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行苏城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165字

    一路前行,至南阙边境的行苏城时,已是半月之后。

    而在一路之上,颜禄可没少拖后腿,不是今日说易蔻筠给他安排的马车太过颠簸,就是明日说军中的食物总泛着一股子霉味,甚至一度负气,与大军分开走,只不过,却是迷了路,最终被易蔻筠拖上马带回,这才安份了一些。

    细细想来,倒是觉得好笑,颜禄奉承谄媚多年,如今倒是肆无忌惮的放肆任性了一回。

    期间,子臻得知了那些空沧山的九等狱阀是受东阳太子府的人的雇佣,而易蔻筠也发觉了北康境内潜入了许多的东阳的人。

    看来,是大战即将爆发了。

    两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行至行苏城外时,城门外已被大量的不明身份的人拥堵。

    子臻疑惑,这南阙向来是水乡柔风,怎么会有如此的场景?

    派人打探了之后,才得知原来是这行苏城发现了稀世难出的宝物,易家,萧家,南宫家和顾家的人已经派了人来,但慕名的人实在是太多,近日有心怀不轨的人借机进城滋事,城主大怒,才下令关了城门。

    “究竟是何等的宝物?”易蔻筠喃喃自语着,却被身旁的一位男子听见。

    “姑娘有所不知,四大家族的人都已经到了,这宝物,必定不凡。我等本是慕名前来想一睹那宝物的风采,顺带着也能瞧一瞧四大家族的人,但如今,怕是要空手而归了。”那人的语气之中,不免叹惋。

    “你们竟不知道那宝物究竟是何物?”易蔻筠有些哭笑不得,从前就听说过坊间人云亦云,跟风甚历,没想到,竟到了这种程度。

    她摇摇头,折身出了人群。

    “我们先在行苏城外扎营吧。”易蔻筠想着,这场景,一时半会儿是进不了城了,左右他们这几日脚下步伐甚快。

    但颜禄却有了意见,他可是北康皇王亲封的特使,北康随和东阳、西原一向不和,但和南阙关系却还尚可,如今他们代表的,可是北康,哪有被拒之门外的道理。

    “由颜特使去吧,只是,我等此行的目的,若是泄露了,后果,可不是你我二人担待得起的。”易蔻筠对着正欲离去的颜禄说道。

    “老夫自有分寸。”颜禄颇有把握的样子。

    “将军?”子臻担忧问道。万一颜禄暗中捣鬼……

    “随他去吧。”易蔻筠并不担心颜禄会出卖他们,从这一路上看来,他此行,游山玩水居多。而他之所以这么放心,只能是因为空沧山的那人还没接到。

    营帐里,子臻为易蔻筠沏了茶。

    “往后的日子,不好走了。”

    “是啊。”易蔻筠也伤情着。

    若是他们去空沧山接战王府世子的消息泄露,只怕其他三国,就会对他们下手了,也会对北康下手了。

    一路走下,以易蔻筠一行的线路为大方向,暗中跟着子臻的那些暗卫,已经秘密去东阳和西原在边境驻扎的军帐里拜访了个遍,对于他们的军事部署,子臻已经有了初步的打算。

    如果他料的没错,两国是打算在入冬以后发动战争,而那时,北康国内的一切防线还未铸成,父王的身体还未恢复,他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也完成不了。所以,那时绝不是开战的好时机。

    他已经传了边界处的兵防图回去,莫牵尘知道该怎么做,派去东阳的人,这几日,应该到了,只要那人再卷土重来,郭宣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出兵。

    东阳蛰居许久的四皇子郭琰,该休息够了!

    易蔻筠倒是没想太多,归吟庄的人说,那日易家失火之后,归吟庄上下惊慌,急急欲去救人,但那时十年前就因违反规矩被逐出归吟庄的二掌门林鹤突然一身戾气归来,他早已部署多年,庄里有不少他的人,屠了所有反抗的人,林修拼死挣扎,才带着剩余的人一路逃出东阳,去了北康。

    却没想到,在北康竟遇见了易蔻筠。

    归吟庄虽未江湖上有名的山庄,但若要细细论起来,不过是易家的护院罢了。

    他饱受思乡之苦,灭门之痕,易蔻筠,是她唯一的希望。

    一路沿途,她也暗中派了归吟庄的人查探了易家的铺子,发现原本大多数的掌事之人都被或架空或软禁,也是,没有易家家主的印章,其他人得到了易家又如何?与易家往来的生意人,只认家主的私人印章。

    而那枚印章,只有易蔻筠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易蔻筠个子臻就已经是各有心思了,时隔数年之后,当再次红眼相对时,或许正是此时埋下的因。

    子臻再强大,此时的他也不过十二岁,而易蔻筠,则是完全还未觉醒,未成长,他与她,都将会是彼此一生的疤,而这片战火随时会燃起的大地,则是他们心痛了见证。

    “在下金离,拜会穆洗将军。”

    易蔻筠正和子臻在帐里出着神,账外就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声音。

    “我去看看。”子臻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不大一会儿,一位身着祥云繁绣的紫金官服的人就在子臻的带领下进来。

    “在下金离,城主孑世先生的部下,奉城主之名,前来迎北康使团进城,特使颜候,已在等候了。”这位名唤金离的人,一进帐就表明了来意。

    “颜候?”易蔻筠疑惑,颜禄不是是以特使的身份来的么?怎么又成了湘王爷?

    “是,颜候奉北康皇王之命来我南阙边陲之地协助抵御流贼,孑世城主很是欣慰。”金离解释着说道。

    原来如此,着行苏城,是北康与南阙的交界之处,虽说是南阙领土,但此处是离空沧山周围那片三不管地带最近的,也是最方便到达的地方,多年来,空沧山周围的势力肆虐行苏城,南阙向来主和,所以一直只是加强抵抗,因着空沧山的特使关系并未主动出击。

    月前,北康有使者途径行苏城时正好遇到流贼来犯,丢了性命,南阙与北康互派使者往来之后,决定由北康派人过来为那名死去的使者讨回公道,并力求还行苏城一片晴朗。

    说的倒是好听。

    易蔻筠可不相信刘盛会做没有回报的事情,此处是空沧山势力唯一能侵入的地方,使者被杀事件发生在月前,那时易蔻筠早已出发,看来,刘盛早就给她安排好了走南阙边境行苏城这一步路,不是黄石山的塌方,也会是其他的事!

    他究竟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