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疑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096字

    “什么。发现了她的身影?”东阳太子府,郭宣很是激动,拍案而起,有下人来回,说是今日有人将带有易寒的消息的箭支射进了太子府。

    “殿下,送信之人并未显示身份,会不会有诈?”太子幕僚金离提出了怀疑。

    “不论如何,她已经消失了这么久,突然又有了消息,本宫不会轻易放过,派人,往南阙一趟。”郭宣将手中的密信揉做了一团。

    明明当年他已经取得了易家的信任,但谁知那易老头儿竟然留了一招,将易家的藏宝库的秘密瞒得死死的。他向父皇请旨娶易寒做太子妃,都未能撬开易老头的嘴,真是可恶!

    “为保万一,我还是亲自走一趟吧,但是殿下,和西原那边协议的进程,得加快了。东阳皇王已经派了人去接战王府的世子,此行定会出岔子,届时便是最好时机。”金离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北康派去了人里,金离早已安插了自己的人!

    “本宫知道,你此行,多加注意。”对于金离,郭宣一直是视他为座上宾,礼待有加。

    在宿营地里,暮色之中,子臻携带着军医,匆匆闪进了许姜阳的帐篷。

    “谁?”许姜阳虽然挨了棍子,但该有的警惕还是保留着。

    “身手还算不错。”子臻早已先一步点了他的穴道。

    “你来做什么?”许姜阳的态度很是不好。

    然,子臻并未搭理他,直接招呼了军医上。

    “我不用你们假惺惺。”军医上完药后,许姜阳仍是愤愤。

    “何人给你的消息?”子臻丝毫不理会他的情绪。

    “什么,你怎么……”许姜阳也冷静了下来,显然没想到子臻会察觉那一层。

    暗卫一路跟踪,从送信之人的口风里,捕捉到了信息。

    “我再问一次,什么人给你送的信?”对待易蔻筠之外的其他人,子臻可没有多大的耐性。

    “我也不知道,是在夜里,有人打了暗器进来。”思虑了好一会儿,许姜阳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毕竟,不论是皇王的命令,还是易蔻筠的这一方,他们不想任何一边出事。

    易蔻筠那日在大殿之上的一番话,引起了许多将士的共鸣。

    他之所以派人回去传信,也是怀着能帮助易蔻筠的心思。毕竟若是真的需要绕道南阙边境,有宫里的人在会方便很多。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今日的三十军棍,是给你一个教训,但穆洗将军仍是派了军医过来,希望你知道分寸。”很快,子臻就又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如同来时。

    “主上,莫公子传来了消息,说是有关,有关穆洗将军。”子臻才回到营帐,排除了许姜阳是东阳和空沧山的细作的嫌疑,暗卫就又出现了。

    最近几日,他们出现的,似乎是过于频繁了!

    “告诉莫牵尘,往后不是十万火急的事,不必来信。还有,做好手上的事,不必多管。”

    “是。”暗卫暗自捏了一把汗,这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啊,怎就惹得主上不悦了。

    莫牵尘的信里说,他在查探被发入宫中为奴的太傅府旧人的时候,无意之间得知了刘盛遇刺之后,易蔻筠被封穆洗将军之前,刘盛曾秘密召见过易蔻筠,两人密谈了足足两个时辰。

    莫牵尘怀疑这其中会有蹊跷,所以来了信,让子臻提防着些。

    看完信,子臻很是不悦。

    匹夫何罪?或许当初,他就不该为了在宫里植入暗卫任由易蔻筠被带入宫中,否则之后哪里会有这一系列的烦心事。

    “子臻。”他心里烦闷,独自出了帐漫步,头顶却传来了易蔻筠的声音。

    她正晃悠着腿,坐在营地旁的大树上。

    子臻知道,她是在想事情了。先前就听暗卫回禀过,她有想事情的时候双脚不喜欢碰地的习惯,先前在玉林苑,她坐在湖边的白玉栏杆上,可没少害暗卫担惊受怕。

    “在想什么?”子臻也飞上了树干。

    “在想战王府的那位世子。”易蔻筠望着月亮,呆呆的出神。

    “想他做什么?”子臻的眼眸里出现了微微波澜。

    “听你们说,他五岁时就被送去了空沧山,爹爹说过,那是一处平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修罗鬼刹之地,战王府世子的身份,只怕带给他的,不是庇护,而是更大的伤害吧。”易蔻筠想着,自己已经十二岁,面对这一切的变故还是措手不及,仍是举棋摇摆,那他呢?

    “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那你认为,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子臻淡淡的问道,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的伤神。

    “我不知道。”易蔻筠摇摇头,道:“但我想,他这些年,过的应该很是伤情。”

    “何止伤情。”子臻也被勾起了往事。

    “怎么突然想起了他?”

    “绕道南阙边境,不出什么大的纰漏,再过一月,我们就可抵达空沧山,到时候,我也该回去了。”

    “近乡情更怯?”

    “算是吧。”易蔻筠淡淡苦笑。

    “好了,早些休息吧。”子臻说着,将易蔻筠牵着飞下了树,送她回了营帐。

    “你也是。”

    “嗯。”子臻转身的那一瞬,却看见了一个似曾熟悉的身影,穿过了大大小小的营帐,往存放物品的马车方向走去。

    他想起来了,那人是正小姜,那日给她送衣裳,却被易蔻筠唤去的人。

    一路跟随,他发现小姜上了其中的一辆马车,原来一路上,她一直都是独自在马车上住的。但子臻就是觉得,这个小姜,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

    子臻又联想到了莫牵尘的信里的内容……

    易蔻筠,究竟我该不该信你?子臻望月,眉眼愁苦。

    次日一大早,易蔻筠就下令全军前进,颜禄失去了主动权,只得在后面跟着。

    不过,他倒是并不急,反正一旦到达空沧山,战王府的世子和易蔻筠,都是他的。

    一路前行,至南阙边境的行苏城时,已是半月之后。

    而在一路之上,颜禄可没少拖后腿,不是今日说易蔻筠给他安排的马车太过颠簸,就是明日说军中的食物总泛着一股子霉味,甚至一度负气,与大军分开走,只不过,却是迷了路,最终被易蔻筠拖上马带回,这才安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