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再见故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023字

    “怎么竟然将许大侍卫给弄成了这个样子?”易蔻筠故作惊讶,道:“还不快给松绑。”

    “将军。属下有要事回禀。”许姜阳还是一如既往的犟。

    “本将军从未下达过大军绕道南阙边境的命令,许姜阳私自传消息给皇王,往小了说,是散步谣言蛊惑军心,往大了说,就是蛊惑皇王,离间君臣。”易蔻筠高坐在太师椅上,清冽着嗓子,“这,该当何罪?”

    “属下……”许姜阳一时也语噎,易蔻筠确实没明着下达过命令,只不过他们身负皇王命令,探子传回黄石山塌方的消息后,又有人私下传递了消息给他,说是保证了大军绕道南阙这一消息千真万确,为确保万无一失,他才派了人回去。

    只是没想到易蔻筠第二日竟亲自去了黄石山探路,两日后又负伤归来,然而皇王那边的使者竟来的如此之快。那日他不顾一切的要面见易蔻筠,就是想说明此事,只不过被谷素和子臻拦了下来。

    这一次,是他大意了,轻信了那夜偷偷给他消息的人!

    “按律当斩。”子臻淡淡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许姜阳,你可认罪?”站在下方的侍卫甲呼喝着问道。

    “属下,无话可说。”这许姜阳倒是个敢作敢当的。

    而谁都没有注意到,易蔻筠和子臻的嘴角都划过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弧度。

    许姜阳的用处可还大着呢!怎么会轻易处斩了他?

    “将军,营地外有人要见你,自称是皇王派来的特使。”账外的侍卫急急来报。

    来的正好!

    就在易蔻筠磨蹭着迟迟不去大帐的时候,军中就已经有人悄悄去了特使那边传话,这许姜阳,可是皇王安排在他身边的最得力的眼睛,那位特使,不会见死不救。

    只是,谁去报信,这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来人啊,将许姜阳拖下去,斩了。”易蔻筠吩咐着左右。

    “是。”

    “穆洗将军好大的火气啊。”左右侍卫的声音才落,大帐外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进来的人,正是颜禄。

    易蔻筠早料到皇王不会真正把颜禄怎么样,只是没想到,她这才走了没多久,就把他给放出来了,还安排了一个特使的身份,安排到了她的身边。

    上次颜禄入狱,里面可是有她的一部分“功劳”。刘盛的心思,算是司马昭之心了,

    “湘王爷?”易蔻筠连忙作势要起身迎接。

    “穆洗将军不必多礼,这里没有湘王爷,有的只是皇王的特使。”颜禄一脸的正义。

    “那,敢问特使前来,有何指教?”

    “皇王得知大军前路遇阻,特命我带来了通关文书,一路与大军同行,协助穆洗将军。”

    “臣谢皇王恩典。”易蔻筠起身,向北做了一揖。“那么敢问特使大人,皇王又是如何知道我的计划的?”易蔻筠今日,是打定主意要给这颜禄一个下马威了,往后的日子不短,该掐灭的苗头,一个都不能留!

    “这话,穆洗将军应该问皇王,只是,你敢欺君么?”颜禄抬出了皇王来压易蔻筠。

    “在下自然不敢质疑皇王,只不过,此行奉命前往空沧山接回战王府世子,事关重大,大军行进路线一直对外保密,颜特使此行,相信也不是招摇过市吧?”

    “那又如何?”颜禄算是认同了易蔻筠的话。

    “黄石山塌方,本将军尚未下达命令,许姜阳就擅自传了消息回岚城,本将军按军规处罚他,有何问题么?”

    “穆洗将军多心了。”颜禄替许姜阳拉了拉皱了的衣服,道:“此行事关重大,老夫之前,皇王关心将军安全,早有密旨让许侍卫及时回禀许侍卫此番做法,不过也是出于一番好意。”

    “那依特使所言,许姜阳应该无罪释放了。”易蔻筠挑起了眉。

    “也不尽然,他行事不够缜密,给将军造成的困扰,还请看在老夫的面子……”

    “那就好,本将军就免了他的死罪,不过活罪难逃。”未等颜禄说完替许姜阳求情的话,易蔻筠就冷冷的打断了他。

    “他确实给本将军造成了困扰,那就,三十军棍吧。”易蔻筠话音才落,左右就拉了许姜阳出去,速度快的不给颜禄任何开口的机会。

    大帐之外很快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只是许姜阳倒算是条好汉,死死的咬着嘴唇,愣是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那敢问将军,接下来,我们往何处走?”颜禄的脸铁青了好一会儿,才憋着满肚子的闷气问道。

    “绕道南阙边境。”易蔻筠丢下这几个字,就欲离开。

    “你……”颜禄愤愤,道:“堂堂穆洗将军,竟然言而无信,朝令夕改!”

    “哦?”易蔻筠漫不经心。

    “将军可是刚打了许姜阳三十军棍,说他散播谣言,打乱了你的计划。”

    “不错。但那时之前的账。”易蔻筠瞥了他一眼,道:“本将军现在宣布,大军不走黄石山,绕道南阙边境,明日出发。”

    “特使大人,有意见?”

    “不敢。”颜禄从嘴缝里蹦出在几个字来,目光凶狠。

    出了大帐,确定了颜禄没有跟着出来,易蔻筠才长吁了一口气,许姜阳确实给她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惑和烦扰,但打他那三十军棍,还是给颜禄看的。

    “回头你带了军医,去瞧瞧吧。”她对着身旁的子臻说道,打了许姜阳,她终究还是有愧。

    “放心。”

    另一方面,谷素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大军随时可以出发,颜禄先前在距离他们三里的地方扎了营,此时却身在易蔻筠的大帐之中,她倒要看看,颜禄是去是留。

    “空沧山来了消息了没?”子臻回到营帐里,已经有暗卫在等着他了。

    “上邪先生回了信,这几日绝音谷那边一直寻找的凰女似乎是有了下落,所以他下了令空沧山上下不得生事,那几个九等狱阀,已经派了人去查是何人雇佣的他们。”

    “只怕,东阳那边,动作会加快了。”子臻陷入了深深的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