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分内之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4本章字数:2232字

    “罗敷,不要,不要离开我……”子臻送回易蔻筠,经过孑世的房门前时,听见了里面孑世迷迷糊糊的在叫喊着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北康的女将军罗敷?

    在易蔻筠之前,刘盛还曾封过一个女将军,不过那是在向夜臻被送去空沧山之前了,那时他还很小,只有个模糊的印象,只不过之后不久,北康,也是四国之中唯一的女将军战死的消息就传遍了四国。当时向夜臻也并未在意。

    只不过,当年罗敷将军时死于北康和西原的战场上,怎么会和这孑世有什么干系?

    城主府之中很少有防卫巡视,子臻正欲凑近听清孑世在说什么,谷素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情形不容乐观。”谷素很严肃。“四大家族的人都居住在聚贤阁,外面有各家的家卫把守,但这行苏城的大街上,暗中分散着不少他们的人,看来行苏城是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刘盛和颜禄早就预谋要让易丫头来着行苏城走一遭,肯定有什么阴谋。”一提起岚城里的那位皇王,谷素就来了脾气,有他那样的一国之君,北康还在天下争霸的局势中坚持了这么久,难为战王向天了!

    “此处距离空沧山的西南诸峰很近,西南诸峰之上是空门寺,皇王一向迷恋佛家预言,空门寺的僧人平日里需要采购也是在这里,如果我没猜错,十二年前,塬逆大师预言中的那位天命凰女,就是皇王的目标。”

    梅远虽然没禁足在了芙蕖殿,但打探消息的渠径分毫未被阻,她在皇宫里知道了一些事,传给了莫牵尘,莫牵尘又传给了子臻。

    子臻起初也很是惊讶,当年空门寺的天命凰女预言一出,四海翻腾,各方都派出了人了寻找,但一直未果,渐渐,天命凰女,便成为了塬逆大师诸多预言唯一的不完美。

    所以,他们先前猜错了,这行苏城,刘盛的目的并不在于让易蔻筠来,他的目的,是让颜禄来此打探。

    “什么?”谷素也是一惊。“易丫头呢?”

    “她,有些醉了,在房里休息。”想起易蔻筠软绵绵的声音,子臻又低下了头。

    “我去看看。”谷素顾不得其他了。如果可以,他希望尽快带易蔻筠离开这里。

    子臻也想尽早离开这个地方,毕竟,东阳那边的部署妥当了,他得尽快过去。

    易蔻筠睡醒之后已经是第二天,酒醒之后,她将对子臻的“所作所为”忘了个干净。

    得知了东阳易家的人也到了之后,易蔻筠说什么也想去看看。谷素拦不住,最后子臻答应了她入夜再之后带她去瞧瞧。

    “穆洗将军可好些了?”孑世缓过来之后,又恢复了淡然洒脱,完全不同于子臻在门外听到的那般颓废,无助,辛酸。

    然而子臻将他挡在了易蔻筠的面前,警告意味十足。可是他说那幽华醇不烈的,但是才一杯,易蔻筠就醉了。

    “哎,子臻兄又何必草木皆兵呢?”孑世讨好般的笑着。

    “在下也不想,只是在这世道,草木皆成为了兵。城主府一杯酒都能把人放倒,更不必提其他。”子臻毫不客气。这城主府,这行苏城,绝对有古怪。

    “子臻兄,你看看,这又是何必呢?幽华醇这等绝食好酒,若是千杯不醉,又怎能称得上是好酒呢?”孑世倒是不在意。

    “穆洗将军已无大碍,城主大人若是得空,不如去看看颜特使。”颜禄昨日贪杯喝了许多,到现在还醉着呢。

    “子臻兄如此相护穆洗将军,在我南阙的风俗里,这可是女子的相公的标准啊。”孑世说笑着打趣儿,将目光转向了易蔻筠:“穆洗将军,可是有意?”

    易蔻筠正想着,以往四家竞争这种事情,都是由易家的嫡系子弟出席的,比如那块紫玉原石竞标的时候,爹爹就派了大哥去。那么这次,来的人会是谁呢?

    她早就怀疑,那夜屠杀之后,按理说应该易家的生意链会收到牵连,动静肯定会名震四海,但如今,却是安静的没有一丝的风声,联系到归吟庄的人打探回来的消息,易家有内鬼,屠杀之事并非是郭宣一人策划,他背后还有有人,并且已经筹谋已久!!

    孑世的突然发问,易蔻筠其实并未听清他问了什么。

    “城主大人所言不错。”她客套的回了这句。

    “啊……,那个……如此,就,不打扰了。”孑世显然没料到易蔻筠会如此“直白”的回答,很是尴尬的笑了笑,而后作揖着告退。

    易蔻筠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但谷素和子臻都用奇怪的表情,是惊讶,是猝不及防。

    “那个,老夫要先去休息一下,不打扰你们了。”谷素说完,脚底抹油,飞快的闪人。

    “易姑娘放心,我一定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的。”子臻也莫名其妙对着易蔻筠一揖,还特地加重了“分内的事”这四个字。

    “如此,有劳了。”易蔻筠故作宠辱不惊的回答。

    不过,她压根儿就没听到他们先前说的是什么,客气一些的通用话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是,是没有问题……

    夜色覆盖了行苏城的时候,子臻和易蔻筠一道去了聚贤阁,谷素说着对他们二人放心,并未跟去,而在他们出了城主府之后,一前一后两道身影也出了城主府,其中一人正是先前说道孑世的那名白衣男子,而后出来的拿到身影,浑身裹得很严,很谨慎。

    聚贤阁外除了各家的护卫之外,还有伪装成普通百姓的江湖中人,看他们的身形和走路时的下盘的稳健程度来看,都是练家子。

    看来,行苏城里的东西,各家很是重视。不过,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四大家族向来只是求财,对其他的东西能不插手就很少干预,不过,看现在的架势,似乎不只只是珍宝那么简单。

    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易蔻筠正思虑着时,子臻将她的身子往里拉了拉,是聚贤阁里有人出来了。

    易蔻筠一眼望过去,一位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身穿枚红色的华袍,逶迤拖地的长裙,头上插了不少名贵的珠钗宝饰,粉雕玉琢的小脸被脂粉掩盖了原本的尚算不错的秀气,小小年纪就涂然的火红的唇和十指丹蔻在周围灯火照耀下发出的阴森的光,一眼看过去就给人一种很不好惹的感觉。

    更别提,她前呼后拥着许多的护卫,手中还拿着一根黝黑色的蛇皮鞭,似乎她还没出手,周围的人就已经听到了鞭子挥舞时落在人身上的皮开肉绽的声音。

    竟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