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天命凰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188字

    谷素深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帮易蔻筠盖好被子,然后疼惜地帮她整理脸颊的碎发,“傻丫头啊,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十二年前,空沧山塬逆大师的有关“天命凰女”的预言一出,四海趋之若鹜,绝音谷顺应时势出山,派人下山寻了那名婴儿回来。

    但谁知那时,绝音谷出了叛徒,谷主门下最为疼爱的弟子千梨若携带了尚在襁褓中的天命凰女私自逃出绝音谷,谷素大怒,亲自出谷寻找,整整十一年,他好不容易在东阳萧家发现了千梨若和凰女的踪迹,易家就出了变故。

    易蔻筠比她想象中的要坚强一些,但也太过心软了一些,对于一些事,她看的太重,无法放下。所以,她只能倍尝苦痛。

    谷素找到她时,她虽深陷困境,但仍算是有些许的活力,尤其是遇见子臻后,他在易蔻筠的眼神里看见了盈盈的开怀肆意。

    他突然就不忍将她带回绝音谷严加调教了,她是天命凰女,自有自己要肩负的责任,他若将她带回绝音谷,将那沉甸甸的担子往她肩膀上一放,只怕会就此断送进去易蔻筠一声的欢声笑语。

    所以他选择了跟着她,就当是肆意一回吧,塬逆大师虽是能通天意的卜卦之人,但就因他一句话,就困住了易蔻筠的所有欢愉,注定了她的一生孤苦。

    即使如此,谷素仍旧怀着一丝的希冀,哪怕注定的一切无法逃脱,那么能找个人陪在她的身边也是好的。

    子臻,是个不错的人选。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易蔻筠还能过多久。空沧山已经有人盯上了她,只怕背后还有东阳势力在推动。

    但不到万不得已的那一天,他不想亲手剥夺了易蔻筠的自由。

    另一边,子臻的营帐里,他收到了莫牵尘传来的消息,军队之中有人将大军有计划绕道南阙边境的消息上奏给了皇王,刘盛已派了使者过来。子臻明白,名曰辅助,实为监督!!

    那个高密之人,暗卫已经查明,是易蔻筠的帐前侍卫许姜阳。

    许姜阳,这个名字,子臻暗暗握紧了手。

    “许大侍卫派去的人脚程倒是够快的。”大帐里,许姜阳正和谷素对峙着,子臻就阴沉着脸进来了。

    思虑一番后,谷素不放心的给易蔻筠把了把脉,确认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五内有些郁结,才稍稍放下了一些。毕竟心病还须心药医,强求不来。

    但就在这时,许姜阳就直直闯了进来,他呵斥他好大的胆子,竟敢未经传唤闯进将军的主帐,但许姜阳一幅盛气凌人的样子,强烈要求要面见易蔻筠,说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甚至拒绝了谷素压制着怒气提出的代为转达。

    谷素就纳闷儿了,这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简直没个眼力见,易丫头受伤昏迷,这件事情能声张么?

    易丫头虽说被刘盛封了个什么穆洗将军,但怎么说仍旧是女儿身,整日与一身浑浊的糙老爷们儿为伍就算了,这些人竟然还如此不知分寸。

    放眼望去,他看的顺眼的,也就只有子臻了。

    谷素的耐性已经被许姜阳磨得差不多了,若不是子臻进来,只怕他要控制不住自己,一脚将这不知好歹的人给踹出去!!

    “来的正好,这人交给你了,老夫去看看易丫头。”谷素一眼都不想再看见许姜阳。

    “堂堂的御前侍卫,却沦落为穆洗将军帐前的守卫,如此,还真是委屈许侍卫了。”子臻挥了衣袖,自顾坐在了椅子上,倒了茶。

    “末将不敢,只是事关重大,不敢懈怠。”许姜阳仍旧是嚣张的很。

    “放肆。”子臻的茶只是放到嘴边闻了闻,就泼向了许姜阳,他出手时力道极大,许姜阳虽尽力抵挡,但还是膝盖受了重击,半跪在了地上。

    子臻的衣角无风而起,眨眼的瞬间,他已经移到了许姜阳的面前,居高临下,道:“穆洗将军身体不适,不方便见你,至于许侍卫擅作主张,在将军还未下达军令之前就敢私自传信回岚城迷惑圣听,这件事,待将军召见你时,自会有惩处。”

    许姜阳闻言,心下瞬间拔凉拔凉,他怎么会知道的。

    他们可都是皇宫里最好的御前侍卫,深受皇王倚重才被派来监视易蔻筠,而且传消息回去,可就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绝对保密。

    “还不滚出去!!”子臻踏进后账之前,威严的朝许姜阳喝道。

    “是。”许姜阳不得不暂时退避。

    “子臻。”熟悉的声音传来,他抬眼望去,易蔻筠已经醒来,谷素正扶着她。

    “你身子还若,快坐下。”子臻忙过去讲易蔻筠又按回了榻上。

    “此处怕是不宜久留了,我们得赶快出发。”易蔻筠担心黄石山的事情,担心东阳会再派人过来。

    “我知道,你先歇息,我去给你拿药。”易蔻筠醒了,子臻一时竟有些手忙脚乱。

    “易丫头,你,告诉他了?”谷素问道。

    “嗯。”易蔻筠浅笑着,目光坚定。

    “如此也好,只希望,他能是你的良人吧。”谷素自言自语。

    “什么?”易蔻筠并没有听清。

    “没什么,药来了。”两人说话间,子臻已经端了药回来。

    “我们得尽快走了,黄石山是走不过去了,绕道南阙边境吧。”易蔻筠一股脑儿的喝完药,没有一丝丝怀疑子臻是哪里的药。

    这一细节,又一次如同一滴水滴,穿了子臻心中的习惯性的戒心防线。

    “只怕,还得等两日。”子臻还是说了出来。

    “为什么?”易蔻筠很是疑惑。

    “军中有皇王的人。将我们想绕道南阙边境的消息传了回去,宫里已经派了特使过来,这两天就到。”子臻低着眼眸,说道。

    “什么?何人泄露的消息?”

    “你的帐前侍卫,许姜阳。”

    “就是嚷嚷着要见易丫头的那个?”谷素问道。

    “嗯。”

    情势一下就发生了转变,原本易蔻筠、子臻、谷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但有一点,就是不能再被刘盛盯上。否则,又是一番麻烦。

    “许姜阳。”易蔻筠想起来了,她被封为穆洗将军当日,皇王给她拨了手下,但也有一些,是刘盛从宫里的巡卫之中挑选出来的。

    这些日子,是她太过大意了,竟然忘了筛查。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易蔻筠心里很乱。

    “我就在账外,有事情叫我。”子臻很懂易蔻筠,知道她需要冷静,拉了正欲开口询问的谷素一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