”他轻搂住易蔻筠的肩膀,算是安慰。

    下一刻,怀中的人儿已是满脸新泪洗旧痕。

    易蔻筠伤势严重,虽有天医杜家的药,但一直得不到很好的处理,她又情绪大悲大恨,再次昏睡过去后,迷迷糊糊之间竟发起了烧来。

    子臻抱着她一路奔波,赶回黄石镇的时候,谷素已焦急的派了许多人出去寻找二人。

    “易丫头。”看到子臻的身影之后,他急忙上前查看,易蔻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出去探个路,怎么就弄成了这般模样?”谷素急急唤了丫鬟进来,帮易蔻筠查看伤势。

    “用这个药。”子臻将药放在了桌上,而后拉了谷素出了大帐。

    “我们遇到了不明江湖人士的袭击。”

    子臻特点将“不明”两个字说的重了些。

    “什么意思?不明人士?”谷素察觉了子臻的话里有话。

    “空沧山。”

    “不可能。”谷素一听子臻的话,反应很是激烈,上邪那家伙吃饱了撑得,派人到百里之外的地方刺杀易丫头,他巴不得他能将易蔻筠全须全尾的带回绝音谷呢!

    “前辈,若是,是空沧山的人私自行动呢?”

    “你是指东阳…”谷素还没说完,就反应过来子臻并不知道易蔻筠的真是身份,急忙住了嘴。

    然而,他多此一举了,子臻已经知道了。

    “雇佣他们的人,是东阳的武将,至于是何人派遣来的…”子臻没说下去,因为暗卫放出了暗号,有北康来的加急信件。

    而谷素也没再追问下去,因为,给易蔻筠处理伤口的小丫鬟从帐内出来了。

    “易丫头怎么样了?”谷素急忙上前询问。

    “穆洗将军后背上的伤,太渗人了。”小丫鬟抽泣着说道。

    “那易丫头怎么样了,你倒是说话呀?”易蔻筠受伤,谷素本就着急,现在这小丫鬟又哭哭啼啼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更容易发怒了。

    “将军,还在昏迷。”

    “什么?”谷素急忙就往帐里走去。

    多亏了子臻的药,易蔻筠的伤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他现在她仍是发烧昏迷着,军医也束手无策,只能先给开了药。

    谷素一见易蔻筠虽然沉睡着但是深蹙着的眉和眼角划出的泪,就知道,她是又想起易家了。

    谷素深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帮易蔻筠盖好被子,然后疼惜地帮她整理脸颊的碎发,“傻丫头啊,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十二年前,空沧山塬逆大师的有关“天命凰女”的预言一出,四海趋之若鹜,绝音谷顺应时势出山,派人下山寻了那名婴儿回来。

    但谁知那时,绝音谷出了叛徒,谷主门下最为疼爱的弟子千梨若携带了尚在襁褓中的天命凰女私自逃出绝音谷,谷素大怒,亲自出谷寻找,整整十一年,他好不容易在东阳萧家发现了千梨若和凰女的踪迹,易家就出了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