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再“偶遇”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107字

    “总算是回来了。”借着月色,易蔻筠和子臻溜进了城主府。

    “我们为什么不回去,要来这儿?”易蔻筠很是疑惑,明明他们可以直接回住所的。

    “身后还有人追来,回去太明显。”进城主府的第一刻起,子臻就留心这城主府的每一处地方,这里之所以守卫稀松,完全是因为整个城主府里处处是机关,若有心怀不轨的人想闯入,困难程度可远远大于那些巡卫把守的地方。

    而此处的阁楼里,是他发觉的唯一一处真正的安宁之地。

    “哦。”易蔻筠明白了,她下意识的向后靠了一下,却察觉到屏风之后有人,吓她一跳。

    “什么人?出来?”子臻将易蔻筠拉到了身后,拔剑而指。

    白衣男子垂着头走了出来,谁能告诉他,一晚上,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明明都在逃亡,却“偶遇”了三次,这是何等的孽缘!?

    “是你?”易蔻筠皱起了眉。

    “这么狭小的地方,还是不要再交手的好吧。”白衣男子建议。

    “那你就最好安分些。”子臻警告他。

    而一切,也果然不出子臻的预料,不一会儿,一群持着火把的人就打破了城主府原本安宁的夜。

    孑世往常总是醉醺醺的,今夜倒是清醒着还没睡。

    “哈哈哈,诸位怕是误会了。”孑世化解了剑拔弩张的尴尬,这些他知道,聚贤阁外的护卫,而今却找来了城主府,只怕是小离笙暴露了。

    “我等亲眼所见,还能有假?”护卫之中,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这位兄台,说话可要小心着些。远处不说,近处,北康的贵客可还住在荜府,惊扰了他们,可不是你等担得起的。”孑世仍旧是带着笑,但语气已经是警告意味十足了起来。

    “当真,是亲眼所见么?”金离适时的出现,质问众人。

    “我,……”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先前说话的那名护卫一时也没了底气,确实,他们只看见人在城主府附近消失,但究竟是不是进来了,谁也不知道,方才他的话,过于绝对了。

    “这里交给你了。”孑世向来懒于应付这些琐事,就把一切交给了金离,自己则赶紧去了阁楼。

    “城主放心。”

    阁楼里,易蔻筠和子臻站在屏风的一侧,而白衣男子一个人站在屏风的另一侧,不过说来也怪,这阁楼里不小,但里面,仅仅就放了一架屏风,倒是被打扫的一尘不染的。

    “呀,屏风上绣的是一个人。”月光折射之下,易蔻筠看见了屏风之上的图案。

    子臻和白衣男子都在各自思量着心中的事,就看见易蔻筠正欲碰那屏风。

    “等等。”

    “别碰。”

    两人同时反应,异口同声。

    易蔻筠想起了子臻和谷素,是不是她身边的人都是这么的“心有灵犀”呢?

    “万一有机关。”子臻拉回了易蔻筠,只是一瞥,他就觉得那屏风之上的人似曾相识,好像是在何处见过。

    罗敷!他想起来了,这是罗敷将军的画像!

    “孑世城主最宝贝的就是这架屏风,从不许别人碰。”那名白衣男子也解释着。

    “这么宝贝?”易蔻筠狐疑。

    “嗯。”白衣男子郑重的点了点头。

    阁楼之外传来了动静,子臻拉着易蔻筠,一并跃上了房梁,一左一右。

    好吧,白衣男子就是想上去,也没地方了。

    他只得侧身站立在了屏风的阴暗处。

    “小离笙?”孑世的身影还没进来,戏谑的声音倒是先进来,道:“怎么样?不听我的劝,铩羽而归了吧?”

    白衣男子汗,孑世大叔啊,私底下这样称谓就罢了,这阁楼里,可是还有两个不速之客呢!

    为了防止孑世再说出什么“语出惊人”的话,白衣男子急忙从屏风之后走了出来。

    “你没事……”孑世话还没问完,白衣男子就朝着房梁之上努了努嘴。

    “城主大人,别来无恙啊。”左右也躲不过去,易蔻筠自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穆洗将军,这么有闲情逸致,来这里赏月啊?”见了易蔻筠,孑世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

    “是啊,今晚的月,很是皎洁呢。”易蔻筠也不介意和他打太极。“不过,这位?”易蔻筠疑惑着问道。

    “哦哦,介绍一下,离笙,我侄子。”孑世说着,搂住了离笙的肩膀。

    离笙一脸的嫌弃,但没办法啊,总不见得泄露他的真实身份吧。

    “若是没什么事,在下就先告辞了。”易蔻筠说着,就欲出阁楼。

    “聚贤阁里的,都是冲着不该觊觎的东西来的,北康和南阙交好多年,想必两国皇王也不希望,因为这点小事闹僵。”易蔻筠踏出阁楼之前,孑世唤住了她。

    显然,孑世已经知道了所有人的意图。

    “多谢提醒,自有分寸。”子臻代替易蔻筠回应。

    “对,对,子臻兄很多会有分寸的。”孑世看了看子臻,若有所思道。

    易蔻筠和子臻回住所之前,已经换下了夜行衣,然而,在他们的住所之外,正有两方在对峙着。

    今夜着城主府还真是热闹,大厅里金离应付着四大家族的人,后院,易蔻筠这里又对峙着。

    “发生了何事?”易蔻筠清了清嗓子,两旁的人自动就让出了一条路来。

    “穆洗将军,大半夜的不在住所,敢问去了何处啊?”颜禄铁青着脸。

    四下看了看,易蔻筠算是看明白了颜禄上门来找麻烦,被许姜阳带着人给挡在了门外。这许姜阳,到底是哪一方的人呢?易蔻筠疑惑着,但眼下,还不是思虑这些的时候。

    “颜特使找本将军,可是有事?”易蔻筠笑盈盈着。

    “皇王命你去空沧山接战王府的世子,穆洗将军忘了不成?”

    “本将军看,忘了的人,是你您颜特使吧?”易蔻筠甩袖回神,陡然喝道:“承应城主对付流贼,可是颜特使一手安排的好棋。”

    “所以,本特使是来提醒你,流贼得剿,世子也得接,这是皇王新的旨意。”

    “所以呢?”易蔻筠歪着脑袋。

    “穆洗将军有何身边的护卫去卿卿我我的时间,不如去追查流贼得下落,毕竟,他们也是来自空沧山。”颜禄的话才说出,子臻的眼中就闪过了一丝危险,他如此出言不逊,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