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想多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181字

    “穆洗将军,城主命我前来与你商议流贼之事。”易蔻筠正在屋子里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去探一次聚贤阁,离笙就闯了进来。

    易饶曼在这里,那日屋子里的人应该是易鸾的亲信,那么易鸾呢?他是不是也来了?

    “将军。”许姜阳一路跟随,显然是没拦住。

    “无妨,你出去吧。”易蔻筠也正想会一会这个离笙。

    “有何指教啊?”离笙闯进的时候,她正慵懒的倚在贵妃榻上,见离笙一脸的来者不善,她干脆调整了一下姿势,右臂轻枕在了榻的凤头之上,然后半垂着脑袋靠上去轻浅一笑,盈盈若风,落入风尘,却空谷幽兰。

    不经意之间,离笙觉得眼前的人仿佛只是一幅画,一袭浅紫色的衣裳衬托之下,美的令人窒息。

    这个姿势很是舒服,反正易蔻筠这几日可能是没睡好,一直觉得浑身都没什么力气。

    但离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商量流贼一事?”易蔻筠继续用着软不绵绵的调子说着,听得离笙骨子都酥了,“这件事,不是应该去找颜特使商量么?”

    “将军说的是,我,我这就去。”离笙断断续续的说着。

    他这幅惊慌失措手足无措的样子,若是被孑世看到或是被南阙王府的其他人看到,肯定是会笑死的。堂堂的南阙皇室的骄傲,小小年纪就扬言心中只有江山不会有儿女私情的人,如今竟被易蔻筠一个无心的动作给撩拨成了这样。

    要知道,南阙皇室虽然将他保护的很好,但这些年来,各种形形色色的诱惑,他也是见过不少。

    “哎……”易蔻筠倒是疑惑了,知道要去找颜禄商量,那他来找她做什么?“你是叫离笙?”易蔻筠唤住了他。

    “是。”离笙止住了步子,眼神却是无处安放,易蔻筠现在的样子,虽说也没什么过分的举止,但就是看的他的心里慌慌的。

    “本将军来了这行苏城,还没好好出去四处看看呢,你去找颜特使议完事,想邀请离先生为本将军做向导,可好?”易蔻筠想着,离笙再怎么说也是孑世的侄子,近处聚贤阁的话,应该会方便一些。

    “好。”离笙急急忙逃也似的出了屋子,连与子臻擦肩而过都没注意到。

    聚贤阁的时候,他只注意到了易蔻筠伸手不错,反应还算可以,之后在街道上,怎么说他们也算合作过一次,但之后竟又在城主府的阁楼之上“相逢”。

    皇叔说他们是来自北康的,来帮助剿灭行苏城外的流贼得,但她可不信,若真是那样,又怎么会深夜出现在把守严密的聚贤阁之中,皇叔做得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可容不得!

    所以他今日来讲就是想套出一些话来,但很可惜,失败了,而且败的很没颜面,易蔻筠压根儿就没出手,额,没出口,额,不对,没和他辩!!

    其实确切的说,是压根儿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收到消息,那些流贼每隔两个月……”子臻进来时,见到离笙从里面出去也很是诧异,但眼下流贼得事情得解决,但他话才说到一半,就发现,易蔻筠现在的动作,额,是姿态,太……

    她就不懂得避嫌么!?

    其实,着还就真是子臻和离笙冤枉易蔻筠了,从前在易家,能与她亲密接触的,除了爹爹和大哥,其他的都是女眷,哪里有那么多得规矩忌讳,而且今日她也是真的感觉特别的累,压根儿都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更别提什么避嫌不避嫌的。

    “你很累?”子臻走了过去将她扶起。

    “嗯。”易蔻筠这才换了个稍微“正常”点的姿势。其实易蔻筠哪里不正常了?明明是他和离笙心里有坏心思好吧?

    “近几日就觉得有些累,只是今日感觉愈发的明显了。”

    “我带的那些东西,都吃完了?”子臻是指,他那几马车的“补品”。

    “没呢,哪儿那么快啊。”易蔻筠揉着太阳穴,问道:“你方才说什么,流贼每隔两个月会怎样?”

    “每隔两个月,流贼会来此大肆的掠夺一番。”子臻说着,“西南诸峰的人,不好对付。”

    “那还有几日,两月就到来了?”

    “算日子,应该还有十日。”

    “不着急。”易蔻筠站了起来,“十天的时间,够我们准备的了。只是出了行苏城往空沧山西南诸峰的一路之上,多是水路和草地,亏得我们要去的是主峰。”

    西南诸峰的人,几乎都是空沧山里的最为恶毒之徒,上邪没办法了才将他们聚集到西南峰上的,不过幸亏,西南峰上有空门寺,伯阳大师可以镇得住一些。

    他们下山肆虐,应该是瞒着伯阳大师的。只是西南峰的人,如果不能一次性的解决了,后患会很麻烦。这才是子臻担忧的。

    “别想了,我们今日,再去一趟聚贤阁。”子臻出神之际,易蔻筠已挽了个简单的发髻,道:“铁矿的事,还是再打探一番好,尤其是放出消息来的那个人。”

    其实不只是易蔻筠,子臻也已派了暗卫打探放出消息的人的下落,四国的人,四大家族的人,也都在找那个人。

    将近黄昏的时候,易蔻筠正拉着谷素在房顶上看晚霞,一片片的火红将鱼鳞状的层云染得血红,残阳如血,易蔻筠有些感慨物是人非,谷素却幽幽的来了句:“那个,易丫头啊,我想吃红烧鱼了。”

    他一定不是看见这片红红的鱼瓣状的晚霞之后才有的这种想法!!易蔻筠深呼吸着安慰自己,控制着自己想打他的冲动!!

    “离笙来了。”子臻进来的时候,谷素的脸色明显是一变。

    “又去哪儿?”他开始对子臻不放心了起来,上邪那家伙不会是察觉了他早就发现了天命凰女而不带回,而派了人来和他抢人吧?

    空沧山严加调教的方法,可是骇人听闻,耸人刺骨的,他决不能让易蔻筠落到空沧山的手里。虽然先前他和上邪有约在先,天命凰女是绝音谷的,上邪也很是痛快的答应,因为空沧山培养已经培养了一个凤主,天知道那些年他多么害怕自己一个没留神没掌控好力度,害死凤主。

    但现在,天影幻羽出现在北康境内的消息上邪已经得知了,谁知道他会不会返回?

    “去聚贤阁。”易蔻筠一见识子臻来唤她,迅速的就跳下了屋顶。

    “照顾好易丫头。”谷素虽然心有怀疑的,但还是酸溜溜的对着子臻喊道。