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醉酒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50字

    “穆洗将军?”金离将易蔻筠的思绪拉了回来。

    “有劳金先生带路。”

    既来之则安之,与子臻交换了眼神之后,易蔻筠决定进城。

    城外的大批流民已经被孑世派出了官兵控制住,被挡在了两侧。易蔻筠一行人大摇大摆的从中间辟出的路进了城,先前回答易蔻筠问题的那名男子见状,瞪大了眼睛!

    易蔻筠汗,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城主府里,孑世已经摆了宴席为他们接风,一路上,易蔻筠留意过,这行苏城岁受流贼侵扰,但民风还算淳朴,人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满大街里,都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味。

    城主府的设施很简单,却不失雅致,错落有致,倒应了孑世这一名字的气质。易蔻筠打量着孑世,他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使人忘忧。

    但易蔻筠总觉得,这位孑世城主,笑容的背后,似乎有一些她看不透的东西。别的不说,单说现在时逢四大家族的人都进了城,定会引起一番混乱,他还大摇大摆的款待他们。

    “此酒乃是我行苏城特有的幽华醇,香而不烈,穆洗将军不妨尝尝,”他还有心思向易蔻筠推荐酒。

    不过这幽华醇,易蔻筠以前在易家时听爹爹提起过,不仅被标上了行苏城的标签,甚至还是南阙的一大特色,这幽华醇,对外经商向来只由南阙萧家对外出售极少的部分,大多用于进贡皇家,不过,千金一盏,也难丝毫未阻挡外界对它的追捧。

    孑世作为这行苏城的城主,别的不说,这幽华醇,倒是时时有的喝了。

    “果然不错。”易蔻筠浅酌了一口,那酒很入口很软,也很清香,有淡淡的花香,惹人忍不住想去追寻,却转瞬又化为了袅袅炊烟,香醇回味,妙不可言。

    “穆洗将军满意就好。”孑世仍挂着他的招牌式笑容,道:“说起来,这幽华醇,与你北康岚城外的那处枫林,还颇有一番传说中的渊源。”

    “哦?”易蔻筠记得,那日在枫林的时候,梅远的侍女就说过,那处枫林,有一个关于仙人的传说。

    有小厮进来,在孑世耳边低喃了几句之后,孑世很快起身,道:“抱歉,城中有事,先行离开,招呼不周之处敬请见谅,各位,请自便。”

    “城主有礼。”易蔻筠一行人也起身相送。

    她注意到,子臻和谷素之前的酒,压根儿没怎么动,而颜禄,则已有些微醉了。

    “这幽华醇,不合你们的口味?”易蔻筠说笑着问道。

    “老夫不喝酒。”

    “在下不饮酒。”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好吧,但易蔻筠明明记得她先前还拉着子臻喝过酒来着。她举起硕大的酒杯,自顾自的一饮而尽。

    “前几次,只是我在陪着你。”子臻解释道。

    好像确实是,每次准备的酒,好像都是她一个人喝的。

    “来人,将颜特使送回房去。”易蔻筠换进来了小厮。主人已经离开了,他们也不方便在此久留。

    “我总觉得这行苏城有古怪,你们两个等着,我出去打探一下。”进了行苏城,谷素感觉也怪怪的。

    “嗯。”易蔻筠应承着。

    “你可知,被送入了空沧山的人,如何才能再出来?”在城主府的走廊里闲步的时候,易蔻筠正好奇怎么这城主府里的幽华醇味道比外头的还要重,子臻突的问道。

    “什么?”

    “要从空沧山出来,要分别在御魂、修罗、狱阀的手下走过百招,若能活着,上邪先生会在册谱上划去那个人的名字,这才能回到自由身。”子臻眼眸低垂着,这话说来也就寥寥数语,但真正做起来,死生一线,他当时走到了一等御魂的最后一步,交手时却受了伤,至今未愈……

    “什么?”易蔻筠不明白,他说这些,是想让她放弃去空沧山么?

    “我们此行,去接回战王府的世子,也是如此么?”子臻久久的沉默,易蔻筠思量了一会儿,干脆主动问道。

    “如果是那样,你会怎么办?”子臻反问。

    “不知道。”易蔻筠只得实话实说,她真的不知道。为了一个素不相干的人去冒生命危险,她没那么伟大,但那位世子的遭遇又着实让人心疼,她不想轻易放弃他。“你呢?你会怎样?”她想听听子臻的回答。

    “出发之前,皇王应该给了你一纸书信。”

    “是,你怎么知道?”

    “空沧山还有另一种回归自由身份的方法。”子臻的表情愈发的严酷,道:“皇王既然能将世子送去空沧山,自然有办法能接回他来。空沧山再肆意,四国皇王的声威,还是要敬重的。”

    言外之意,她不必去闯那些关。

    “子臻。”易蔻筠接着幽华醇的后劲,大着胆子拉住了子臻紧握着的拳头。“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些什么,或许过完痛苦,但答应我,放下,好吗?”

    这是易蔻筠第一次用软绵绵到近乎撒娇哀求的声音和子臻说话,恨的滋味很不好受,她知道。

    “我……”子臻一时也愣住了,她是有些醉了么?还是真心?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但还欠缺了一样东西,等接到了世子,那份礼物再送给你。”易蔻筠打断了子臻的话。

    “好。”子臻点了点头。

    “我没醉,我先回去了,你也回去吧。”易蔻筠扶着柱子还走得东倒西歪,明显是醉了。

    孑世你这个骗子!

    另一边,南阙都城来了贵人,孑世正挨着训。

    “堂堂一城城主,整日醉醺醺的,成何体统,真把幽华醇当成逍遥散了?”太师椅上的白衣华服之人,威严着嗓子。只不过,却是和向夜臻初次就易蔻筠时一样,有些少年老成。

    “小离笙,你也来寻我的开心。”孑世也并不恼,借着酒劲儿就欲上手去掐白衣人的脸。

    但在他靠近之前,那人早已闪了个无影踪。

    “小离笙,武功见长啊。”孑世一个踉跄,趴在了太师椅上,烂成了软泥。

    “将他送回屋子里,差人好生照顾着吧。”白衣人颇为老成,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