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交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232字

    从聚贤阁里出来的这个女孩易蔻筠见过,仔细算来,她算她的堂妹,叫做易饶曼。

    易家原本人丁就比较稀少,到了易蔻筠爹爹的这一辈,就只有他爹爹这一个独子和旁系分支家的一个男孩,叫做易鸾。

    当时家族十分的重视,将那个男孩接回来主系,并在族谱上给正了名,和爹爹从小一同培养。但好景不长,族中的长辈们渐渐发先易鸾竟背着家族在外另开炉灶。

    经查明之后,族长将易鸾逐出了易家,并在族谱中永远除名,连带着易鸾出身的那个分系也连带着受了牵连。

    易蔻筠没想到,郭宣竟然是与易鸾勾结。

    这无疑是对易家的另一次伤害!!

    “易姑娘?”易饶曼已经走远,子臻询问易蔻筠是跟上去,还是溜进去打探。

    “先进去看看。”

    他们二人飞身而至到了房顶,易蔻筠一眼就识破了四大家族惯用的防止窃听和潜入的机关,带着子臻潜进了聚贤阁里。

    聚贤阁已经被萧家包下,里面把守的人不比外面的少。易蔻筠在暗处查探了一番,决定向谷素学习。

    上房梁!

    纵横交错的房梁,可以带他们去到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留意着些房梁上的这些不起眼的小碎片。”易蔻筠拿起了脚底的一个白亮的东西,道:“这些东西,房梁上的许多地方都有,一旦不慎踩到,这些东西掉落时会发出声音,这是用特殊的材质所制,落地的声音足够惊动下面巡视的人。”

    “嗯。”子臻谨慎的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在房顶上小心的移动时,出了城主府的那两人也已经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那名白衣之人,径直大摇大摆的入了南阙首富萧家的包厢里,而后换了一身聚贤阁里下人的衣服,谨慎的游走在聚贤阁里,似乎是在打探着什么消息。

    而后出府的那人,则来到了行苏城的城墙之上。城墙之上,金离已经在等着了。

    “先生。”那人的声音压得很低。

    “嗯,如何了?”金离闭着眼睛,手中转动着价值不菲的佛珠。

    “易蔻筠的身份暂时还不能确定,但她的一切特征,都恨符合先生描述的。”

    “不用怀疑了,她就是易寒。”奉孑世的命令去接易蔻筠时,他就认了出来。虽然易家的那位幺女平日里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即使出现也是蒙着面纱,但作为郭宣的坐上之宾,他倒是见过她几次。

    她面纱之下那双明亮清澈的眸子,世间再难找出第二双来。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尽快让他们离开了行苏城,东阳有变,恐会威胁到太子。待行苏城的东西得到手,我会即刻返回。”

    “恕属下斗胆,这行苏城所谓的稀世珍宝,究竟是何物?竟值得先生您亲自出马。东宫谁人不知,您想要什么,太子殿下定会为您寻来的。”

    “这行苏城的,岂止是稀世珍宝?是能定天下的宝物。”那人的一番话,金离很是受用,“行苏城发现了铁矿。”金离缓缓一语,石破天惊。

    什么?竟然是铁矿?那可是制造兵刃的东西,不是历来由皇家所垄断掌控的么?

    “有人说在行苏城外发现了铁矿,给四家都送去了消息。发现的人说了,只求财。”易燎的话,也震惊了易蔻筠和子臻。

    行苏城暂时不能离开。

    这是他们二人第一时间的共同反应。

    于易蔻筠,易家祖训不能不顾,易燎无信,她却不能;与子臻而言,东阳、西原和北康即将爆发战争,若此时铁矿被其他人得到,不仅是眼前,只怕往后的大陆,都会涂炭生灵了!

    那名白衣男字去了西原顾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去打探北康的动向,得知了他们也是为铁矿而来,前往东阳易家的途中,正好与从房梁上跳下来的易蔻筠和子臻撞了个正着。

    他虽然没见过四大家族的什么人,但却可以肯定,穿着夜行衣,定然是偷偷潜进来了。

    一言不合,额,不,一个眼神不合,双方就开始交手。

    易蔻筠左右蹿跳着接着被他们打斗时弄得摇摇欲坠的花瓶,要是发出什么声响,今天就麻烦了。

    但事与愿违,那名白衣男子眼看着敌不过子臻,虚晃一招,直直就朝着易蔻筠奔去,可怜易蔻筠刚接住一个花瓶。

    子臻飞速往过赶,甚至使出了谷素教他的轻功,但仍是没来得及,那白衣男子的轻功,显然炉火纯青。若是他没受伤,或许还有的一搏,但一等修罗出手狠辣,伤势迟迟未见好转,他也没有办法。

    “哐当……”

    有人撞过来的时候,易蔻筠下意识的就抱住了那个花瓶,那一声沉闷的声响,是她被撞得倒在了地上。

    这下好了,惊动他们了。

    那白衣男子一个灵活躲闪,越出了窗户,不过却惊动了守在聚贤阁之外的人。

    “没事吧?”子臻忙扶起了易蔻筠。

    “没事。”

    两人随后,在聚贤阁里巡视的人过赶来之前,也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怎么刚出一个,又来两个?四目对上多目,守在聚贤阁外的人一时一愣。

    “快跑。”易蔻筠很快反应过来,拉了子臻就往与白衣男子相反的方向跑去。

    “追。”那些也反应了过来。

    易蔻筠和子臻一路赶回城主府,但身后的练家子也不是吃素的,大街上暗处还埋伏着他们的人,易蔻筠和子臻险些被截住。

    前方,是易饶曼拿着鞭子在威胁着一个小贩,张牙舞爪。

    易蔻筠瞬时有了主意。

    但另一头,那名白衣男子也被追到了这条街,也在逐渐靠近易饶曼。他们看见了彼此!

    他显然和易蔻筠打的是同样的主意,前后两枚暗器都朝着易饶曼打过去,却在出手的前一瞬转了力道。

    易蔻筠和那男子都灵活的一个侧身,躲开了对面而来的暗器,那两枚暗器就袭击了追着他们的那些守卫。

    这是,易饶曼的膝盖也是一阵剧痛,是子臻出手了。

    “谁出的暗器?”三方人马异口同声。

    “她。”

    “他。”易蔻筠和对面的那名男子都指向了彼此,却看上去就像在指站在中间的易饶曼。

    “他们。”子臻淡定的先伸出了左手指向前方,在伸出了右手指向后方,他是在告诉易饶曼,用暗器打她的,是这两伙人。

    于是乎,很快,易饶曼和她周围浩浩荡荡的护卫就散向了两方,兴师问罪。

    前后的两侧也被激起了怒火,剑拔弩张。

    “咻……”第一支箭射出之前,子臻拉着易蔻筠跑进了右边的巷子,那名白衣男子跑进了左边的巷子。

    总算是摆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